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永煤躺倒点燃中国信用债“逃废债”忧虑 警惕无序违约引发融资断崖

路透上海11月13日 - 年底临近中国信用债市场频遭寒流袭击,华晨集团违约影响余波未消,河南国资委旗下的国企--永城煤电无征兆突现债券违约;从最初的愕然同时心存幻想,到逐渐接受现实,信用债的国企信仰就此坍塌,恐慌情绪亦随之蔓延至一二级市场。

资料图片:2016年3月,中国北京,一家商业银行工作人员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REUTERS/Kim Kyung-Hoon

市场人士指出,国企此前虽也有违约出现但仅零散发生,而华晨、永煤的连续违约有更多的“人祸”因素。无论是华晨集团提前划转股份避免核心资产被冻结,以及永煤发债不足一个月后即宣告违约,有关“逃废债”质疑均不绝于耳,这极大挫伤了投资人对国企的信心。

他们并表示,继北大方正后,另一标杆校企--清华旗下的紫光亦已行至违约的边缘,此外对部分地区城投偿债能力及意愿的担忧也在不断升温,信用债面临着多年来未见的困难局面。要特别警惕无序违约导致市场信心丧失后,融资出现断崖式下滑,这将导致正常发行人后续再融资资金链断裂,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

暖流资产投资总监李凯称,“完全有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一级)根本发不出来,靠滚动发行接续债这种都很难了。关键是华晨有钱不还,永煤有钱也不还,如果都是这种思路,市场不可能有信心。”

实际控制人为河南省国资委的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周二公告,其发行的10亿元人民币270天期的超短融“20永煤SCP003”应于11月10日兑付本息,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永煤控股旗下债券已连两日大跌,“18永煤MTN001”周三净价暴跌94.61%报5元,并于周四再度下跌10.41%报4.48元;“20永煤CP001”最新净价跌93.15%报6.79元。截至三季度末,永煤控股总资产1,727亿元,总负债1,344亿元;目前存续期债券还有23只,共计234亿元。

光大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张旭认为,相较于其余融资方式,债券融资更便捷、发行成本更低、对抵质押品的要求更少。债券融资的上述特质来源于其过往较低的违约率以及有序的违约。

他谈到,最近一段时间,个别AAA级主体的违约破坏了之前的有序性,其结果是提高了债券市场整体的融资成本和难度。“有序的违约有助于市场成长,无序的违约会令10余年积累的信用毁之一炬。只有违约的有序性得到维护,才有利于强化市场纪律,让中国债市更健康地发展。”

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周四公告称,近日,协会关注到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继2020年10月20日发行“20永煤MTN006”后迅速发生实质性违约;协会将对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在业务开展过程中是否有效揭示风险并充分披露、是否严格履行相关职责启动自律调查。

北京一机构人士则认为,近期违约的示范效应很强,其中隐含的风向也令人很担忧,“永煤吓人,还有紫光,都是大坑,希望会逐渐和缓吧,一下子肯定很难,不知道该买啥了,说实话真的很难受。”

永煤控股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豫能化)是河南最大国企之一,“20永煤SCP003”违约后,中诚信国际已将两家公司主体信用评级从AAA瞬间降至BB。而由于豫能化多笔债券均设置了交叉违约保护条款,永煤违约将触发条款,导致豫能化逾100亿元债券提前到期。

上海证券报报导称,因债券违约引发信用债市场动荡的永城煤电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周五将召开债权人会议,讨论永煤集团债券违约造成的各种后果,以及银行对本次违约事件的态度等。

永煤违约重创信用债市场,煤炭企业首当其冲,平煤股份601666.SS发行的剩余期限近2.5年的13平煤债周四继续大跌近10%,近两日已累计重挫逾20%。而煤炭企业发债难度陡增,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以及阳泉煤业集团先后取消债券发行。

德国豪华汽车制造商宝马集团BMWG.DE的中国合资伙伴--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10月首次曝出债券违约,未能偿还10月23日到期的10亿元私募公司债“17华汽05”。随后经努力筹集资金,华晨集团在11月5日支付了该期债的利息。

而面对信用债市场的不利局面,已有发行人展开自救。苏宁易购002024.SZ周四晚间公告称,为增强投资者信心,维护公司债券价格稳定,促进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将以10亿元人民币购回已发行的公司债。而此前受近期信用债市场风险急剧上升影响,苏宁易购公司债二级价格大跌。

**逃废债忧虑**

此次华晨、永煤违约事件之所以对市场冲击巨大,无疑是其中可能存在的“逃废债”倾向,若对此担忧不能有效化解,信用债市场的悲观情绪难以逆转。

北京一券商交易员称,自从民企去年起债券融资能力大幅弱化后,市场对于国企债的认同更为坚定,但经过此次“震撼”教育后,失望甚至是恐惧心态已开始弥漫。

北京一基金公司投资经理表示,“要是(国企都)主动违约的话,中国债市最大的信仰就完了。我觉得只要持续下去,(基金以及资管产品等)会出现赎回潮吧。赎回潮出来,再叠加资金紧,这不就是债灾吗。”

李凯则谈到,靠市场自身恢复信心的难度很大,冀望监管后续会有所动作。

而对于逃废债的忧虑也已经蔓延到部分省份的城投债。近日一则消息在市场中流传,其中提到辽宁省和云南省现任领导中曾有在青海省任职,而青海省投资集团此前曾出现美元债违约。

上海一银行交易员,“信用债风声鹤唳,今天云南城投也打八折了,和昨天青海领导那张名单有关吧。(普通)国企是肯定不敢看了,现在就央企+城投了。(要是)城投也不信了,那信仰就全没了。”

受此消息影响,周四云南城投债也加入大跌行列,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发行的8.6亿元公司债19云投01大跌逾12%。

而紫光亦是近期市场关注焦点,虽然偿付了10月底到期的私募债17紫光PPN004,但永续债15紫光PPN006未行使赎回权,已经打上了违约“高危”的标签。而11月15日又将有一期私募债--13亿元的17紫光PPN005到期,能否如期兑付仍难料。

紫光集团发行的三只公司债18紫光04、19紫光01和19紫光02周四再次迎来暴跌,被上交所两次临时停牌,跌幅均超过30%;紫光集团母公司清华控股的存续期债券16清控02同样遭受日内两次临停的命运,债券价格也一度暴跌逾30%。

上海另一券商交易员称,“去年方正违约的时候,市场就担心紫光,这是很自然的,当时虽然没事,但该来的可能迟早还是要来的。”

紫光集团出身中国知名高校--清华大学,为大型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旗下有上市公司紫光股份000938.SZ

中国另一知名校企、出身于北京大学的北大方正集团,此前亦深陷债务危机。本月稍早本地媒体报导称,北大方正集团自4月启动招募战略投资者后,目前已经进入最终遴选阶段。珠海华发及平安集团联合体,和泰康人寿及武汉市政府联合体进入最后一轮。(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