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财经视点

中国银保监官员:头部平台位居线上贷款产业链主导地位 应整体纳入监管

路透北京2月24日 - 重庆银保监局局长蒋平最新撰文指出,线上信贷业务具有贷款产品流水线化、信贷供应链产业化等特征,部分头部助贷平台事实上居于整个线上合作产业链的核心和主导地位,垄断客户认知,使得监管边界和权限无法有效管控整个产业链。

中国央行旗下杂志--《中国金融》官方微信公众号周三刊登其署名文章强调,应基于线上贷款信贷社会化生产的趋势特点,将监管视角从单体机构的产品视角向产业链的功能视角延伸,将整个产业链纳入监管范围。

自蚂蚁集团IPO意外暂缓并启动业务整改以来,中国对万亿级的互联网贷款市场监管力度不断加码;重庆市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文章并指出,至2020年9月末,重庆辖内机构与助贷平台合作开展的线上零售信贷业务产品共104个,累计发放贷款2.11亿笔,风险隐患较为突出。

**线上信贷业务产业链化**

文章指出,在线上合作贷款中,整体社会的数字化转型带来交易成本的大幅下降,使得过去在单一银行机构内完成的完整授信流程得以从机构内部转移到市场,一个完整的信贷产品业务链条被切割成无数细分环节,由市场上各类机构提供的零部件组装而成。

典型的模式是,银行、小贷机构提供信贷资金和信贷资质牌照,保险、担保机构提供增信,消费、支付场景平台提供客流,科技公司提供风控建模技术支持,CA认证平台提供电子合同签约技术服务,数据公司提供行为数据,第三方处置公司提供清收、处置服务等。

在信贷工厂模式下,各环节的专业化分工加深,产业链逐步形成,相关零配件的供应链不断延伸。

一是获客供应链。银行机构通过平台引流获客,平台又通过其他平台引流,层层加链条,形成多级引流。重庆银保监局调研显示,辖内有22种产品引流层级在两层以上,但根据现场检查和监管日常了解,实际上部分产品层级更多,最多的或达到五层。

二是风控供应链。部分产品风控策略和模型直接使用合作方或第三方风控模型输出分数作为输入变量,以第三方评分作为模型训练的基础,但并不掌握第三方评分的算法和数据。

三是增信供应链。将抵质押、保证金、担保、信用保证保险、回购和风险对赌等增信方式进行多层组合形成链条式多级增信。

四是资金供应链。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尤其是资金来源受限的民营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从引流平台获客后,由于自身贷款规模或资本限制,无法单独全额放款,会选择再次以联合贷款或信贷资产证券化方式向后分流转包。

五是贷后供应链。此环节参与机构众多、种类复杂,根据客户逾期金额、逾期时长、地域分布等情况,可细分外包、层层转包至多个机构。部分平台方回购逾期贷款债权后,在实际处置过程中存在逐层转包处置的情况。

**风险隐患突出**

文章指出,随着分工细化,各方参与高度重视对自身比较优势和核心利益的保护,对客户、数据、技术、上下游合作方等进行屏蔽,进一步加剧信息不对称。潜在风险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弱化银行对信贷全流程管控,难以把握核心风控环节。辖内银行机构普遍反映,引流平台严格屏蔽金融机构客户触达,银行机构被剥夺客户触点导致大量合作贷款产品核心风控环节完全依赖助贷平台完成。

“个别平台甚至在贷款发生逾期时也不允许金融机构直接联系客户催收,导致其难以做到穿透全流程的信息和风险管控,给欺诈误导以可乘之机。”文章称。

二是信息不透明、不对称使得最终出资机构无法真正掌握客户情况,无法掌握最终代偿机构的代偿能力,多级链条降低客户准入层级让本身不能从银行机构获得贷款的客户进入信贷市场,同时信用风险却可以通过信托受益权分拆转让等类资产证券化产品,在整个金融体系交易,风险传导和扩散逻辑类似次贷危机,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

**形成单向数据壁垒,银行或沦为资金牌照供应商**

文章指出,互联网经济的头部效应导致线上数据资源向头部平台集中,互联网头部平台均依托自身行业的垄断地位垄断消费行为数据,并且不向银行业开放。但银行业汇聚包含各机构信贷履约数据的全行业征信数据向全社会开放。这实际上已经形成单向数据壁垒。

其风险表现为:一是部分银行机构应对数字化发展的能力不足,出现大数据模型“数据不大”的问题。调研显示,部分产品合作方向银行机构仅提供4-5个基础数据字段,银行机构模型基本只能依靠征信数据,征信以外的有效数据维度不多。

二是部分银行机构数字化转型陷入困境,甚至可能沦为资金牌照供应商。调研数据显示,银行端审批对长尾客户拒绝率明显偏低。个别项目银行自有的风控模型处于空跑状态,不实际发挥作用;个别项目关键风控要素直接采用合作方建议。

“银行依赖获客推荐方进行实质性风控,自身审批形式化容易导致银行成为产业链上单纯的资金牌照供应商,无法通过业务发展积累信贷数据资源、提升大数据风控能力,这在市场话语权较弱的中小银行上表现得尤为突出。”文章称。

而从近期但从近期多起风险事件看,线上信贷产业链中,风险不仅来自借款人,更来自参与产业链的各类机构。在这种情况下,风控不仅要做到KYC(了解你的客户),重点更在于KYB(了解你的客户业务),要充分了解、掌握和控制整个业务流程,但这正是目前银行的线上大数据风控技术难以做到的。

**从单体强监管转为产业链监管**

从线上贷款业务的整体视角看,部分头部助贷平台(或所属金控集团)事实上居于整个线上合作贷款产业链的核心和主导地位,实质性控制整个贷款流程,形成贷款品牌,垄断客户认知,银行更多发挥助融机构、引资机构的作用。

这一地位转换带来银行保险单体强监管与整体弱监管的不协调、全国性业务与区域性业务监管的不协调问题,监管边界和权限无法有效管控整个信贷产业链。

“应基于线上贷款信贷社会化生产的趋势特点,将监管视角从单体机构的产品视角向产业链的功能视角延伸。”文章强调。

此外,从产业链视角强化数据治理。确立消费者个人对数据拥有所有权和携带权。当消费者提出信贷申请时,银行机构可要求消费者行使数据携带权,指令产业链其他机构将该消费者数据完整转移给银行机构。

同时,建议监管部门牵头强化银行业的行业数据整合,明确对信贷产业链参与机构相关信息数据的监管权限。目前重庆银保监局已经开始建设“智能监管平台”,率先开展探索,接入集成监管内外部多方数据源。(完)

参看详情,请点选:here

发稿 马蓉;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