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3, 2020 / 10:17 AM / 2 months ago

中国央行将促贷款实际利率明显下降 适时适度调整存款基准利率--副行长

路透上海2月22日 -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稳增长带来巨大挑战。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日前表示,将继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推进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继续释放金融机构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促进贷款实际利率水平明显下降,确保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有明显进展。

他在接受中国金融时报专访时并强调,存款基准利率是中国利率体系的“压舱石”,将长期保留;未来央行将按照国务院部署,综合考虑经济增长、物价水平等基本面情况,适时适度进行调整。此前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1月中旬时亦做过同样表述,并导致存款基准利率降息的预期升温。

“通过进一步完善LPR传导机制,推进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促进银行积极有序运用LPR定价,转变传统定价思维,坚决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刘国强说。

中国2月LPR非对称下调令市场稍感意外。分析人士认为,在逆回购和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先后下调后,LPR调降符合预期,在抗击疫情特殊时期,央行明确释放强化逆周期调节信号;但五年LPR调幅略小,亦彰显高层在降成本和控房地产风险权衡中,仍坚持“房住不炒”定位。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刘国强指出,疫情加剧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是短期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经济运行的积极因素正在不断积聚,疫情防控相关行业领域强劲增长,新产业新业态潜力得到充分释放,市场供应充裕,市场情绪逐步趋向平稳。

“从近期陆续公布的数据看,我国经济具备平稳增长的基础,市场预期平稳。”他说。

中国央行周三晚间发布2019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示,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中国经济长期向好、高质量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化;下一步,将科学稳健把握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加强逆周期调节、结构调整和改革的力度,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

报告并指出,将疫情防控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加大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货币信贷支持。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促进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

周五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亦明确,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要打好“三大攻坚战”、全面做好“六稳”工作;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缓解融资难融资贵。

**疫情扰动**

刘国强表示,疫情短期内会对信贷增长带来一定扰动。但这些影响都是暂时的,随着疫情防控取得积极进展以及企业复工复产,其影响也将逐步消退。全年来看,疫情对信贷增长的影响不大,“2020年全年信贷有望保持平稳增长,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将继续保持同经济发展相适应。”

中国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以及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双双创出历史新高,一方面年初本就是全年新增信贷高点,而社融又有地方债年初集中发行的加持。不过考虑到上述数据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实现的,经历春节长假后经济形势已发生逆转,2月金融数据大概率将明显下滑。

关于货币政策如何在“稳增长”和“控通胀”之间做出平衡,刘国强表示,中央银行首先要保持币值稳定,对内保持物价稳定,对外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为经济发展提供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保持物价稳定事关百姓衣食住行,人民银行历来在政策制定和执行中对此高度重视。”他称。

下一阶段,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可能会对物价形成扰动,央行将继续密切监测分析。但从基本面看,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总供求基本平衡,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他并强调,今年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灵活适度,妥善应对经济短期下行压力,同时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防范信用收缩与经济下行叠加共振。

翘尾因素叠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1月CPI同比涨幅扩至5.4%,创逾八年新高,后续走势一定程度仍受疫情影响,分析人士预计一季度、甚至二季度,CPI都将呈现高位运行态势。

**政策应对**

为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刘国强表示,应对疫情冲击货币政策下一步重点包括:继续用好专项再贷款政策,定向精准支持名单内重点企业抗击疫情,向中小银行倾斜,提高审贷和放贷效率,确保企业实际融资成本降至1.6%以下。

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综合运用公开市场操作、中期借贷便利、常备借贷便利等工具保持总量合理。合理发挥政策利率引导作用,推进LPR改革释放潜力,推动降成本再显成效。

并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支持作用;进一步发挥政策性银行的支持作用;根据不同地区疫情实情,研究对已发放贷款采取统一自动展期等措施。

“作为主要经济体中少数实施常态化货币政策的国家,我国货币政策空间仍然十分充足,工具箱也有足够的储备,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对冲疫情的影响。”他强调。

对于货币政策如何平衡好稳增长和稳杠杆的关系,刘国强指出,宏观杠杆率高速增长势头得到了遏制。货币政策中介目标转为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从制度上保证了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

他认为,受疫情的短期冲击,国内经济增长短期内可能受到一定影响,宏观杠杆率也可能出现小幅波动,但这些影响是暂时的。央行将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不会再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将保持基本稳定。

而针对疫情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刘国强认为,总体上,人民币汇率在7元附近有贬有升,双向浮动,外汇市场运行平稳,汇率预期稳定。长期看,汇率的走势取决于经济基本面,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变,外汇储备充足,本外币利差仍处于合适区间,这些都为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根本支撑。

另外,对于LPR改革效果,据其介绍,2019年12月新发放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12%,较LPR改革前的7月下降0.2个百分点,为2017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点,降幅明显超过同期LPR降幅,反映LPR改革增强金融机构自主定价能力、提高贷款市场竞争性、促进贷款利率下行的作用正在发挥。

他并指出,在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过程中,要坚决贯彻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和房地产市场长效管理机制,确保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有效实施,保持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水平基本稳定。

“LPR下行基本上不影响个人房贷利率,‘房住不炒’仍然是当前房地产调控政策的主导方向。”他说。(完)

发稿 吴芳;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