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中国央行雷霆金控办法如何将蚂蚁收至麾下?

路透北京9月24日 - 有望斩获全球最大宗IPO的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在上市前夕却突遇央行金控办法雷霆落地。不过,如何将已长成“大象”的蚂蚁“收入麾下”,监管却也面临不小挑战,其中的关键点在于:如何将其规模高达万亿的联合贷款名正言顺纳入金控的监管框架下。

资料图片:2018年9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虽然蚂蚁集团在其数百页的招股说明书里反复强调,其“不是利用自身资产负债表开展业务或者提供担保”、由金融机构“独立进行信贷决策并承担风险”、基于促成的信贷规模“收取技术服务费”,暗示与这些贷款有关监管指标--不良率、拨备及资本计提等均与其无关,但事实恐不尽然。

蚂蚁基于支付宝积累的流量优势和领先的大数据等技术开发的决策系统,正是经营银行业务的核心--风控,而其至少部分“技术服务费”实为“息差”,想以科技之名就此脱身恐怕不易。

“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还是比较严格的,机构设立金控公司接受监管必然会增加成本,他们(蚂蚁金服)实际上一直想回避监管,”一位接近决策层的专家称,“但既然办法已经正式发布,肯定无法再回避这个问题。”

该专家并指出,“他们(蚂蚁金服)包括新财富披露的28个‘系’,过去拼命扩张、形同‘裸奔’,很舒服洒脱,现在接受监管受到了约束就浑身难受。”

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此前亦撰文描述了金融科技公司(BigTech)如何与监管博弈及浑水摸鱼,并以支付宝举例道: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给了支付宝,后来支付宝又挂了余额宝,于是就开始有争议了,余额宝里的钱究竟算支付备付金还是算存款呢?这涉及是不是银监会监管的问题。如果说算存款,就需要承担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等要求。余额宝后来又挂上了天弘基金,而天弘基金就归证监会管了。

“如此,BigTech就可以在监管部门政策中间分段选择,谁的政策对我有利就向谁靠,”周小川指出,“在动机上的问题是FinTech和TechFin既不想拿金融牌照,又想做金融业务,因为这是最节省成本的。”

“(金控)监管的核心是风险隔离、对集团并表监管,严控关联交易,...无论换成什么名字,还是要进行实质性判断,实行穿透监管。”前述专家称。

中国央行近期发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对其依照金融机构管理,以并表为基础,对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规范经营行为,防范风险交叉传染,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周五公告称,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首发获通过。蚂蚁集团计划最快在10月以A+H上市,拟募集资金高达300亿美元,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

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周四在中国支付清算论坛表示,将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企业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加强功能监管。

**如何穿透?**

表面上看,蚂蚁积极配合着央行的监管新规。其近期披露,拟以全资子公司浙江融信为主体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监管,但却未言明将把哪些资产和牌照放入该金控公司名下。

如果依照去年蚂蚁的初始计划,将持有的小贷、银行、保险等金融牌照相关业务划入金控,金融云、风险管理等科技业务保留在蚂蚁金服体内,这意味高达万亿的联合贷款将继续游离于监管的视野之外。

蚂蚁招股说明书显示,其通过微贷科技平台助力金融机构为小微经营者、农户和消费者提供信贷服务,由金融机构独立进行决策并承担风险。截至6月30日,该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亿元人民币,小微经营贷余额为4,217亿元。

蚂蚁集团按照金融机构等合作方相应获得利息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截至6月30日,微贷科技平台收入为285.8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9.41%。

联合贷款的合规瑕疵在于,其并非完全如招股说明书中所示--促成的信贷规模均由金融机构“独立进行信贷决策”,部分技术服务费的经济实质其实是“息差”。

作为掌握了核心风控及流量的资源方,蚂蚁与金融机构有多种合作模式。在一些模式下,银行等金融机构充当“资金批发商”的角色,而蚂蚁作为实际的放贷者,在扣除资金成本及相关的费用后,将借贷息差的剩余部分收入囊中,这部分“价差”作为技术服务费等列支为收入。

“但同时,蚂蚁也承担着(一些金融产品的)兑付风险,虽然合同上不会写明,但蚂蚁为了维持它融资体系的稳定,就一定会去兑付,”有业内资深人士称,“相当于它在拿走超额收益的同时,也承担了信用风险及流动性风险。”

该人士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蚂蚁是通过以技术服务和实质承担信贷风险的形式,在体外再造了一家拥有上万亿表外资产的银行。”

然而,由于金控办法更偏重对主体而非对业务的监管,且金融机构已对相关业务计提了资本和拨备,而外部审计也从会计准则上认可蚂蚁将相关收入计作服务费的操作方式,央行或难以直接将联合贷款纳入金控监管框架。

更可能的方式是从金融机构端着手:一是正在进行中的--要求金融机构上报与蚂蚁花呗、借呗合作的信息,包括不良率、加权平均利率、月末余额等,以对联合贷款的构成比例进行摸底;二是,对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投资或发行的资管产品进行穿透监管,将底层资产是个人消费贷款的产品纳入统计。

**转向**

金控办法的落地实施和未来配套细则的出台,以及蚂蚁上市后对业务模式、财务数据更高水平的公开透明的要求,均意味着饱受争议的联合贷款不能再游走于监管的边界;事实上,蚂蚁对此也有预期。

一位参与蚂蚁集团上市尽调的机构人士对路透表示,蚂蚁内部对监管层将加强联合贷款的监管已有预期,未来将把构建保险新生态作为发展的主攻方向,尤其是“相互宝”业务有着更广阔的增长空间。

蚂蚁集团招股说明书称,相互宝于2018年11月推出,是能向用户提供100多种重大疾病的健康保险。截至2020年6月30日,会员累计超过1亿。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超过5.7亿支付宝用户通过公司平台投保或受保,或参与了互助项目相互宝。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在最高院下调民间借贷利率红线后,金融机构对优质客群的争夺战将日益激烈,而蚂蚁拥有“国宝级”APP支付宝,其流量优势无可比拟,助贷业务前景仍看好。

“但若监管强势收紧,即便蚂蚁想继续从事这块业务,也会变得有心无力。”她称。

另一方面,蚂蚁近期已将消费金融牌照收入囊中,将名正言顺地晋升成为消金领域的“主角”,也有利于其承接联合贷款被强监管后可能流失的消费贷款的需求。

“蚂蚁原本从事的消费金融相关业务面临着舆论压力,收获消金牌照后对于缓解杠杆压力,扩大资金来源,分散集中度而言具有重大利好。”苏筱芮称。(完)

(路透中文部黄斌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