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央行收紧预期政策正转向 稳杠杆管住货币才是“有用之招”

路透北京2月5日 - 中国经济虽冲破疫情阴霾在全球“一枝独秀”,但宏观杠杆率和银行坏账压力攀升等隐忧日益凸显。中国决策层在处理稳增长和防风险的有效平衡中或更倾向于后者,以求把握稍纵即逝的改革时机以免后患无穷。

资料图片:2020年2月,北京,一名男子路过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资金面剧烈波动暗示中国央行有意收紧市场预期,在“稳杠杆”指引下,宽松政策正在转向,这也与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处置相配合,以在复杂依旧的国内外形势中谋取先机。

“稳杠杆既然是宏观调控的主线,那么就需要有一个鲜明的态度和变化,而且表达方式一定要直接和坚定,所以就有了近期资金面的波动,这也可以理解为政策转向,”一国有大行人士称。

但他同时指出,在调整市场预期的过程中也需要多方面兼顾,不能制造危机,本周资金面有所回暖则体现了这一点。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也表示,“近一段时间以来,多个部门均在通力合作,力求做到习主席所说的‘千招万招,管不住货币都是无用之招’。”

他进一步指出,1月末市场资金面趋紧,除季节性财政缴款、信贷投放高增、股票公募基金天量发行外,的确有“控制市场对货币政策预期”的意图。

“短期看,既不希望信贷投放的速度过快,也不希望市场资金过快流向资本市场、导致泡沫化等问题,更不希望看到一些重点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处于不理性的上涨状态。”他称。

中国央行上周流动性调控态度突然“变脸”,隔夜回购加权利率升破隔夜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3.05%所代表的利率走廊上限,并频创近六年新高;而在跨月后资金面则迅速转松,但不论是公开市场投放操作节奏还是规模,均继续反映出央行的克制态度。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中国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增长,但也要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一个风险在于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去年有所升高,第二个风险是不良贷款增加;外部风险方面,也留意资本流动情况。

**地方隐性债务风险处置紧锣密鼓推进**

自从去年12月政治局会议定调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并强调“不急转弯”后,究竟何时转弯、如何转弯,成为市场心头抹不去的疑云。

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日前的一番讲话,既强调货币政策应适度转向,因宏观杠杆率创十年来最大升幅以及楼市、股市等领域已现资产泡沫,也提到“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强烈要求要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或者要求转得非常慢,认为转得太快会导致项目停工、烂尾、坏账等问题”,凸显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两难平衡。

若货币政策趋紧是否会导致风险加速暴露、不利于稳金融?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指出,“现在总体的思路就是加快杠杆的去化进程,如果再不加速,后面会更加被动。”

“因为地方‘隐形债务’太多,甚至于某些地方的债务完全就是个‘骗局’,所以需要快速地去除这方面的风险。”他续称。

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赵建此前在一论坛上指出,今年地方政府债务进入了集中偿付期,尤其是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区级县级平台,其债务一旦爆发会造成整个县级信用生态的荒漠化,整个财政很可能就会因此崩溃掉。

在他看来,现在是处理隐性地方债务非常宝贵的时间窗口。因为去年的出口逆势增长,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重新组织了生产,这样外循环支撑了经济的“六稳六保”;同时,外资也在增持包括国债在内的人民币资产,这些均为解决地方债问题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时间窗口。

“但是这个时间窗口可能不会太长,随着全球同步复苏,中国的出口会很快回归均值。这时中国经济重新依赖内循环,也就意味着重新依赖‘地方诸侯’,这时再去解决地方债问题,顾虑的东西就太多了。”他称。

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则提到,作为宽松政策的“回归之年”,今年中国金融领域等改革将在多方面深化,且对此前的不足之处进行纠错。

他指出,近期针对地方金融监管层或机构的反腐力度在加大,相关新闻屡见报端,但这只是表象,背后是坚决“药到病除”地挖掘债务形成的根本原因,并配置专业团队对相关债务风险进行稽查、处置。

中泰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券率(显性债务余额/地方综合财力)超过97%,逼近国际警戒区间下限(100%),而如果考虑到大量的城投平台负债即隐性债务部分,不少财力紧张的地方政府可能连支付利息都存在困难。去年12底以来,不少省市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和一季度到期量相近,因此真正用于置换隐性债务的规模可能有限,大部分仍属于借新还旧,只是通过提前发行平滑偿债压力。

上月初,市传证券交易所将对城投发债进行分档管理,未来列入绿档的发行不受限制,黄档只能借新还旧,红档则暂停发放批文。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意在主动“爆破”地方隐性债务风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上讲话称,要善于预见和预判各种风险挑战,做好应对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的预案;各地区要既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又抓住短板弱项来重点推进,“不能脱离实际硬干,更不要为了出政绩不顾条件什么都想干。”(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