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热点聚焦:中国无人机巨头大疆受到中美关系打击 北美员工大量离职

路透深圳3月8日 -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无人机巨头--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在美国取得巨大成功,几乎将所有竞争对手赶出了市场。

资料图片:2017年1月,拉斯维加斯CES展会上大疆的公司标识。REUTERS/Rick Wilking

然而,对超过20名现任和前任员工的采访显示,最近几周和几个月来,大疆的北美业务受到内部摩擦的打击,有大量员工被裁和离职。

其中四人说,在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施加限制之际,主要管理人员流失--其中一些已经加入了竞争对手,令大疆雪上加霜,并使其一度遥遥领先的主导地位可能遭到削弱。这四人中包括两名任职至2020年末的高级管理人员。

据三名前员工和一名现任员工说,大疆在北美地区的200多名员工中,去年约有三分之一从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室被解雇或辞职。

四人说,今年2月,大疆的美国研发业务负责人离职,该公司并解雇了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主要美国研究中心剩余的研发人员,大约有10人。

大疆表示,它做出减少帕洛阿尔托的员工人数的艰难决定,反映公司“不断发展的需求”。

“我们感谢受影响员工的贡献,并维持我们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承诺,”大疆说,并称其北美营收增加强劲。

“尽管竞争对手散播误导性的说法,但我们的企业客户了解大疆产品提供可靠的数据安全。尽管有匿名人士散播流言蜚语,大疆仍致力于服务北美市场。”

大疆没有就现有和前员工说到的其他美国员工离职置评,不过去年它对路透表示,它的全球架构变得“难以管理”。

大疆自2006年创立以来,已成为中国创新的符号。跟华为和字节跳动一样,大疆是受到中美贸易和外交对峙影响的数十家公司之一。

内部员工消息人士和竞争对手表示,大疆的品牌影响力、技术能力、制造力量和销售队伍意味着,它不会很快失去在美国和全球非军用无人机市场的王者地位。

据三名前高管和两名竞争对手透露,美国商务部12月将大疆加入“实体清单”、以及大疆加州研发业务的关闭,可能影响了满足美国客户需求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的拉黑禁止大疆购买或使用美国的科技或零部件。

就在同一个月,大疆驻美国的公共安全主管Romeo Durscher离职。他在建立大疆向美国非军方政府部门和机构提供无人机技术的业务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Durscher担任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项目经理,是无人机业界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现在为大疆的竞争对手--瑞士的Auterion工作。

他说,离开大疆是因为对裁员以及大疆美国团队与中国总部之间的内斗感到心寒。他并称,美国业务的重组使得应对中美紧张关系的影响以及赢得政府业务更加困难。

“要离开一家远远领先于其它所有人的业内领军企业,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2014年加入大疆的Durscher表示,“但这些内斗让企业偏离了真正的目标,2020年情况变得愈发严重...我们流失了大量人才,这很不幸。”

**美国审查担忧**

大疆并不公布销售数据。美国国防部估计,去年美国的非军用无人机市场价值42亿美元。咨询公司DroneAnalyst表示,大疆占有北美近90%的消费者市场和超过70%的工业市场。

DroneAnalyst研究主管David Benowitz表示,12月大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清单,禁止其购买美国零部件,可能会影响到该公司的移动应用程序、网络服务器以及一些电池和成像产品。Benowitz曾是大疆企业团队的重要成员,去年夏天离职。

大疆去年12月表示,禁令不会影响美国消费者购买和使用其产品的能力。

Benowitz称,美中关系持续紧张,加上华盛顿扶持大疆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导致该公司在北美市场的份额下降。他补充称,尽管美国联邦政府在大疆的业务中所占比例相对较小,但限制措施可能产生“寒蝉效应”,因为其他买家担心未来美国会出台更严厉的措施。

但他补充说,大疆的竞争对手相对而言微不足道,尽管政策支持和对中国无人机的安全担忧在去年推动这些公司实现增长。大疆的竞争对手包括法国的Parrot和总部位于加州的Skydio。(完)

编译 张涛/白云/李春喜/王兴亚;审校 张明钧/李爽/陈宗琦/刘秀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