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七天回购开盘利率破稳坐实中国央行“变脸”? 转弯正当时加息难现

路透上海2月5日 - 1月底银行间资金骤然吃紧已令中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忧虑高涨,而进入2月尽管春节临近,央行资金投放却依然保持克制态度,叠加七天回购利率(DR007)开盘价打破逾10个月稳势,连两日突破同期限逆回购利率,是否意味着坐实此前市场认为的央行“变脸”揣测?

资料图片:2012年10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Barry Huang

市场人士认为,DR007开盘价走高的政策指示意义仍待继续观察,但是出于控制机构加杠杆及防范金融资产泡沫风险目的,央行货币政策逐步退出此前宽松模式正在转弯已是板上钉钉;但考虑到疫情反复下国内外经济形势,政策完全转向甚至出现加息的时机仍不成熟。

“此次开盘利率的上行仍需要更多的样本和观测时间,但从特征和环境看,此次上行和2016-2018年相似,均发生在春节前,跨节的七天回购开盘价上调,隔夜回购开盘价未变,”广发证券资深宏观分析师钟林楠称。

他并认为,若未来几日开盘价继续保持波动变化,则可基本判定此次开盘价上升只是春节因素与央行收紧基调下的暂时性调整。

中国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七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7)开盘价周五报2.30%,上日开盘则为2.32%,连两日出现异动,打破逾10个月来稳势;此前自2020年3月31日该利率回落至2.20%后就一直持稳。而作为与政策利率--公开市场七天逆回购对标的基准市场利率,这次调整是否隐含着政策态度的变化值得关注。

华创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周冠南、梁伟超指出,周四DR007开盘报价上行12bp(基点)至2.32%,是在逆回购操作利率未调整的情况之下的上调,是2019年之后未发生过的,需特别提防央行是否有主动引导资金价格上行的意图。

“更需关注央行是否诉求更大幅度的收紧,资金面的风险主要是资金价格中枢是否会持续高于政策利率运行。”他们并称。

不过兴业证券固收分析师罗雨浓认为,“七天回购利率在2.2%的政策利率附近波动也算正常,永煤事件缓和后,七天回购利率的运行中枢很难再回到2.2%下方,央行收紧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他指出,央行近期确实在通过减少逆回购投放量引导DR007运行中枢上行,这个迹象在两周前就出现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春节将近流动性收敛预期下的正常波动。

“不管什么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央行抬升DR007的目的--防范金融风险已经达到,央行控制DR007中枢就能实现微调的效果;但调高政策利率的时机还不成熟,市场也不应该矫枉过正,短期内加息的概率还是比较小的,”他称。

在中国央行打造的基准利率体系中,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回购利率是钦点的短期利率基准。央行此前表示,DR只包括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间以利率债为质押形成的回购交易,有效地剔除了交易参与者信用资质及抵押品资质的干扰,性质上与国际上培育的新基准利率RFRs非常接近。

**政策正转弯但升息风险小**

虽然当前市场对央行政策收紧预期较为一致,但分析人士认为,政策仍属于“转弯”范畴,不过考虑到疫情反复阴霾下的国内外经济形势,货币政策完全转向甚至出现加息的概率并不大,央行仍会灵活操作保持稳健中性态度,兼顾平衡防风险和稳增长。

“央行现阶段加息风险似乎偏小,”钟林楠指出,疫情冬季反弹影响尚未消除,1月PMI服务业和建筑业景气度有不同程度回落;同时3-4月债务到期压力偏大,加息将导致企业再融资难度加大,在“MLF-LPR-贷款利率”的传导链条下,利息偿还压力也将加大。

他并认为,人民币依然处升值通道,加息将加大单边升值压力,不利于实现人民币在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的政策目标;而且加息的两大催化剂--超预期的通胀和全球主要经济体加息并未出现。

和官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走势一致,财新1月中国服务业PMI亦降至九个月低点52,主要是受国内新冠疫情反复的影响。尽管服务业依然维持疫情后修复态势,但扩张步伐已经大幅放缓;企业投入成本大幅加剧,但收费价格却出现回落。

距离春节长假仅余一周,中国央行的跨节资金投放周四才姗姗而来,时隔逾一个月重启的14天逆回购在完全跨过长假后自然取代七天期。不论是操作节奏还是规模,均继续反映出央行的克制态度。

“货币政策不急转弯,慢转弯,‘弯’还是要转的。当前货币政策全面收紧条件尚不具备,”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报告中指出,经济持续恢复,但结构性问题仍存,房地产和基建投资面临下行压力,消费恢复较慢;通胀有抬头趋势,稳杠杆作为政策导向,意味着杠杆既不能升高,也不能太快降低;金融风险短期平息,但过快收紧将带来负面效应。

他并预计,今年预计货币和信用组合整体呈现“稳货币+结构性紧信用”格局。货币层面,资金面维持紧平衡状态,流动性“不缺不溢”,量缩价平;货币政策“稳”字当头,大概率继续稳健中性的主基调。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中国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增长,但也要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一个风险在于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去年有所升高,第二个风险是不良贷款增加;外部风险方面,也留意资本流动情况。(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