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中国严控资本流出见效 对外投资政策宜适时调整
2017年7月17日 / 早上7点30分 / 4 个月前

分析:中国严控资本流出见效 对外投资政策宜适时调整

作者 孙琦子

资料图片:2011年1月,波兰华沙,美元、欧元、人民币、英镑和日圆等币种。REUTERS/Kacper Pempel

路透北京7月17日 - 受监管层资本流出严格管控拖累,中国上半年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ODI)同比近腰斩。不过考虑到此前跌跌不休的人民币汇率已经稳定甚至小升,加之一些欧洲国家近期开始陆续收紧外资收购规则,现在或许已经到了重新考虑中国对外投资政策的时候。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应在总结和反思基础上,适时适当调整和完善对外直接投资领域政策。资本管理是暂时的,尤其对资本流出和流入实行非对称性管理的效应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步递减,一旦国际收支状况发生好转,应该及时放松或者减缓一些资本管制措施。

“要把握好资本管制的度,对正常合理的资本流出,仍应该开绿灯,否则过度的、不加区别的资本管制会加大市场主体的成本,甚至可能引发市场的恐慌心理,加剧资本外逃的压力。”国新国际董事孙鲁军周日在一论坛上称。

在他看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过程中的确存在一些虚假投资、转移资产以及非理性投资的状况,但是这些现象不是对外直接投资的主流,也不能由于上述情况的存在而否认中国近年来对外直接投资领域取得的成效。

“应该及时评估和检讨2016年下半年以来出台的相关对外直接投资的政策措施,看看是不是有些政策措施出台的稍微有点不妥?”他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在同一论坛表示,如果跨境资本有序流动,最终能够实现政府和市场的双赢;最近一段时间随着外汇形势好转,已看到一些窗口指导的措施有松动迹象,现在一些用汇能够更好地得到满足,“这个在市场恐慌的情形下是很难实现的。”

路透去年11月曾引述消息人士报导,中国监管层将对六类特殊性质的对外投资业务实施规范监管,除非有相关部门批文,否则原则上不予备案或核准;国家外管局则要求资本项下500万美元或以上资金的汇出报其审批,并加大对大型海外并购交易的外汇审查,包括此前已获得外汇额度的交易。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从去年12月开始,中国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额(ODI)连续七个月同比大幅下降,最高降幅达到70.8%,今年1-6月同比下降45.8%;不过6月ODI环比大增65.5%至七个月新高,实现连续第二个月正增长,同比降幅则进一步收窄至11.3%。

**外部收紧**

过去几年,中国许多企业通过收购欧洲科技公司实现了技术提升和产业升级,并在很多领域拉近了中国和欧洲的差距;海外的电网、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也正成为中国企业的目标。而欧洲科技和基础设施收紧对中国资本的窗口,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无疑是一个较为重大的打击。有企业人士表示,中国或许可以考虑适当放开对外投资,免得错失一些机会。

德国上周成为第一个收紧外资收购规则的欧盟国家,新规将允许德国政府在认为收购可能导致关键技术流落国外的情况下出面阻止。而包括英国和荷兰在内的欧洲国家,也正计划赋予政府干预重要基建设施并购案的权力,并在一段时间内暂停投标,以保护国家安全。

“这种事确实比较麻烦,我们也遇到过,即便只是做财务投资人,可对方看到你的中资背景就不给批了。”中投研究院副院长陈超称,“如果这些国家限制了,可以考虑去别的国家投资,不过技术还是要加强自主研发,这才是根本。”

他曾撰文指出,目前欧盟排外情绪升温,近年来在核能、基础设施、电信等敏感领域主张限制中国资金进入。美国对中国投资的审查也日趋严格,一方面美国担心中国通过国内银行系统为企业海外扩张提供廉价贷款,使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有能力收购其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公司;另一方面,舆论普遍认为中国在美敏感行业的投资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必须受到更严格的监督。

“这样的规定确实会对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有影响,对中资企业来说,可能你得把故事讲得更好,来说服别人。”中投副总经理刘珺称。

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师姚炜指出,中国需要和欧洲国家加强国家层面的沟通,而当前形势有可能倒逼中国进一步放开国内市场的外资准入,“中国可能需要跟这些国家进行更多的双边沟通,也满足他们的一些诉求,欧洲可能一直对中国的市场准入不太满意。”

欧企高管和政界人士把对等准入视为关键问题,他们一直在抱怨中国开放程度不够。德国经济部长吉普理斯(Brigitte Zypries)上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依然是全球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但我们也需要考虑公平的竞争条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最新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称,对外直接投资能够多渠道扩大人民币使用范围,发挥高效的杠杆作用,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重要的助推器。在跨国公司主导国际贸易的新形势下,扩大直接投资可巩固中国贸易地位,并为中资金融机构走出去、发展离岸人民币业务提供市场和动力。

**对合理资本流出开绿灯**

从去年11月起,中国就收紧了企业海外投资的政策,将海外投资的审批权收归国家层面。据多家企业介绍,以前企业海外投资只需在省级发改委备案即可,而现在需要由省级发改委向国家发改委报批,经由发改委、商务部和外管局三方会审同意之后,企业才能拿着批文到银行购汇支付并购款项。不过,符合中国国家战略的收购,还是能得以顺利通行。

“去年11月16日我们刚达成了协议,11月25日政策就下来了,时间非常不凑巧。好在我们的并购项目是符合国家战略的,所以三个月之后得以审批通过。”陕西炼石有色集团董事长张政称,“但是我知道很多企业项目都签了但是过不了审批,还有的损失惨重。”

陕西炼石有色集团在今年6月完成以3.26亿英镑收购英国航空发动机零部件制造商加德纳100%的股权,随后将在四川建立加德纳中国工厂,为中国的飞机生产发动机,同时也将为空中客车中国工厂提供零部件。

同样顺利获批的还有三胞集团。今年1月加拿大制药商Valeant将以8.2亿美元出售旗下Dendreon给中国三胞集团,近期已经完成了交割。

“在外汇控制最严格的时候我们获得了国家批准,我认为跟这个收购项目的战略意义有关,Dendreon公司旗下的Provenge药物拥有美国FDA批准的细胞免疫治疗药物的完整知识产权,这可以填补中国国内的空白。”三胞集团副总裁荆天此前在一论坛上称。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在推行,在这个升级版“全球化”的激励之下,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正在把目光伸向海外。企业全球配置资产的动力不会消失,对外扩张的需求也会稳步增加。如果用汇可控,监管层不妨考虑区别对待企业合理的投资需求,用疏不用堵。

据路透不完全统计,今年已达成的出售给中资企业的项目包括新加坡物流仓储巨头普洛斯、里约机场、希腊电网、欧洲仓储公司Logicor、巴西港口、嘉能可油品仓储业务等,正在洽谈竞购的包括巴西Belo Monte水力发电大坝、新加坡物流商CWT、德国哈恩机场等。

但是,对外投资爆发式增长荣景已很难再现。一方面对企业海外投资的审核尚并没有放松,而在未来一两年内人民币也不会进入升值周期,当局对资本流出仍将采取严格而审慎态度,以保持汇率稳定;另一方面,尽管“一带一路”沿线国基础设施领域有较大潜力,但适合投资的项目已有了充足的中资企业参与,风险较大的项目就没那么有吸引力。

“现在在非洲,跟我们竞争的主要还是中资企业。”中地海外集团战略投资主管黄世毅称。这家中资公司在非洲主做工程承包、工业园区建设、基础设施、水务和实业投资等。他认为,从可持续发展而言,还是应该鼓励中资企业抱团出海,合作共赢,因为这对各方均有利。(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