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9, 2020 / 2:45 AM / in 4 months

特写:疫情寒冬中国餐饮娱乐企业苦苦支撑 有多少能熬到春暖花开?

作者 沈燕

2020年3月19日,中国上海,新冠疫情延烧,一家饭店使用机器人送餐到顾客的桌边。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4月8日 - 位于北京南四环附近一家烤肉店,4月2日开始疫情后的首次营业,诺大的餐厅里只开了少数的照明灯光,在中午吃饭的黄金时段也只迎来了两桌五位客人。

“北京什么时候能小区解禁恢复正常啊?”烤肉店合伙人之一的董先生无奈地说,“现在就是苦熬着,对我们餐饮而言最缺的是现金流,估计再这么下去得有三分之一的餐饮要倒闭了。”

北京三环内一家羽毛球馆也在近日向会员发出通知,”由于疫情影响,球馆损失严重,现决定本羽毛球馆不再续租,将于2020年4月10日至30日办理会员退费手续。”发布此类通知的还有一些健身房等运动休闲场所。

不再续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一些运动场馆租金一分不免,复业遥遥无期。

一年租金70万元,经营着面积有1,000多平方米球馆的张先生就坦言,场地出租方明确表态不会减租,理由是他们也需要租金支撑活下去,而且该片场地的出租方也不是政府部门经营的。但何时能开馆却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止损了。

西四环一座大型商场的一楼,一家旅游公司门店上的“说走就走”广告语仍在,但店面已经搬空,而贴着出租标签的门面房显然不止这一间。

疫情的重创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显而易见。眼下虽然国内疫情形势好转,但随着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加,作为首都的北京疫情防控形势陡然升级。这对苦熬的消费服务行业,尤其是北京地区的,有多少能熬过疫情寒冬“活到”春暖花开的时节显然是个未知数。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四次经济普查公布的结果显示,2018年底时中国城镇第三产业个体经营户就业占比达到了37%,远高于第二产业13%,其中餐饮旅游(76%)、居民服务(75%)等行业占比尤其高。

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和建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表示,当前首都北京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不可掉以轻心。在全球疫情不断加速蔓延的态势下,作为国际交往中心的首都北京,疫情防控在短期内完全结束是不可能的,很有可能较长时期处于疫情防控状态。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一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要求进一步防范陆地边境疫情跨境输入。会议指出,当前境外疫情呈暴发增长态势,经陆地边境输入风险上升,近日陆地口岸入境确诊病例数超过航空口岸入境确诊病例数,要对所有边境口岸入境人员实行闭环管理。

**经济活动恢复似进入瓶颈**

虽然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世界乱了方寸。穆迪近期发布2020-2021年全球宏观展望亦称,肺炎疫情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各国财政和货币当局正日益加大对各自经济的支持力度,避免对家庭和企业造成永久性损害。并预测今年中国实际GDP增速为3.3%,2021年增速为6.0%。消费需求改善缓慢将减缓中国经济复苏的步伐。

支持饱受疫情之苦的实体经济已是眼下全球各国的一致目标,中国行动尤为迅速。时隔不到一个月,上周五中国央行再次宣布定向降准,将对中小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时意外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为逾11年来首次下降。

但努力推进复工复产的中国显然也在“保健康”和“保经济”间艰难平衡。中泰证券的报告就认为,尽管中国疫情拐点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新增病例数也一直维持在低位,但从高频数据来看,经济恢复似乎进入了瓶颈期。

“例如我们利用六大电厂每天发电耗煤量占去年同期的比重,来衡量经济恢复的程度,2月下旬以来这一比例逐渐回升,但自3月下旬以来,这一比例上升速度明显放缓,最近半个多月基本都维持在80%-90%之间。说明仍然有部分经济活动在短期内很难恢复,除了最基本、最必要的衣食住行外,尤其是服务类、非必需商品的消费恢复仍然遇到很大的困难。”报告称。

