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新年首周防“漫灌”中国央行大力“抽水” 逆回购低量坚守仍传善意

路透上海1月8日 - 新年伊始,中国央行公开市场首周净回笼达5,050亿元人民币,创下两个月来高点,以回收上年末投放的超量流动性,但市场宽松大局并未改变。而且不论资金供给如何充盈,央行始终维持逆回购操作坚守不退,继续明确传递政策善意。

资料图片:2013年2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Kim Kyung-Hoon

分析人士指出,当前经济虽仍在强势运行区间,但近期本土新冠疫情呈明显反弹之势,人民币开年升值加速以及春节临近备付压力将逐渐升温,加之降杠杆还需适度货币环境配合,货币政策短期维稳思路不变,料仍将通过逆回购+MLF(中期借贷便利)组合维护流动性稳中偏松。

一银行交易员称,“我也是头一回见到(逆回购50亿)这个数值,(央行)能传达到她一直在的信息就好了,多一点都不给。”

周五公开市场在没有逆回购到期的情况下,央行仍进行了50亿元人民币的低量操作。本周公开市场逆回购到期共5,600亿元,除周一进行200亿元操作外,周二至周四每日逆回购均维持在100亿元。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谈到,开年央行连续净回笼,但隔夜质押式回购利率仍处于1.0%以下,市场流动性宽松,主要是去年底央行呵护跨年资金,财政资金投放,市场对资金面平稳有充分预期等。即便如此央行仍通过小量逆回购操作,稳定市场预期。

跨年后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隔夜回购利率即大幅回落,周三跌至0.60%附近,逼近12月下旬创下的纪录低点,随后两日虽有所反弹,但仍在1%以下。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央行近期政策态度将延续和缓,除了疫情反复外,“也是怕人民币升值太快,至少一季度流动性没问题了。”

近期面对人民币凌厉涨势,中国监管层已接连释放“缓升”信号,包括鼓励资本流出并缓和流入等来稳定市场预期。央行周一宣布将外币放款余额的币种转换因子由0调整至0.5,又在周二晚间将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由0.3上调至0.5。继去年12月将金融机构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回归中性,周四晚间再次宣布将企业参数下调至1。

金融市场资深研究员郑葵方认为,开年后人民币升值加速,将限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加之中国经济仍面临疫情和债务方面的双重挑战,央行放松货币条件,也将有利于缓和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压力。

周茂华指出,人民币持续走强,偏离基本面,并不可避免对中国外贸出口有滞后负面影响,目前人民币升值交易仍偏拥挤,央行应该会将人民币汇率因素纳入考量,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弯,加强与市场沟通,推动人民币汇率逐步回归基本面;但决定货币政策更为关键的是整体宏观经济走势,政策需要平衡稳增长、防风险和促改革。

tmsnrt.rs/38oGw2r

**春节前降准概率不大,仍倚重MLF+逆回购**

分析人士并指出,月初市场资金面压力仍有限,不过进入中下旬面临缴税和例行缴准叠加影响,短期扰动之下央行还会随时提供扶助。

之后春节备付需求也会不断升温,央行支持力度也会持续加大,但考虑到经济复苏态势良好,央行也会避免释放更为宽松的政策信号,主要还将倚重MLF+逆回购,类似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这类工具应该也在工具箱中。

周茂华谈到,春节属于季节性因素扰动,主要影响短期流动性,央行倾向于公开市场操作、MLF等工具进行灵活调节。从目前宏观经济复苏态势良好,国内货币信贷环境整体保持宽松,M2保持两位数增长等,短期央行降准的必要性不高。

他并指出,降准的信号意义过强,避免对干扰楼市稳定预期等,预计上半年降准的可能性偏低,代之以结构性政策工具适度加大长期限资金投放。下周五不排除央行适度超量续做MLF,一方面央行会充分考虑春节因素;另一方面,是适度增加长期限资金投放,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薄弱环节和制造业重要领域支持力度。

中国央行日前召开2021年工作会议表示,今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继续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和信贷政策精准滴灌作用。

天风证券宏观分析师宋雪涛指出,静态来看,春节前的流动性需求大约在3.4-3.8万亿元。动态来看,银行超储(超额准备金)释放将补充流动性1.8-2.0万亿;春节前的流动性缺口大致在1.6-1.8万亿。

他预计,2021年春节前降准的概率不大,类似2018年的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是预期内最宽松的情景。

郑葵方表示,去年10月以来AAA级大型国企意外违约事件,彰显企业债务偿付压力较大。央行适度宽松,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可改善信用债和信贷市场的融资环境,降低违约风险暴露。

她谈到,央行也需要配合其他监管政策平稳过渡。如配合结构性存款的压降政策,有效填补银行资金缺口,抑制社融成本走高。又如,今年将金融科技公司的金融活动纳入监管,解杠杆过程对应着货币乘数的下降。要保持货币供给量不大幅下降,或需增加基础货币,如增加MLF和逆回购投放等,或提高传统金融的货币乘数,如降准。

她并认为,降准置换部分MLF的必要性上升,随着MLF规模的升高,机构将出现MLF的可质押券不足的情况。借鉴2018年以来的经验,每当MLF的余额接近或超过4.2万亿元,央行或早或晚地调降存款准备金率。当前MLF的余额已超过5万亿元,央行可适时降准来置换部分MLF。

目前MLF未到期余额为5.15万亿元,下周五(15日)将有3,000亿元MLF到期,按惯例央行当日也会进行续做。(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