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2, 2018 / 6:46 AM / 3 months ago

中国证监会明确私募资管可投资非标 并规制流动性风险及关联交易

路透上海7月21日 - 继银保监会及央行之后,中国证监会周五稍晚就《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其配套细则公开对外征求意见指出,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可以投资银行存款、同业存单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期货期权合约以及其以外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股权类资产、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资产等。

办法并规定,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不得在表内从事私募资产管理业务,不得以任何方式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资产管理计划出现兑付困难时,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此外办法还包括明确基本原则、界定业务形式和资产类别、统计监管标准、借鉴公募经验健全投资运作制度、强化内部合规风控等。

证监会网站刊登的新闻稿援引发言人并称,《资管业务新规》多数为2016年以来证监会落实依法全面从严监管,针对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管业务出台的政策,具有较高的政策延续性,且部分指标在对标《指导意见》后,较现行监管规定略有放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私募资产管理办法对流动性风险和关联交易进行了重点规制,一是强调期限匹配,并明确具体要求。二是考虑私募特征,限制产品开放频率,规范高频开放产品投资运作。三是要求集合资管计划开放退出期内,保持10%的高流动性资产。

对于投资非标债权类资产的限额管理要求,参照商业银行理财业务规则,规定同一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投资非标债权的金额不得超过全部资管计划净资产的35%。

关联交易规制方面,规定除投资于关联方发行或承销的证券外,禁止利用集合计划为关联方提供融资,禁止利用分级产品为劣后级委托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融资,关联方参与资管计划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应当履行披露和报告义务,并监控资管计划账户。

此外,还统一要求证券期货经营机构集合资管计划投资,应当采用资产组合的方式,并设定了“双20%”的比例限制。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合计25.91万亿元,其中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约14.92万亿元,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约10.83万亿元,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约1,600亿元。

发言人称,在资管业务新规在起草过程中,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一是统一监管规则,促进公平竞争。一方面,统一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等各类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管业务监管规则,消除监管套利。另一方面,对标《指导意见》,并与其他金融监管机构有关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保持衔接一致。

二是立足有效整合,坚持问题导向。原则上不对现有监管体制和规则作大的改动,总结近年来私募资管业务突出问题和监管经验,重点在加强风险防控、规制关联交易、防范利益输送、压实经营机构主体责任等方面,完善制度体系。

三是细化指标流程,提高可操作性。按照《指导意见》的要求,《资管业务新规》进一步明确了资管产品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的限额管理、流动性指标管理、信息披露等具体指标和监管要求,简便可行。

四是增加规则弹性,确保平稳过渡。立足当前市场运行特点和存量资管业务情况,设置了与《指导意见》相同的过渡期,并且作了“新老划断”的柔性安排。过渡期内,各机构在有序压缩存量尚不符合《资管业务新规》规定的产品整体规模的前提下,允许存量尚不符合《资管业务新规》规定的产品滚动续作,且不统一限定整改进度,允许机构结合自身情况有序规范,逐步消化,实现新旧规则的平稳、有序衔接。过渡期结束后,对于确因特殊原因难以规范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未到期的存量非标准化股权类资产,经证监会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

此次资管业务新规起草,采取“1+1”(即规章+规范性文件)的框架。《管理办法》共十章84条,重点规定比较成熟的基本原则、主要制度和总体要求;《运作规定》共46条,主要规定各项量化指标、操作规范和具体要求。

办法指出,过渡期内,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在有序压缩存量尚不符合《资管业务新规》规定的产品整体规模的前提下,允许存量尚不符合《资管业务新规》规定的产品滚动续作,且不统一限定整改进度,允许机构结合自身情况有序规范,逐步消化,实现新旧规则的平稳、有序衔接。过渡期结束后,对于确因特殊原因难以规范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未到期的存量非标准化股权类资产,经证监会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

中国大资管新规落地近四月后,久闻其声的配套细则--银行理财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周五终于问世,同步落地的还有资管新规操作细则。在当前经济增长存内外多重隐忧及监管协同分歧显性化背景下,金融监管配合货币与财政政策有效发力,把握好节奏与力度去杠杆可谓小心谨慎。

业内人士认为,无论从理财细则坚持资管新规四大原则,还是从资管新规细则看,都显示金融去杠杆仍在途中;同时,政策消除了此前细则未定的业务不确定性,有松有严有助于缓解因运动式监管和对未到期存量资产提前赎回引发的存量债务风险,避免理财规模大幅萎缩并危及实体经济融资。

欲浏览详情,请点选:here

here(完)

发稿 吴芳;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