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中资大行去年净利微增扭转上半年颓势 疫情冲击波仍挑战资产质量

路透北京3月30日 - 得益于强有力的疫情防控举措,中国经济自去年二季度以来出现恢复性增长,中国国有大型银行盈利情况亦逐步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均呈现小幅正增长,扭转去年上半年创纪录的两位数负增长颓势。

资料图片:2019年4月,中国北京,一家工行支行内工作场景。REUTERS/Florence Lo

随着今年中国经济复苏态势进一步稳固,国有大行高管及分析师均预计,年内盈利水平将继续改善,净息差有望保持总体稳定;不过,受疫情影响滞后、地方隐性债务处置及海外经济复苏不确定性等影响,年内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挑战。

“今年整体判断,净息差还是面临一定压力。”农业银行行长张青松在业绩发布会上称。

他进一步指出,从资产端来看,考虑到贷款边际利率偏低,贷款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重定价等因素,贷款收息率仍将延续下行趋势,但随着边际利率逐步稳定,收息率降幅可能趋缓。

负债端方面,综合考虑存款定价的行业自律趋严、高成本存款创新产品压降空间有限、存款定期化明显等因素,存款付息率在当前水平进一步下降的空间比较小。

他指出,目前LPR已经连续11个月持稳,因此一季度住房贷款的集中重定价是影响贷款收息率的主要因素,“初步测算,住房贷款重定价将会拉低净息差2-3BP(基点)。”

他表示,农行将从多个方面保持净息差的优势:一方面,根据市场利率变化强化贷款差异化的风险定价;二是适度提升个贷和中长期贷款占比,同时,优化负债期限和产品结构,下大力气控制负债成本。

建设银行行长王江亦在发布会上表示,今年的净息差管理有难度、有压力,但总体会保持平稳,不会出现大起大落;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向好,该行净息差也会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

他解释称,去年受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行和加大实体让利等因素影响,新发放的非贴息贷款较2019年出现大幅下滑;今年部分货币政策工具将逐步回归常态,贷款利率预计能够保持平稳和适度的下调。

标普全球评级最新发布报告指出,预计2021-2022年建行的净利润将增长5%-6%,高于2020年的1.6%;未来一至两年内,随着LPR更趋稳定,建行的净息差也将保持大致稳定。虽然揽储竞争激烈将使其融资成本承压,但高收益客户贷款(包括信用卡和无抵押消费贷)的比例增加将缓解成本压力。

**资产质量面临挑战**

去年疫情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管理而言无疑是一次压力测试,相关风险亦将在今年继续暴露。

建行首席风险官靳彦民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疫情对资产质量的冲击和挑战很大,但风险都是可控的。

“未来还会有很多局部性的风险和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将导致下降了的不良额、不良率有反弹和反复,但这都是正常情况。”中国银行行长刘金(拟任)在发布会上称。

中行副行长陈怀宇(拟任)指出,考虑到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中小微企业支持政策到期退出、疫情影响滞后性等因素,境内机构资产质量仍将承压,将重点关注航空、房地产等持续受疫情影响的行业。

除上述因素外,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出清可能会导致相关资产风险暴露。

靳彦民表示,去年建行最重头的基础设施领域贷款不良率略有上升,其中原因,一是资管新规下对非标业务的整改集中体现在地方平台基础设施客户方面,该行对这部分业务已经提足拨备;二是政府隐性债务清理过程中,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压力较重、持续融资能力受限带来的潜在风险。

陈怀宇也谈到,受疫情影响,部分地区的财政压力较大,需要重点关注地方政府债务和地方国企债务风险,防范区域性的风险。

另外,国外经济体疫情发展和宏观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较大,也使得中行、建行的海外资产质量承压,但不良大幅上升的情况预计不会出现。

去年,国有大行均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步伐,如建行处置不良资产1,9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创历史新高,今年仍将继续拿出充足的资源继续消化处置;工商银行处置不良资产2,176亿元,较上一年增加289亿元,创近年来新高。

但即便在如此大规模的处置后,五大行2020年末不良贷款率均攀升,其中工行、建行、农行三家不良率较2019年末均升10BP以上。(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