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4, 2020 / 1:29 AM / in 5 months

焦点:全球危机模式下中国央行如期定向降准 精准支持进一步宽松可待

作者 黄斌/宿泱韫

资料图片:2013年7月,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3月13日 - 在全球金融市场启动危机模式,各国央行纷纷加入宽松潮之际,中国央行周五宣布实施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人民币,从幅度来看力度并不算太大,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与股份行额外降准结合,显示出央行意欲更精准支持实体经济。

分析人士多认为,降准不会是中国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终点,新冠肺炎蔓延全球,外围市场风云动荡,不管是从金融体系的角度,还是从实体经济的角度,央行都有充分的理由出台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未来MLF和LPR利率的下调是可以期待的。

中国央行周五宣布,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此次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央行官网援引中国央行相关负责人称,其中对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的银行释放长期资金4,000亿元,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1.500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本周在欧美国家进一步爆发,全球股市大跌,多国央行采取降息措施应对。中国国务院周三召开常务会议,释放了中国即将降准的信号。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表示,目前全球金融市场已经进入危机模式,美元流动性出现了一定问题,股票、黄金、美债被投资者纷纷抛售,次贷危机后的“现金为王”理念又重新被市场追捧,这也导致外资抛售人民币资产,资本面临流出压力。疫情预计还会进一步对经济、金融产生冲击,世界各国央行的政策宽松也并未终结。

“降准应该不会是(中国)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终点。”蔡浩指出,未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较大空间,包括MLF、OMO、LPR乃至基准存款利率的调整。

而这其中,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又是中央政府的重要调控目标,预计未来一年LPR的利率调整幅度可能比MLF更大,形成非对称降息。

中国央行相关人士称,此次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有效增加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

西南证券宏观团队的杨业伟和张伟指出,此次降准后各类金融机构基本均享受了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优惠,事实上的法定存准率三类银行分别下降至11%、9%和5.5%。

他们称,当前流动性宽松,降准释放资金短期依然可能堆积在银行间市场,未来资金能否有效进入实体取决于复工的速度和实体经济回升幅度。而在资金向实体传导并不顺畅之前,央行在大幅投放流动性方面也较为审慎,本次降准力度并不大。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学家周浩表示,5,500亿相当于一个全面降准0.3-0.4个百分点。

“下周MLF还会做的,市场情绪还是不稳定,这个时候还是会比较多考虑对市场进行支持,否则大家去怎么进行LPR报价,预计MLF利率还会降10个基点(bp),随后在上半年再降20bp。”

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邹强也指出,当下海外市场加速调整,海外疫情加速扩散,不管是从金融体系的角度,还是从实体经济的角度,都有充分的理由出台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MLF和LPR利率的下调都是可以期待的。

**精准支持**

与前一次全面降准不同,此次采取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与股份行额外再降准相结合,或有助于将资金更好地引导至实体经济,从而为后疫情时期精准支持复工复产提供资金支持。

光大证券固收团队张旭等点评称,本次定向降准政策之中的意蕴很耐人品味。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一个典型的内嵌激励相容机制的结构性政策,不仅可以在结构上激发银行向普惠金融领域提供信贷的主观意愿,而且可以在总量上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客观能力。

“我们认为,在当前阶段,这类政策正是缩小麦克米伦缺口、为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的‘一把好手’。”他们称,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受到其流动性、资本金、利率等方面的约束,“大水漫灌”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找准症结并精准发力才是解决问题的上策。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考虑到去年央行已对符合条件的农商行和城商行实施过定向降准,此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中所有大型商业银行都将得到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

为发挥定向降准的正向激励作用,支持股份制银行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同时优化“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此次对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同时要求将降准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并且贷款利率明显下降,从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

光大保德信的邹强认为,当下强调普惠金融有额外的含义,国常会上总理再次强调目前稳就业的重要性,而稳就业的核心是要保证中小微企业不出现大规模的破产,中小民营企业是吸纳就业的重点。

“普惠金融强调向小微企业输送流动性,虽然实际的效果不易估算,但政策方向是明确的,相比于抬升经济增速,当下保证小微企业的生存更加重要。”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这次对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是对‘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的进一步优化。对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定向释放长期低成本流动性,鼓励其发挥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优势,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力度。

他认为,中国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只要经济没有出现断崖式下降,就应继续坚持稳健的基调,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继续引导金融资源从低效领域退出,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防止通胀预期进一步发散。

在当下,应坚持“以我为主”,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采取不同价格、数量、期限的组合,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使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灵活”,根据经济增长、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的调节;“适度”,则意味着虽然调节会更多、频率更大,但幅度不应过大。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加大信贷支持**

随着肺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中国政府逐渐将重点转移至有序复产复工,中国的信贷政策亦从最初重点支持防疫相关企业,逐步向范围更广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推进。

周三召开的国常会要求,加快贷款投放进度,更好保障防疫物资保供、春耕备耕、国际供应链产品生产、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小微企业等资金需求。适当下放信用贷款审批权限。加强审计监督,防止“跑冒滴漏”,提高支持实体经济实效。

会议并指出,要引导金融机构主动对接产业链核心企业,加大流动资金贷款支持,给予合理信用额度。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债券等方式融资后,以预付款形式向上下游企业支付现金,降低上下游中小企业现金流压力和融资成本。支持企业以应收账款、仓单和存货质押等进行融资。适当降低银行对信用良好企业的承兑汇票保证金比例。

中国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杨丽平稍早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称,银保监会已要求五家国有大型银行,2020年上半年普惠性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要力争不低于30%,在去年的基础上,政策性银行将增加3,500亿元专项信贷额度,以优惠利率向民营、中小微企业发放。

“今年各银行金融机构要对个体工商户的贷款在去年的基础上力争再增加5,000亿元以上。”她说道。

中国央行今年2月宣布,在前期设立3,000亿元人民币疫情防控专项再贷款的基础上,增加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5,000亿元,其中,支农、支小再贷款额度分别为1,000亿元、3,000亿元,再贴现额度1,000亿元;同时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至2.5%。

今年前两个月,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新增4.2万亿元人民币。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为抗击疫情提供的信贷支持已经超过了1.4万亿元。(完)

发稿 路透中文部;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