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17 / 6:55 AM / a year ago

狗年展望:中国银行业理财步入固本清源期 零售端建设快马加鞭

作者 马蓉

2017年7月17日,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2月29日 - 一季度开始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二季度忙不迭展开“三三四”专项整治、11月资管新规落地,所有这些都瞄准同一个靶心--银行理财业务。在大资管发展基调已定、防控金融风险成为未来三年三大任务之首的形势下,银行理财在历经逾十年的野蛮发展后终于繁华落尽,即将进入固本清源期。

一个显着的现象就是从前蜂拥做理财的小银行开始理性退出重回表内,而大中型银行则着手谋划转型,并加强零售端机制建设;同时,受制于资本金不足等因素,非标转标也是大趋势,银登中心该项业务料延续火爆,但业务更趋标准化、管理更加规范。

“现实是很多银行已经把理财定位为鸡肋了,规模会大幅度缩水,...在资管新规和MPA严格的考核下,还是要把宝贵的MPA资源用在表内的贷款和投资上。”某民营银行高管称。

另一位城商行人士也表示,“我们现在超过三年期的项目已经停掉不批,实际上超过一年的就不批了,表外项目也就只能做个一年期的,因为一年期理财还是有人买的,...但两年期理财就发不出去,没人买。”

相较而言,大行和股份行则较为淡定。一位上市股份行资管部人士称,该行已经在着手开始转型。虽然新规未正式落地,但银行资管未来发展的方向不会改变,要尽早着手准备。

“不能等意见稿出来后再准备,...我们前期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开始了,就是按照最坏的情况打算,严格匹配期限,对长期资产发行长期限的产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称。

某大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资管新规对大行影响相对有限,在其他银行不敢投资长期资产之际,该行目前仍在大力投资期限较长的非标资产。

“非标仍在做啊,我们现在是没有审批的赶紧审批去签合同,审批完了就赶紧提款,到明年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称,“其实资管新规对大行影响不大,像我们行对错配一直很谨慎,现在最高杠杆是1:2,即一年期资产发行的理财最少是半年的,但一些小行不一样,一年的资产可以发一个月的理财去对接,甚至还有天天滚隔夜的。”

中国央行、银监会等五部委11月中旬联合发布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称部分资产管理业务发展不规范,存在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将对同类资管产品按照统一的标准实施功能监管,过渡期自指导意见发布实施后至2019年6月30日。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经理刘冰冰调研,不同银行自身能力基础不同,对资管业务的定位也不同,大致可将其分为四类:第一类,以少数几家资管业务领先的股份制银行为代表,旨在借此机会探索资管业务发展的新道路,建立行业领先地位,包括成立资管子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第二类以各国有大行为代表,虽然具备转型的基础,但从战略和整体布局上考量动力稍弱。比如其体系内已经有多家市场化的子公司,很多业务可以通过其他子公司开展。

第三类以其他股份行及领先城商行为代表,暂时没有足够能力也欠缺动力成立资管子公司,但仍会大力发展资管业务;第四类就是其他小型银行,成立子公司、净值化管理等对其难度较大,这些银行大概率会放弃或者以委外的方式开展理财业务。

**转型路漫漫,零售携手伴**

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谈到,在资管新规要求下各类银行转型方向已定,然而与新规中净值化管理、期限匹配、消除嵌套等合规性要求相比,客户分层体系建设、理财客户端的教育、与零售等部门的协调等更需要长期性建设,宜及早开展相关工作。

“所有偏投资和资产对接等方面的事情都相对容易实现,真正难的是对于理财产品客户端的建设和教育,这是多数银行应该尽早开始着手的。”刘冰冰称。

他进一步指出,资产端转型虽然艰难,但毕竟属于银行内部的事情,较为可控;而如何让客户接受产品收益率下降、期限延长、净值化等改变,从而让资金和资产能够对接得上则是不可控因素,相对更为困难。

同时,从银行内部协调来看,资管转型还需零售部门的配合,因各部门间诉求不同,若无全行统一战略的引导,部门间将不可避免产生利益冲突,资管转型亦沦为空谈。

“比如,零售部门的收入既可以来自于销售资管部门的理财产品,也可以来自于代销保险、第三方产品的中间收入贡献,如果后者给他们的分成比例更高,理财客户经理也不会大力推荐本行理财,都是按照考核指挥棒走的。”刘冰冰称。

