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4, 2018 / 6:18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国赤字率要不要破3%惹争议 财税与金融领域专家各说各话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4年8月,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的一处交通信号灯。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北京11月14日 -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赤字率还要不要锁定在3%的安全线以内?财税和金融等领域专家的分歧显然相当大,各自给出的理由亦相当充分,凸显中国在财政、货币政策的制订上面临的两难选择。

专注财政领域的专家认为,中国的赤字率不应突破3%的安全线,这无论是从防范金融财政风险、抑或引导市场预期都有重要意义。尤其是中国在继续减税降费的同时,还要扩大公共财政服务,财政压力已经很大,通过扩大赤字率的方法体现积极财政政策无疑于饮鸩止渴,为后续中国经济埋下隐患。

“高质量发展阶段所出现的矛盾和问题的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所导致的经济循环不畅,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变化,...而这些并不是靠扩大赤字就能解决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在财经年会上称。

今年7月中国央行官员一篇痛批积极财政政策不积极的文章引发市场轩然大波,其后明显为中国财政部代言、署名青尺的发文“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对央行官员的质询进行了回应。此次的赤字率之争更像是对积极财政政策落点到底应该在哪的后续解读。

高培勇认为,对赤字的考量,在经济高速度增长阶段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我是搞财政的,我深知,搞财政的人特别在意财政收支不平衡所带来的影响。但那时我们有这样一个理念,为了经济能够稳定,可以不计赤字的成本,为了经济能够更长远的平衡和稳定的发展,财政也可以打破收支不平衡的这样一种戒律,但这是以往的理念。”

而现在最大的不同点在于防范风险问题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因此,对于赤字的水平必须高度警惕,起码在当下的中国,要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锁定在3%以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对于控制财政及金融风险很有必要,而且它也是老百姓心目当中的一本账,是直接影响社会预期的一本账。

“在三大攻坚战当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防范发生重大风险。我们不能不在赤字问题上高度戒备,有所讲究。”高培勇对此不无担忧。

他分析称,现在谈论的减税降费的目标,虽然不排除有扩需求的必要,但更重要的是给企业和实体经济降成本。如果减税降费的支撑点是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它就会和降成本的目标相冲突。

其一,一手减税降费,一手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对资源配置的格局不会发生重大挑战;其二,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为支撑的减税降费会带来更大的支出,因此现在谈论减税降费,一定要和政府支出的削减联系起来,否则也是大水漫灌。

中国2017年安排的赤字率为3%,2018年预算安排则削减至2.6%。财政部周二公布数据显示,受税收收入下滑拖累,中国10月财政收入同比呈现负增长,为年内首见,表明减税效应正加速显现。与此同时,当月财政支出增速亦有所放缓,但仍是年内较高水平,累计前10个月已经完成年初预算支出的83.6%。

**赤字率突破3%的理由也很充分**

相较专注财政领域专家的谨慎,更多专注金融和宏观经济领域的专家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纷纷建议在为企业减税降费、降低债务率的同时,应该通过提高中央政府的债务,缓释企业和居民的债务压力。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就以目前中国生产和消费领域面临的困境详释了扩大赤字的必要性,“目前是生产和消费都存在有效需求不足,生产领域企业债务负担沉重,消费领域因消费升级以及受制于居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影响,消费需求也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政策的引导,在收入分配方面需要政府做出更多的利益让渡。在继续减税降费的同时,可以通过扩大赤字弥补公共服务方面的不足;同时要加快改革步伐,尤其是提高财政支出效率。

中国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初见成效,10月工业超预期,投资增速在基建投资回暖带动下亦小幅回升;消费受假期等因素影响意外放缓至半年低位,但累计增速仍属平稳。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随着基建领域“补短板”持续发力,投资将继续托底稳增长;但增长后劲不足、经济仍在寻底过程中,中长期还是要依靠减税降费和进一步加大改革。

“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金融部门正在去杠杆,货币政策实际上是稳健中性的。在这种背景下,财政政策应该是积极的;然而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财政收入以较高的速度增长,今年预算安排的赤字率是2.6%,与去年3%的水平相比是紧缩的。”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此前曾痛批积极财政政策不积极。

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也在周二的财经年会上指出,单纯从抵押品不足的问题看,一定要提高中央财政赤字,从3%提高到4%,每年可新增8,000亿元国债,加上国开行的发债,才能在中长期实现抵押品的供需平衡,满足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政策工具的抵押品需求,以提高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而在上周举行的中国金融40人论坛季度宏观政策报告会上,参会专家亦提到,面对地方政府捉襟见肘的财政收支窘况以及沉重债务压力,更需要中央政府的担当,包括承担更多公益类基建项目的资金安排,并建议适度扩大赤字率。(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