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3, 2019 / 1:53 AM / 2 months ago

新环境下中国应警惕低利率可能引发的资产泡沫风险--央行副行长

路透上海12月23日 - 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最新表示,在低利率已成为全球经济常态的新环境下,中国应更加珍惜与中高速增长相匹配的正常货币政策空间,警惕低利率可能引发的资产泡沫风险,通过价格杠杆充分发挥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陈雨露在“2019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做出上述表述,他还指出,还要加快深化改革开放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丰富货币政策工具箱,为可能的下一步外部危机应对做好技术性准备。

陈雨露认为,从短期和政策操作层面来看,实施负利率政策后,市场主体预期的变化会使金融条件趋向宽松,长期利率水平会随着未来短期利率预期的下降而逐步走低,进一步使期限利差收窄,市场信心得到一定的提振,融资的约束也会有所改善。

“但是,从长期和货币政策最终目标来看,负利率政策效果可能并不理想,”他称,利率过低扭曲了价格信号作用,弱化了利率政策传导效果;利率过低还将加剧资产泡沫,放大风险偏好和货币政策传导的风险承担,这不仅会增加系统性风险,还可能会扩大贫富差距、加剧全球民粹主义倾向。

此外,利率过低还将影响银行盈利,降低保险公司、养老金机构的收益,加大养老体系负担,损害微观主体的金融资源配置功能。也不利于国际政策协调,容易引发竞争性货币贬值和金融动荡。

另外,对于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和货币当局开始关注“天秤币”等稳定币对货币主权、资本管制、支付体系监管等公共政策的挑战。陈雨露认为,稳定币的使用可能带来两个挑战。一方面,稳定币在降低支付成本方面潜力较大,但其交易和支付的信息独立于现有支付体系之外,也会给央行和货币当局的监管带来挑战。另一方面,稳定币发行机制与央行货币发行机制不同,在现行资产负债表机制下,能否完全承担支付结算的功能还不确定。

陈雨露表示,稳定币还可能削弱资本管制的效果,并影响国内金融稳定;对货币政策的影响方面,全球稳定币会冲击一国的货币主权。稳定币的潜在用户基础巨大,有可能在个别司法辖区具有系统重要性,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替代现行货币。稳定币对弱势货币的威胁更大。

他指出,五年前,人民银行启动了数字货币的研究和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一方面,要增强法定货币体系对未来数字经济生态的适应性;另一方面,也是要应对全球稳定币的挑战。当然,主权数字货币的发行也存在着“狭义银行”效应,需要我们供给相应的理论创新成果和应对政策。(完)

发稿 吴芳;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