从人口流动的情况也能够看出这一点。从目前情况来看,几乎所有城市的交通拥堵状况都没有回到正常水平。而公共交通的数据情况更糟糕。北京地铁客流量仅回到正常水平的25%,上海、深圳、杭州情况要好一些,也只回到正常水平的一半左右。

**帮扶政策能帮多少?**

而应对疫情给企业带来的伤害,除了中央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包括金融财政等政策帮扶举措外,各地地方政府亦出台扶持各地企业的地方型政策。比如北京市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包括减免中小微企业房租,进一步增加信贷投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等。

这让正在疫情困境中挣扎的餐饮娱乐等消费服务业看到了“活”下去的曙光,但对于需求有所不同、困境各有差异的小微实体经济,帮助到底有多大呢?

“虽然增值税率从3%降到1%,但这两个月很多企业都没有开张,税率下降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对小微企业全部免税,更能体现政策的诚意。”一位在灯具城经营着一家150平方米店铺的王女士称,在被问及其所在的灯具城房租是否会减免,“到现在都不知道呢,反正没接到通知。”

开餐饮的董先生和开一家超市的陆先生也同样没能享受到租金减免的优惠。“都是个人房东,减免又不是强制性的,每个月几万的房租谁给你减免?”董先生无奈地称。

另一家原本悄悄试开业且只针对会员开放的羽毛球馆也明确规定:先预定登记才能入场,场地不能全开,只能隔一块开一块,而且不能双打只能单打,还要求戴着口罩打。

刚从场上下来的毛先生说,“这不是打球,简直是受罪啊,人都快憋死了。”尽管如此,仅仅试业了一天的球馆第二天也因为被举报不得不关闭了。

在疫情防控大于天的大背景下,所有的非常规举措都有其合理性。眼下随着国内疫情的渐缓,外防输入的压力又陡增,如何在防控与正常恢复生产生活间平衡显然是两难的选择,尤其是针对疫情受困企业的帮扶举措如何能真正帮到位,显然更需要政策制定者的智慧。

董先生坦言,现在最难的就是虽然政府说可以复工复产,但餐饮要正常开业手续也很麻烦,有一堆的检查和申请,而且开业了如果没有客人或很少怎么办?还不够赔的,因为食材要准备,员工的工资也必须发,都是需要真金白银来支撑的,开业还是不开业?这让企业很难做选择。

今年2月下旬,中国饭店协会开展了第二轮行业调查显示,餐饮业营业额整体同比下降超九成,现金回流艰难。餐企承受固定支出重压,亏损严重。调查企业中,平均每日亏损金额为30.35万元人民币,其中84.54%餐企日亏损金额在12.6万左右。

对于疫情期间政府鼓励金融机构为困难企业提供低利率的贷款,对于董先生而言意义似乎并不大,一方面他在去年底刚拿到利率5%左右的贷款,虽然疫情期间可以申请2%左右的低利率贷款,但通过借新还旧无论是时间上还是具体流程操作上显然都不现实。

在他看来,这种低利率的贷款对他们而言作用不是太大,虽然申请贷款可以帮助企业支撑一段时间,但在何时能恢复正常生活秩序的预期不明确前,贷款只会让他们背负更多的债务。

“疫情对服务业的影响很明显,为什么政策方面就不能针对疫情出台一些比较统一的举措呢?尤其是房租的减免上不能有个统一规定吗?另外北京为什么不能和别的城市一样只要是正常的健康码就可以通行呢?现在内地很多城市已经正常生产生活了,对我们最需要的是何时能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这比什么都强,可现在连这个预期都没有啊!”董先生感慨地称。

华泰的报告就称,公共交通恢复的程度,其实是衡量经济恢复程度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指标,因为它直接反映了居民愿意去公共场合消费的意愿。如果大家连地铁、公交都不敢乘坐,也很难期待他们去餐厅、影院消费,因为消费活动都会牵涉到人员的室内聚集。

“什么叫国泰民安,就是外面车水马龙,吃饭的、逛商场的人头攒动,就是道路拥堵也觉得幸福。那像现在根本不能往外跑啊!希望生活快点恢复正常吧。”退休的张大姐感慨地称。(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