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8, 2019 / 1:42 AM / 15 days ago

焦点:中国商业银行进交易所债市扩军 现券竞价单车道抑制热情

作者 边竞/李宏薇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上海,一名男子经过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8月7日 - 近年来持续推进的中国债市互联互通再出新举措,在经历10年试点后,商业银行进入交易所债市终扩军,政策性银行、城商行和外资银行等非上市银行被纳入。尽管政策进一步放松,但现阶段仅放开现券竞价这一种交易方式,恐抑制银行参与热情。

市场人士指出,从此前试点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市的情况看,整体规模普遍不大,而且偏重于一级市场,二级交易更少。一方面受限于交易所市场体量偏小,此外竞价方式与银行的交易习惯不太契合也有较大关系,若要提升银行的入市意愿,还需尽早向其放开固定收益平台、大宗交易等系统。

他们并认为,参考去年以来地方债扩大交易所招标的成功经验,今后可考虑进一步增加金融债在交易所的供给,为银行提供更多投资标的,并进一步活跃二级流动性。

南京银行(601009.SS)作为首批试点进入交易所的上市银行,该行资金运营中心投资经理郭伟表示,目前该行在交易所债市参与较多的信用债一级市场,认购后大多长期持有,相对来说在二级市场交易偏少,因竞价系统以散量交易为主,不太适合机构整量进出的交易模式。“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要把大宗和固收平台给开放了。”

她并称,利率债方面,国债因为在交易所托管量很少,银行基本没有参与空间。不过随着地方政府债在交易所招标规模的快速上升,地方债在交易所的托管量也明显增加,其交易也更趋活跃。

中国证监会、央行和银保监会周二晚间联合发布通知称,在前期试点基础上,允许政策性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参与证券交易所债券交易,品种为现券的竞价交易。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陈郑也谈到,此次进入交易所债市的银行扩容,是推动债市互联互通的新举措。不过短期来看实际推动作用有限,后续还需更多配置措施跟上,包括允许商业银行参与固收平台和大宗交易,方能进一步提升银行参与交易所市场的热情。

长城证券债券首席分析师吴金铎指出,目前中国大约82%的债券交易在银行间市场,上交所和深交所交易量分别占比16.5%和1.5%。鼓励和吸引银行资金进入交易所债市,为企业在交易所发行债券分流,有利于中国债市均衡发展,更合理地发挥资源配置作用。

她并认为,从扩大的银行范围来看,本次不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可见本规定也把债券交易主体的风险评级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有利于交易所债券市场建设的规范。

银监会2009年发布的上市商业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试点通知要求,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试点的上市商业银行不得进行股票类证券交易,以及因市场要素变化可能转为股票类证券的产品(如可转债)的交易。

中债登7月统计信息显示,债券口径7月末托管余额为62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间债市托管余额为59.48万亿,交易所市场托管余额为1.73万亿元,柜台市场和自贸区市场合计不足1万亿元。

**加快债市融合**

近年来为解决银行间和交易所债市的分割问题,监管层一直未停步。目前两个市场间转托管的便捷程度不断提升,政策性金融债引入交易所债市发行,地方债启动在交易所招标后发行规模持续攀升。银行进入交易所债市队伍进一步扩容,亦是加快债市融合的重要一步。

不过,考虑到现阶段交易所债市的市场容量、交易方式、债券品种结构等还不能完全匹配银行的实际需求,因此其参与度提升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吴金铎指出,鉴于银行间流动性好于交易所,因此预计开始银行参与意愿可能不高,后续可能需要相关的针对银行的鼓励措施。银行自身的流动性状况、资产负债结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率等也可能影响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券交易的意愿。

陈郑表示,从试点银行的经验来看,资管户对于信用债的需求更大,而自营户还是以利率债投资为主,因此资管户在交易所债市的参与度可能会更高一些。

而在交易所债市利率债供给方面,除地方债延续良好势头外,国债虽然早已是跨市场发行,但因大部分都是银行持有,基本都托管在银行间市场,未来向交易所分流的可能性也不大。相对而言,近年来开始在交易所发行的政策性金融仍有不小拓展空间。

上海一券商交易员谈到,之前发行的交易所金融债只能竞价交易,连大宗交易都不行,尽管流动性不足,不过利率水平并不比银行间市场高,特别是短期限品种定位偏低,因为高评级回购质押比例也高,因此货币基金需求旺盛。

她透露,目前银行参与交易所金融债投标绝大多数还是满足其承销基本量,很少有主动增加配置的,主要也是因为以前发的量也不是很多,以后这种情况可能慢慢改变。

她并称,“有些银行7月底已经找我们做债券借贷,可以接受交易所的债券换银行间的债券了,交易所债券扩容正式公布之前,已有机构在做探路和准备了。而且扩容这事儿其实也有利于银行早点进去国债期货市场。”

证监会表示,允许更多银行机构在交易所市场参与债券投资,有利于扩大银行投资债券范围,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提升债市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有利于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促进金融市场稳定;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市场投资主体活力,促进实体经济与金融业良性发展。

另外,本次三部委发布的扩围通知自发布之日起生效。

**银行盼固收平台和大宗交易开放**

尽管交易所债市的大门向更多银行敞开,但现阶段银行能选择的交易方式还极为有限,仍限定于现券交易,尚不能参与回购,此外现券交易方式亦受限,唯一能选择的竞价交易也并不适合主要以大宗交易为主的银行。尽快放开固收平台和大宗交易,可能才是让银行更深融入交易所市场的解决之道。

上海一外资银行交易员表示,交易所现券竞价交易多属“散量”,对银行来说,比较“鸡肋,感觉没什么兴趣会参与。”

北京一银行交易员称,“竞价就是跟散户一样在市场里挂价格,那个很不方便,最大的问题是容易成交散量,比如你挂个5,000万卖出,散户来点23万,这下卖也没法卖了,很麻烦,这个不解决,银行还是不会(有更大兴趣)参与交易所的。”

他并谈到,相对而言,非银机构在交易所债市一般是通过固收和大宗通道,可以走批量交易,如果这个能对银行放开,那交易所市场对银行的吸引力就会有明显提升。

目前沪深交易所债市包括多个交易系统,包括竞价系统(沪深)、固定收益平台(上交所)、上交所大宗交易和深交所综合协议平台。

除竞价系统外,固定收益平台交易方式较为丰富,包括确定报价、询价、意向申报、成交申报等,而且覆盖了多数交易品种;大宗交易和综合协议只有意向申报和成交申报两种交易方式,而且最低交易分别达1,000手(每手1,000元)和5,000张(每张100元)。

华中一银行交易员亦指出,“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交易所的信用债很多我们碰不了。而且之前银行就可以通过通道在交易所债市放回购。”

上述北京的银行交易员也表示,因为有非银机构可以打通银行间和交易所的回购市场,所以银行进入交易所市场做回购交易的意愿应该并不强。

对于银行在交易所债市的可交易范围,本次三部委最新通知明确,证监会、央行和银保监会此前发布的关于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的相关规定如与本通知不符,以本通知为准。(完)

(路透中文部吴芳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