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中国传统不良资产处置如火中取栗 沙里淘金考验从业者
November 23, 2017 / 3:46 AM / in 18 days

焦点:中国传统不良资产处置如火中取栗 沙里淘金考验从业者

作者 李铮

2017年7月17日,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街景。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11月23日 - 中国传统不良资产包价格整体处于阶段性高位,能否继续买买买值得业内思量。“买包”还是“赚钱”这两个看似异曲同工的目标,如今对于参与不良资产处置的各类投资者而言,似乎走向了两个相反的极端。

中国监管层过去两年多来推出的政策组合拳倒逼银行加速暴露不良,支撑不良资产(NPL)定价的常规性要素--房地产价格的暴涨也直接推动了资产包价格走高。然而,当楼市政策风向已经转变,而宏观经济走势仍存不确定性,是火中取栗,还是“等一等忍一忍”,着实令不少投资者尤其是募集到另类投资基金的机构焦虑;一些投资者开始在单项债权和困境企业重整中挖掘机会。

“这是一个比较容易犯错误的阶段...目前呈现的市场机会,通过理性甄别,好的机会特别少。耐得住这样一份理性和寂寞,挺煎熬的。”一家外资基金负责人对路透称。

他并表示,机构的策略会兼顾到投资人怎么来看当前的市场,在做错选择和错失机会之间,他们可能会宁愿选择后一种。因为错失了机会没问题,只是没有抓到机会,但是做错了选择,去修复做错的成本会非常之高。

诚然,各类投资者参与市场的时间、资金成本和初衷都不一样,部分机构是从盈利的角度去参与,部分机构则优先考虑市场份额和政治因素等等,因此定价系统有差别。当市场讨论谁在吹大不良资产包价格泡沫,资金蜂拥而至和部分资产管理公司(AMC)不计成本买包可以说都是表象。

客观上来说,驱动因素之一一定是抵押物价格的暴涨;且不同于上一轮处置盛宴,抵押物的定价框架也发生了变化,传统的抵押物只包括有形资产,但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进步,当前投资者对资产的追偿还会关注是否有可用于偿债的股权和债权等,所以,处置能力决定了他们是否愿意接受更高的价格去交易。

不过,当房地产价格开始受到抑制,收购的资产变现就有难度,鲜有确定性回报令不少投资者开始审慎。一家AMC高管就向路透谈到,大家也在对赌,政府不可能放弃房地产,但目前看政府对房地产价格整体控制的决心非常大,这一定程度上决定资产包未来价格走势。

“火中取栗的事情也总是有人去做,就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他说。

据权威人士透露,银监会早前再次约谈四大AMC,要求继续回归不良收购处置主业。前述AMC高管预计,资产包价格在明年年中会出现分水岭,一方面,2015年一大批私募另类资产投资基金在明年年中需要兑付,另一方面,大量中小房企的开发债也会在明年年中到期,部分企业会出现流动性困难,这些原因都将导致资产包价格出现波动。

值得一提的是,银行处理资产包严监管下,银行此前出表藏匿的各类平台包也开始纷纷“出货”。

银监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连续三季度维持在该水平,显示不良贷款上升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的迹象,但压力犹存。具体看,截至三季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继续上升至16,704亿元人民币,但关注类贷款占比连续下降至3.56%,环比降低0.08个百分点。

    **沙里淘金,寻找结构性机会**

    基于未来价格走势不明朗,但募集到的资金又有时间成本以及基金投资人的压力,机构完全按兵不动并不现实。近期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谈到,开始更加关注区域的结构性机会以及单项债权和企业债务重组等。

    博思恩资本创始合伙人冯剑云谈到,目前NPL市场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资产包价格已经很高,但像一些中部城市以及西南地区等城市竞争不是特别激烈,仍有机会能买到一些价格相对合理的资产包;同时,部分农商行等小型银行打包出来的资产包,因信息不对称和处置的非标性价格也有相对合理的空间;以及一些新手投资者买了资产包却没有处置能力而形成的二次三次不良,或是某些私营不良资产基金的资金募集不顺利或者资金时间短导致基金到期带来的流动性打折转让机会,这些都是结构性机会。

    前述外资机构基金负责人也表示,目前的策略是不去做单笔规模很大的交易,而是选择做一些交易规模相对小的项目,它是基金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即使现在做得没有那么好,不是最佳的表现,对整个基金的影响也没那么大。

    在这个一定程度上已经泡沫化的NPL市场里,一旦价格出现大波动,配资进场的投资者会感受到压力,非理性和非专业的投资者将被淘汰出局,这是必然;并且试图从传统NPL市场轻易获取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

    前述AMC高管表示,现在单项债权的机会比资产包多很多,今年开始更多聚焦在单项债权和困境企业债务或破产重组。

    吉艾科技(300309.SZ)副总裁郭明杰也对路透表示,银行资产包质量无所谓好与坏,只是价格的问题,但当前整个价格已经虚高,很多地方银行出现全额包,乃至本金和利息都不打折,这是行业的怪相;关注NPL市场的同时,公司也已开始更多选择做单项资产重整,这就要求更强大的资金实力和团队能力及其对行业的理解。(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