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双碳目标咋落地?可别成为资本市场的噱头、实体经济的隐忧

路透北京6月23日 - 如同夏季炎热的高温,碳达峰(2030)、碳中和(2060)的双碳目标俨然已成为中国眼下无论是资本市场亦或实体经济最炙手可热的高频词。只是在实现路径和分解目标未清晰前,难免有成为资本市场的噱头、实体经济的隐忧之嫌。

资料图片:2010年6月,北京,二环路上的车流。REUTERS/Jason Lee

虽然中国追求低碳绿色的中长期经济发展目标功在长远,但面对大宗商品价格一路推高的PPI及各类上升的要素成本,双碳目标如何落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正让实体经济慌恐不安,其中钢铁、汽车等领域感受尤为深刻。

上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办的第11届中国汽车论坛上,期盼双碳目标尽快分解,实现路径尽快清晰亦被多个汽车业界的掌门人屡屡提及。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后续汽车的排放标准如何确定,更与车企技术上创新息息相关。

“期盼政策多一些确定性,包括碳中和碳达峰目标如何分解,因为这对汽车行业的影响很大。”一位国内大汽车厂商的高层就称。

而双碳概念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屡屡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炒作的噱头。一篇中国官媒新华财经于6月19日刊发的报导称“生态环境部等多部委将在6月25日宣布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6月25日开启”,成为碳中和概念股周二午后拉升的动力。

但不久后,总部在上海的中国本地媒体--第一财经援引权威人士称,全国碳市场将于6月25日启动交易为不实消息,具体时间待定,碳中和概念股随后集体回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3月中旬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指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碳达峰是指中国承诺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逐步降低。

碳中和是指企业、团体或个人测算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然后通过植物造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

**双碳目标如何落地受关注**

尽管双碳目标看似抽象,但对于实体经济而言,在目标路径未清晰前,不亚于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最典型的莫过于钢铁行业,尤其眼下中国经济正处疫情后的恢复期,钢铁需求居高不下,高能耗高污染的钢铁行业如何实现减排目标?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指出,2019年生态环境部等五部门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提出了相关目标任务要求,围绕钢铁行业节能降耗、污染物减排、碳减排,鼓励各类技术、工艺、装备的创新和示范应用推广。同时,认真研究钢铁行业碳达峰的实施路径和可行措施。

她强调,继续对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零容忍”高压态势。对于发现的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部际联席会议将要求相关地方严肃整改。

而国家电网出台的“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表述为,积极实践能源供给清洁化、能源终端消费电气化、清洁能源利用高效化,并加快推进能源供给多元化清洁化低碳化、能源消费高效化减量化电气化,构建多元化清洁能源供应体系。

很显然,具体抽象的目标如何分解成实实在在的行业减排指标显然需要一个过程。这不仅需要精准的计算,更是对实体经济涉及到的相关领域能否达成目标技术上的考验。

“要围绕推动产业结构优化,推进能源结构调整,支持绿色低碳技术研发推广,完善绿色低碳政策体系,健全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等,研究提出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政策举措。”5月末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主持召开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时称。

他强调要紧扣目标分解任务,加强顶层设计,指导和督促地方及重点领域行业企业科学设置目标,制定行动方案。

**仅靠政府推动恐非长久之计**

尽管眼下中国各界对双碳目标的讨论热火朝天,发展绿色经济也形成共识。但要如何与现实的经济相结合,尤其是眼下大宗商品价格推高中国的PPI一路走升,在饱受成本压力之苦下,如何让高大上的双碳目标得到实体经济的响应,显然还有更多更细的内容。

中国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之一的刘世锦在其中国要走低碳且有较高经济增长的道路一文中称,中国最近提出要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各个方面已经开始行动,但采取的还是老办法,基本上是采取行政手段来实施,从上到下层层分解任务目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欧美国家也是采取这样的办法。这种办法有优点,行动比较快,短期之内也能见效。

在他看来,国家层面的碳中和和绿色发展的目标,通过各相关主体减碳责任分解落地,才能推动绿色转型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但存在的问题是,指标的分配可能不够公平合理,搭便车问题,权衡性较差等等。

特别是要防止一个取向,尽管减少碳排放是件好事,但也容易滥用,成为行政干预的借口,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影响正常生活的运行。有些地方政府总想有所作为,那么就要有些理由,现在减碳已经成为理由,但这并不是最终的方式。

他分析指出,除了碳排放的问题,还有其他一般污染物的问题,还有生态修复的问题,特别重要的是还要经济增长。

所以,中国其实是广义上的绿色发展,碳排放只是其中一个问题。碳排放问题在发达国家比较突出,因为他们环境较好,污染问题也解决了,经济高速增长也过去了,现在低速增长,和中国的情况并不一样。

“我们目前包括减排,包括绿色发展,基本上靠的是政策推动和道德感召。绿色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或者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公益慈善事业,缺少可持续的机制。”(完)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