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7, 2019 / 1:34 AM / 3 months ago

中国不能让经济增速跌破6% 必须要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专家

路透北京12月27日 -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日前表示,面对当下的经济形势,不能让经济增速跌破6%,必须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

资料图片:2018年6月,天安门广场上空飘扬的中国国旗。REUTERS/Jason Lee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微信公众号援引他之前接受新京报专访的内容称,需要抑制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以防形成恶性循环;同时就业和外部环境亦需国内增长对冲。

余永定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形势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滑;第二个特点是,中国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依然很低。从工业生产表现看,中国PPI在最近连续几个月进入了负增长区间。

“面对当下的经济形势,在现有真实的经济增速的基础上,我们要不要、值不值得、能不能够抑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对这三个短期的宏观问题,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他说。

他并指出,需要抑制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因为GDP增速的持续下跌形成的悲观预期导致投资、消费减少的趋势愈加明显。总需求减少会导致GDP进一步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中国11月猪肉价格同比翻番,继续推高CPI涨幅并刷新近八年高位。预计未来几月,在猪肉供给短缺因素未完全解决的情况下,中国通胀还将高位运行;但PPI连续五个月负增长显示内需仍不旺,随着猪价等结构性因素逐步消退,CPI涨势可能已是强弩之末。

“从就业形势看,表面上似乎目前问题不大,但实际调查研究中发现,大家也并非十分乐观。”他说,“从增长和改革的关系看,良好的经济形势可以为改革创造更有利的条件;从外部环境看,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将进一步显现,需要有国内增长来对冲。”

他同时强调,如果中国不存在严重通货膨胀状态(例如不超过5%)、更不存在加速的通货膨胀,如果国债收益率很低,公众和金融机构都愿意购买国库券,政府就可以实施更具有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力争使经济增速有所上升。

“很多人反对扩张政策,是因为扩张政策受到M2/GDP过高、政府债务问题、僵屍企业、企业杠杆率高等因素制约。”他说,不应低估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也不要过高估计地方债务问题的严重性,更不要因为地方债严重就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必须降下来,就不能采取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

对于财政扩张的方向,他也指出,在消费和出口需求增长速度难以进一步提高,而政府又不希望通过信贷扩张刺激房地产投资的情况下,基础设施投资对增长的拉动作用难以替代。

“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政府更没有必要对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犹豫不决。”他说。(完)

发稿 侯向明;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