某国有大行总行人士对此表示认同。他指出,以银行系基金公司为例,其与其他基金公司相比并无明显的优势,并没有出现基层网点更为积极的销售本行基金产品的情况。

成都农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助理蔡小泽也谈到,当前银行资产管理部属于内部部门,理财销售依托零售条线、私人银行及互金条线,都是“一家人”;如果成为独立子公司,就会涉及到真真切切的利益之分--原本销售自家理财的业务变为代销业务,成本怎么算、价格是否市场化等都需要明确。

“资管部尚在银行内部都会就是不是分流存款打的火热,分离成子公司可能会打的更热闹。”蔡小泽称。

此外,由于短期内银行擅长的还是非标类债权投资,按照监管规定,银行未来只能对高净值和合格投资者发行包含非标在内的私募类产品,这就需要对客户进行精细化的分层。

“但即便是现在的领先银行,也存在高端客户沉淀在普通零售客户里的现象,客户分层也没有做的那么精细,”刘冰冰称,“如果前端连客户分层都做不到,就做不到投资者适当性,这对于体量大但零售端业务发展较缓慢的银行是个很大的挑战。”

**非标转标大趋势**

具体到理财资金投向,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非标准化类债权资产投资受到资管新规的严格限制。业内人士指出,受资本金不足及流动性管理新规等制约,非标回表规模受限,转标是必然趋势,银登中心有望成为监管认可的转标平台,其业务已现火爆。

但考虑到银登挂牌资产在标准化上与ABS等相比仍有不小差距,倘若过一遍银登就能披上“标准”的外衣、消除了错配,那么非标资产的实质还是没有改变。在严监管格局下,业内预计相关业务将趋标准化,管理也会更加规范。

“银登最近压力很大,各个银行都去做,业务量很大,但是这个算不算‘标’却没有任何说明,所以只能等新规正式版本下发。”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央行出台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强调,资管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

七家国有银行在此前针对该指导意见的反馈中称,在直接投资非标资产受限的情况下,建议给予非标转标的便利性;建议明确认定“银登中心、北金所、直融工具交易平台、中小机构私募债报价系统、票据交易所、黄金交易所、保险交易所、中保保险资产登记交易系统等均可作为转标平台”。

刘冰冰亦谈到,不管是对存量还是增量资产,非标转标都是大势所趋。“尽可能的将非标资产转变为标准化资产,这样可操作的空间就大的多了,包括对接产品的期限、类型和可销售对象等。”

不过,一位长期从事私募ABS投资的私募机构高管警告称,“关键是要清楚非标转标的目的是什么,只是改个名字,还是要改变非标资产的实质?真正的标准化资产需要具备管理规范、信息披露严谨完整、中央托管、二级市场交易方便等,银登和北金所在这些方面与交易所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对于两者的差异,他进一步解释称,不同于公募或公募类产品有严格的监管规则及工作程序,私募类产品整体尽职调查过程随意性比较高,这也导致其在产品说明书、合同中底层资产的合法合规、披露的信息等方面与公募产品存在差异。

同时,在存续期管理方面,私募产品多数通过财产权信托形式设立,但信托公司是做事务管理的,不会有投后督查、重大信息披露的动力;一些私募产品也会有券商以财务顾问的形式存在,但都是一次性的买卖,产品卖出后财务顾问的角色和作用也就结束了。

“实际上,现在私募产品还是存在出兜底函的情况,类似于以前私募非标的做法,但在公募产品中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他称,“不过,若非标转标得到监管肯定,这意味着会有更加规范的管理。”

“具体还是要看监管细则以及执行尺度,例如对于银登中心登记转让资产的尺度,如果尺度很松,过一遍银登就相当于是标准化资产、就没有错配了,大家都在形式上‘正义’了,但监管部门可能会通过调整银登等机构的尺度来控制调控市场的压力,”刘冰冰称,“但无论如何非标转标是大趋势,只是节奏和尺度的问题。”(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