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9 / 1:30 AM / 4 months ago

《鼠年展望》中国跨境资本流动料更频繁 若无羊群效应监管或提升容忍度

作者 韩笑

资料图片:2016年1月,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2月18日 - 已持续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战并未改变中国国际收支较为均衡格局,随着近期双方阶段性停火、中国金融开放政策不断落地,资本项下证券投资净流入有望进一步上升,2020年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料继续趋向改善。

分析人士并预期,明年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将更加灵活且频繁,但在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定前提下,资本集中流出的风险可控;不过,监管部门仍需提防短期资本流动可能造成的顺周期羊群效应,筑牢篱笆防患于未然,并适时采取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进行调控。

“明年中国国际收支仍是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项目逆差的自主平衡格局,”曾担任过国家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的管涛对路透表示,“在基础国际收支顺差有可能增加的背景下,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是趋向改善的。”

他并指出,相对于较为稳定的直接投资,短期资本流动波动性较大且容易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但其风险仍然是可控的。如果短期资本流动造成了顺周期羊群效应,监管部门可以采取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进行调控;否则的话,可以容忍其波动。

招商证券2020年宏观经济展望亦认为,中美贸易磋商形势短期转暖,风险情绪改善,有助于新兴市场资本流动形势的改善;同时欧元区、日本和美国的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而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阶段性受制于价格水平的回升,导致中外利差维持在高位,吸引国际资本流入。

在全球负利率资产扩容背景下,中国今年取消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等金融开放政策的不断落地,令人民币资产的相对收益率吸引力大增。

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数据显示,11月境外机构共增持645亿元人民币债券,为连续第12个月净增,综合上清所数据,11月末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近2.2万亿。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易峘表示,在中国继续扩大金融市场开放和制度建设的背景下,资本项下的双向流动可能继续扩大;但在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定的情形下,这一趋势可能并不会对跨境资金流动的总体平衡造成直接威胁。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表示,明年要坚决打好外汇领域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有效维护外汇市场稳定和国家经济金融安全;要有序推动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已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水平。

**人民币资产料受外资青睐**

法巴银行中国汇率及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指出,随着美国货币政策趋向宽松,中美利差继续保持高位,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更加积极,“短期内中国不会面临资本流出的压力,我反而比较担心资本流入的压力。”

tmsnrt.rs/35zGHV2

2019年4月起人民币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到2020年11月的权重将升至约6%;另外自2020年2月28日起至11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GBI-EM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政府债券指数的权重也将逐渐升至10%。预计每月的资金流入量可达150亿美元。

兴业研究首席汇率分析师郭嘉沂认为,基于利差因素,在纳入外汇套保成本后,目前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仍然大于其他外币资产,明年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将增加,证券投资项下继续呈现流入趋势。

“(但)与外汇交易体量相比,这部分资本流动的体量相对较小,在短期内并不会对外汇市场供求平衡形成冲击。”她说。

丁爽表示,2020年美元指数将呈现走弱趋势,人民币汇率的外部环境将进一步好转。如果资本净流入持续出现,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升值压力,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措施或有可能放松,抑或考虑推进资本账户偏流出方向的改革措施,“当然如果还是有贬值压力的话,这两方面都不会放松。”

在季天鹤看来,中美贸易战对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已逐渐弱化,即使明年贸易局势再次出现升级,市场对这种风险事件扰动的反应会更加淡化,“我倾向于认为明年可能是短期资本流动开始产生影响的一年,2020年资金流动这种基本面因素会重新主导人民币汇率。”

中美两国贸易战近期降温,双方皆宣布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美方降低对中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以换取中方增购美国农产品等商品。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贸易摩擦降温有助于稳定出口活动,而中方承诺不会引导人民币汇率竞争性贬值也会有助于稳定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偏强的预期。尽管中方承诺大幅增加自美产品和服务进口可能会令经常帐户承压,但贸易摩擦暂告一段落、人民币汇率企稳、未来两年国内市场进一步开放都应有助于吸引更多外资流入。

**经常项目顺差有望保持**

分析人士并认为,2020年中国对外贸易仍可能受到中美贸易摩擦格局演进的影响,货物贸易顺差或将收窄,但在服务贸易逆差短期内不会扩大的情形下,中国经常项目大概率继续保持顺差。

“2020年进出口增长仍然可能受到中美贸易摩擦格局演进的影响,但目前看经常项目大概率保持顺差。如果全球贸易有所恢复,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仍有较强的竞争力,经常项目顺差有望维持在一个比较健康的水平(占GDP比例1-2%之间),”易峘对路透表示。

渣打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则认为,2020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将略有减少,由今年占GDP比例约1%降为0.5%;同时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的增加可能会被其他资本流出所抵消,中国国际收支仍呈现较为均衡的格局。

2018年上半年中国经常帐户一度出现逆差,但全年仍保持顺差491亿美元,与GDP之比为0.4%;资本和金融账户全年顺差408亿美元。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经常帐户继续呈现顺差,跨境资金流动平稳,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

tmsnrt.rs/2tiwMVl

随着中美贸易战边打边谈的节奏仍将持续,贸易摩擦对中国经常项目的影响料将逐渐减弱。丁爽表示,虽然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是明年中国出口增长可能仍然较为低迷,已加征的关税仍将使出口承压;而明年起进口的需求可能会上升,因此中国的货物贸易顺差料会有所缩小。

平安证券2020年宏观年度报告指出,明年关税负面效应仍将发酵,“抢出口”效应褪去,并在一定程度上透支未来的出口需求;同时中国采取扩大进口战略,叠加中国可能加大对来自美国农产品的进口,进口增速进一步下行空间有限。

“明年中国对外贸易将呈现出口弱势震荡、进口有望边际修复的格局,‘衰退型’贸易顺差可能会收窄。”报告称。

中国11月出口连续第四个月同比负增长,并没有如市场预期回归正值。当月对美国出口降幅进一步扩大、对欧盟出口转负,表明在贸易战并没有实质性缓和、全球经济也不景气的情况下,出口很难有实质好转。

tmsnrt.rs/34owM3b

郭嘉沂认为,2020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整体将呈现趋势性收窄,不过受季节性因素影响,第一季度经常项目可能会呈现逆差。

而近年来伴随人民币贬值预期,以旅行购汇为主体的服务贸易逆差增加,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货物贸易顺差对经常项目的贡献。但今年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后,服务贸易逆差开始出现收窄;2018年服务贸易逆差月均达到243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月均逆差则为220亿美元,这一趋势明年预计也将延续。

“今年服务贸易逆差收窄表明,人民币贬值后,人们减少了出国旅游,这是价格机制在发挥作用;2020年服务贸易逆差料不会继续扩大。”季天鹤指出。(完)

tmsnrt.rs/2PVAJqP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