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 2019 / 4:54 AM / 24 days ago

综述:中国央行强调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坚持稳健取向坚决不搞大水漫灌(更新版)

(新增更多细节)

2019年9月24日,北京,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出席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新闻发布会。REUTERS/Florence Lo

作者 乔艳红/侯向明

路透北京9月24日 - 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压力增大,欧美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纷纷趋于宽松,中国央行会如何应对备受关注。央行行长易纲周二表示,中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决定货币政策也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第一个问题就抛给了央行行长易纲,问题是“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形势,中国有必要跟进降息吗?货币政策取向是否会进行调整?”

易纲回答称,中国的经济目前还是在合理区间,物价方面也处于一个比较温和的区间。在转型升级中遇到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主要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综合分析国内形势和国际背景,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

“既要稳当前,也就是说要加强逆周期调节,保持我们的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大体上相当、大体上匹配,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他说,“同时我们也要注意保持我们杠杆率的稳定,使得整个社会的债务水平处于可持续的水平。”

同时,也要考虑到长远,也就是说要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以改革的方式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央行稍早在发布会前提供的新闻稿称,目前中国货币政策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平适中,政策空间较大;特别是2018年以来防风险攻坚战取得积极成效,影子银行等重点领域和部分重点机构的风险得到稳妥化解,金融风险整体收敛、总体可控,市场预期发生积极变化。

**不急于采取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

今年三季度以来,日本、德国等经济体10年期国债收益率集体持续为负,引发针对负利率的热火朝天的讨论。与此同时,面对经济放缓压力,美联储(FED)今年已两度降息,欧洲央行(ECB)也在9月12日宣布新的购债计划,并把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负0.5%的历史最低水平。

易纲则认为,中国经济目前还是运行在合理区间,而且在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应对下行压力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以货币政策为例,目前利率水平应当是一个适度的水平,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应当说也为今后的宏观政策调整留下了充足的空间。

“但是我要说的一点就是,我们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我们的判断是,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的取向,要保持这个定力。”他说。

他指出,客观分析来说,不管是在货币政策工具上,在宏观审慎政策工具上,还是在其他的方面,中国的空间确实都是比较大;而且在货币政策操作的过程中,应该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使得能够在这个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中尽量长地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这样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有利的。

“如果你要看全球,包括美、欧、日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和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政策在未来几年的取向,我有这样一个判断,就是向前看,再过几年,如果哪个国家,特别是哪个主要经济体还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那么这样的经济体应当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也应该是市场所羡慕的地方。”易纲称。

上周一全面降准落地后,央行周二对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缩量平价续做,彰显扶助流动性同时亦不愿释放过度宽松信号的中性态度。[nL3S26818W]随后,上周五迎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机制第二次报价,一年期LPR为4.20%,较上次4.25%降低5个基点(BP);五年期以上品种利率保持不变,持平在4.85%。

分析人士认为,这显示了央行灵活操作传递引导融资成本下行意图不改,同时兼顾房地产调控风险。考虑到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仍不容小觑,预计LPR继续渐进式走低,缩窄跟MLF利差将是大势所趋,且进一步下调MLF利率锚以降成本仍可期,同时结构性工具料亦联动助稳经济。

**整体同业和银行间风险溢价在收敛**

在化解中小金融机构风险方面,易纲表示,县域等中小金融机构要聚焦为当地实体、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服务;而目前一段时间来看,前期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事件引发的风险是在收敛,整体银行间同业的风险溢价亦在收敛。

他并称,目前针对中小金融机构出现的风险,要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方法,来严格依法化解,机构、地方政府和监管机构都要负起责任。

“前一段有些银行的盲目扩张,而且做这个跨区跨省同业业务,使得他们服务的焦点跑到区外,跑到一些风险高的项目上了。”易纲说。

他并表示,央行主张在化解风险的过程中,要求中小金融机构聚焦为实体经济服务、聚焦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服务,转向当地,使业务是可持续的,风险也可以得到化解。

“(目前)一些县域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还有农村合作银行,他们也在这个积极地增资扩股,把他们的这个经营模式转到为当地社区服务。”他说。

针对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发生的流动性风险事件给市场造成的冲击,易纲称,目前这一段时间来看,整体的风险是在收敛,大家的信心是在增强,整个银行间同业的风险溢价是在逐步地收敛。

“总的原则是这样,我们目前针对这些出现的风险,我们要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方法来严格依法化解这些风险。”他说,市场化、法治化意味着首先机构要负责任,机构负责的主责在股东;同时大的债权人要有一些风险识别能力,地方政府也要负起责任来,同时监管部门和央行也各负其责,来化解风险。(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