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 2018 / 8:46 AM / 16 days ago

焦点:中国监管松口无奈非标投资渐成旧爱 产业债有望变新欢

路透北京8月2日 - 近两年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中国非标准化债权投资,尽管因近期落地的大资管新规细则对其边际放松而有望“复燃”,但考虑到期限匹配、限额管理等要求令银行操作空间有限,且加大投资亦不符合去杠杆政策导向,非标大发展时代已告落幕。

2018年2月26日,上海,一名男子站在浦东陆家嘴金融区对岸的外滩边上。REUTERS/Aly Song - RC1A58135480

业内人士并指出,虽然非标投资放量空间受限,但当前市场风险偏好已有所回升,在高等级债收益率已经“低得下不了手”的情况下,一直被冷落的产业债配置价值正在显现,不少机构将其作为未来配置的重点。

“非标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的状况了,不能说这类投资方式会消失,但基本可以说已经翻页,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一银行高管对路透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虽然央行在资管新规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但同时强调应当符合非标投资期限匹配、期限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规定。

“期限匹配的要求意味着基本上大量的非标都没办法去做,最起码操作难度很大,理财产品发期限六个月的定开就不得了,发更长时间比如两年期的几乎不可能,”他称,“限额管理方面,基本上各家银行的非标都超限了,...表面上看是留了空间,但实际上有多少呢?更多是一种心意,实际的操作空间不大。”

成都农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助理蔡小泽指出,从投资端来看,理财资金通过“理财--券商资管--信托产品”这类多层嵌套投资非标的方式亦面临委贷管理办法、去通道等诸多限制和约束,该允许公募产品投资非标的利好没有实际意义。

上述银行高管并提到,从银行自身情况看,最近几年在运作过程中虽然将非标比照类信贷要求进行管理,但实际上这部分资产还是游离在类信贷之外没有进行风险计提,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必然是刚兑,但银行内部对这类风险却没有相应的抵补和缓释措施,因此也无法承受过大的非标规模。

不过,相对公募基金等其他资管机构来讲,非标仍是银行具有比较优势的领域,业内仍寄望于模式创新合规开展。

“非标不能妖魔化,这是银行传统的优势,也是一个强项,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要想怎么去设计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合规地开展类似的产品。”华夏银行(600015.SS)资管部副总经理苑志宏近日在一论坛上称。

中国大资管新规落地近三月后,资管新规操作细则和银行理财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于7月下旬同步问世。办法坚持了资管新规的打破刚性兑付、解决期限错配、去除资金池运作和解决多层嵌套四大原则,是资管新规严监管的延续。比如对非标投资仍严格要求期限匹配,延续了现有的限额和集中度管理规定,这表明监管层对严格规范非标投资的态度。

**执行层面或有放松,但应防日后“找补”**

然而,当前中国正值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及外部环境有变之际,无论是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稳投资”,还是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保障融资平台合理融资需求”的明确要求,均意味着基建将成为稳增长的发力点,而非标作为重要的融资工具之一,是否会出现短期扩容,而使得资管新规效果打折扣?

“资管细则还是要看具体执行层面,现在中央政策对货币比较松,执行层面会比较乐观吧,我们后续可能还会投城投、政府类项目。”某大行负责非标投资的人士称。

另一位国有大行人士亦对路透表示,目前细则上看最好的是给了银行投非标和理财转型的缓冲地带,但从商业银行整体来说效果待观察,毕竟整体标准还是更严了。

他并谈到,该行下半年会加大非标投入,因为还有比较充足的额度,“有的银行算上股票质押这些非标占比已经超50%,可能主要还是继续得压规模。”

不过,更多的业内人士则提醒,政策表述的调整只是基于当前特定经济金融环境释放的短暂信号,不应将其理解为长期的利好和政策变向。虽然执行层面会有一定松动,但在大资管发展方向已定的情况下,金融机构还是应以谨慎为“上策”。

“白纸黑字发文要严格,执法就要看尺度,现在政策需要金融放水,但谁都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再严格,不排除未来监管从严查处的可能性。”蔡小泽称。

上述银行高管则提醒道,“执行力度上各家行和监管机构可能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监管不会明说可以怎么做,要是自己偷偷做也就做了,但不能胆子太大、太激进,把(非标)期限放的太长,不然等到‘秋后算账’的时候就不好办了,...期限、规模等各方面都要注意,这是个抢时间窗口的活儿。”

“反过来看,在去杠杆的过程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压力?就是因为此前非标加杠杆加得太多,所以在调整过程中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比较大,没有底气去应对同时产生的其他风险和冲击。长久来看,这对经济不是一种健康和安全的机制,一定要把它破除掉。”他称。

一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指出,2012年后非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企业融资的困难,从资管新规及其细则来看,虽然改变了此前对非标“一棍子打死”,但现在态度上也只是允许存量维持、借新还旧,未来的方向还是各种形式的“标”。

中共中央政治局周二召开会议称,当前中国经济稳中有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下半年要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并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上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要求,要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确定围绕补短板、增后劲、惠民生,推动有效投资的措施​。

**看好产业债**

在债券投资方面,考虑到今年以来利率债收益率已有较大幅度下行,加之前期强力去杠杆过程已起到“大浪淘沙”的作用,业内人士认为,除城投外的产业债配置价值正在显现。

“今年二季度以来市场资金宽裕,10年国开(债收益率)已经下了100个BP(基点)左右,如果抓住机遇从头吃到尾,今年已经有10%的年化收益率,但今年整个信用市场是没有启动的,这可能是未来配置的重点。”上述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他进一步指出,从去年底到今年该行一直奉行“不碰民企、要投AA+以上”的投资政策,基本上只有AAA高等级债和国企债可以投,这也是前段时间这些债收益率下得非常快的原因,因为全市场的策略基本都一样。

“当这些高等级债的收益率已经下到4%附近,跟银行融资成本差不多时,对我们而言是没有配置价值的。如果信用稳定,我就去配信用资质相对弱的产业债,这也是央妈希望看到的,”他称,“我们正在观望产业债,但个人觉得现在可能还有点早,可能到年底会比较合适。”

在信用收缩背景下,中国央行拟对商业银行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资进行激励,符合条件的银行可获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流动性支持。分析人士认为,央行此举意在进一步提升银行放贷以及投资信用债的积极性,缓和中小企业融资难,以化解信用风险。

上述银行高管认为,经过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强力去杠杆,很多企业出现的融资困难主要是因为外部融资渠道极度稀缺导致的,而非企业自身出现严重问题。如果金融机构此时介入帮助企业穿越市场周期、完成行业整合和转型升级,从中观角度看也是在帮助中国的产业进入新的生命周期。

“当前产业债已经具备比较好的配置价值,我们会选择做的比较踏实、基本面较好,只是因为流动性受外界冲击比较大的企业,帮助他们走过去,这也是银行及各类金融机构获取与优质的企业建立和深化紧密的合作关系的一个机会。”他称。(完)

(路透中文部李铮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