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中国央行官员称适度放宽特殊时期政策工具使用条件 继续引导存贷款利率下行

路透北京12月28日 - 中国央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最新撰文指出,应适度放宽特殊时期货币政策工具使用条件,通过扩大政策覆盖面提升政策效果;在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的情况下,可进一步引导存贷款利率下行,尤其是通过引导存款利率下行去扩大贷款利率下行空间。

中国金融时报刊登其署名文章并指出,探索实施区域差异化货币政策,在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政策的方面向中西部倾斜;可考虑推出新基建专项再贷款等工具,由政策性银行先行先试,激发货币和财政政策协同效能。

徐诺金称,由于特定原因,疫情中推出的货币政策覆盖面离社会期待还有差距。从再贷款再贴现政策看,对央行评级和宏观审慎评估结果的要求约束了再贷款再贴现的使用范围。

他建议,在遭受重大冲击时,对于央行评级和宏观审慎评估结果暂时或一次性不符合要求的金融机构,可以在完善担保、提高使用成本(再贷款再贴现利率)的前提下,允许法人金融机构申请使用再贷款再贴现;在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工具方面,在提供高质量抵质押品的情况下,可将央行评级要求由1至5级降至1至7级。

他还谈到,货币政策的统一性与区域经济金融发展不平衡性之间存在矛盾。江浙等沿海经济韧性强、恢复快,金融活动率先复苏,而一些经济基础薄弱、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区域,经济金融活动复苏较慢。从货币政策看,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公开市场操作三大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面向特定行业、特定企业、特定金融机构的引导,在区域层面并无空间差异。

他建议,在准备金政策方面,东中西部可区别对待,给予中西部较低的准备金要求;在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方面,给予中西部更优惠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并适度提高中西部再贷款再贴现限额。

对前期恢复较快较好且出现或可能出现经济趋热、物价和资产价格上涨倾向的,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适当控制货币信贷总量;对经济恢复缓慢且今年以来贷款仍同比少增的,允许在一定阶段内继续保持贷款同比多增,以支持区域经济逐步恢复的过程。

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方面,他指出,随着疫情专项支持政策收官以及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贷款利率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受到制约。存款利率存在刚性,对贷款利率下降构成约束。

“近一年来,全国金融机构活期存款余额加权平均利率一直保持在0.32%,定期存款利率波动中上行,...如何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还需要综合治理。”他称。

他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的情况下,可进一步引导存贷款利率下行,尤其是通过引导存款利率下行去扩大贷款利率下行空间。

此外应加快推出配合积极有为财政政策的货币政策工具。可考虑推出新基建专项再贷款,支持政府公共性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新基建等领域的资金需求。新基建专项再贷款可参照抵押补充贷款管理模式,实施利率优惠、专项管理,可由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先行先试,在此基础上推向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

他还强调,在中国金融市场不断开放背景下,外部资金大幅进入空间增大,汇率管理难度上升,未来需密切关注外部资金流入情况,做好资金流向甄别。提前做好美联储宽松政策退出的应对安排,加强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抑制投机资本跨境流动。(完)

发稿 马蓉;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