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 2018 / 8:54 AM / 12 days ago

焦点:中国债转股规模化推行存障碍政策在路上 从业者务实谨而行之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0年12月,人民币纸币和硬币。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北京7月5日 - 中国自2016年推出新一轮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以来,相关配套政策虽逐步完善但不改落地率偏低事实。中国政府官员坦言,通过大规模推进债转股以解决高杠杆问题的举措从世界范围看可谓绝无仅有,目前推进过程中存在的资金、市场化定价、国企缺少内在约束等障碍确实需要构建政策体系予以支持。

然而,虽然政策层面利好不断但从业者谨慎态度不改。他们表示,规模化推进债转股缺乏内在合理逻辑,大规模推行或致银行系实施机构沦为出表通道。

“通过市场化债转股化解系统性风险不仅在中国没有,在世界上也没有,从全球范围看,高杠杆风险最终还是以危机的形式得到解决,在危机之前就提前化解是没有的,这个要跟我国制度的特点相联系,因此很多事情是需要探索的。”中国国家发改委财金司副司长孙学工在一论坛发言指出。

他解释道,由于是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这轮债转股实际上不同于经济在正常环境下对于一般、个别企业的债转股和债务重组,而是针对国有企业大面积出现高杠杆的现象。

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前高层对开局情况基本满意,但之后怎么继续走下去是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如果没有相关政策安排、而是按纯市场化程序去操作,规模肯定是有限的,难以承担化解系统性风险的重担。

他进一步谈到,从16年政策落地开始涉及到相关部门的政策和要求就一直在研究,特别是资管新规出台后,对所有涉及到表外融资的行业都有很大的影响。他并坦言,债转股落地的资金相当一部分来自于理财性资金,因此前段时间困难较大。

此外,债转股主要涉及的是国有企业,但由于国企普遍缺少内在约束,降杠杆的动力不是很强。不过,他表示,深改委不久前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将于近期发布,对超过约束的企业强制降杠杆,这将从需求端扩大债转股的实施范围。

“政策障碍方方面面都有,政策针对这些障碍陆续都在出,以防范杠杆率太高的潜在风险。”孙学工称。

中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5月中旬举行会议称,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是推动国企降杠杆、防范化解国企债务风险的重要举措,通过建立和完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强化监督管理,做到标本兼治,促使高负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尽快回归合理水平。

2016年10月中国国务院就降低企业杠杆率发布意见称,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支持银行充分利用现有符合条件的所属机构,或允许申请设立符合规定的新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2017年以来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债转股子公司相继获批成立。

2018年初发改委等发布“补丁”政策以解决市场化债转股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央行于今日起下调五大国有银行及12家股份制银行存准率0.5个百分点支持债转股。银保监会上周五发布办法,允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行金融债券,通过债券回购、同业拆借和同业借款等业务融入资金。

**债转股痛点**

虽然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近年参与主体日渐扩大,呈现“4+2+N+银行系”的多元化格局,且相关政策日臻完善,但业内人士认为,若真正落实市场化原则,规模化推行债转股不具备可操作性。

“如果我拿债权都危险的话,我会去拿股权吗?”一位参与过多单债转股项目的地方AMC高管称,“我们做的债转股都是一单一单做的,可以保证比较高的收益,而且从实际操作看,由下至上要比自上而下推动要好。”

他对路透表示,规模化债转股最大的问题在于其内在逻辑的不合理性。如果企业出现暂时流动性等个性化风险,可以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注入资金、参与企业的运营管理等提升股权价值最终实现获利退出;但如果是整个行业、产业面临着结构性调整或不景气,债转股就不具有可操作性。

他并指出,如果真是要大规模推行,银行系债转股子公司可能会成为银行相关贷款出表的通道。

他举例称,如此前一些大行和其下属的金融投资公司就有这样的操作,但当时这种操作不能正大光明开展;而现在的债转股子公司从母行拿到的债权很可能不能打折,即不能真正实现市场化定价,就是从银行表内转出挂账到债转股子公司,相当于“代持”,以满足降杠杆的政策要求。

有分析师此前对路透表示,通过债转股子公司持有“不良”或“准不良”资产,对银行而言可以有效规避资本与不良的双重计提,是监管套利的一大武器,操作中通过转股掩盖风险、虚增资产的可能性很大。

此外,资金问题也持续困扰着从业机构,并给债转股合规开展增添不确定性。一位地方AMC从业人士表示,按期限匹配要求,应取得无固定期限的股权性资金才是真正的债转股,因此用任何有期限性质的债权性资金开展都属于债转债。

“我们希望监管部门能够给我们金融牌照,并且允许地方AMC在A股上市,扩大我们的股权性资金来源。”一位地方AMC高管直言。

孙学工亦表示,股权性资金缺乏的确是痛点。“按照资产负债匹配的原则,实施机构的资金来源是股权资金,但本来企业杠杆率高的原因就是股权融资较少,这也是金融体制下存在的内在困难。”

此外,另一位曾在四大AMC任职多年的资深业内人士指出,要做好债转股不仅要具备金融方面的能力,还要有跨界组合的能力。

“上一轮债转股我们参与了很多,但大多数都是我们完全看不懂的行业,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资管公司偏爱房地产行业的原因。”他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