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 2020 / 1:33 AM / 10 days ago

《鼠年展望》降融资成本成中国央行重任 通胀隐忧难掣肘政策宽松步伐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3年6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月9日 - 2020开年伊始中国央行即送出降准“大礼包”,鉴于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市场对今年宽松的货币环境心生更多期待。而如何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兼顾打通资金流入实体的“最后一公里”,无疑是2020年货币政策的重要目标。

分析人士认为,为切实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中国央行今年仍将维持中性偏宽松的政策基调,包括继续降准及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政策利率“降息”,政策工具箱中多种武器仍可相机而动;至于猪价推升的高通胀,由于不具有持续性,料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市场对今年全球经济展望较为乐观,预计主要央行宽松步伐会暂停。而中国去年未跟随降息,仅通过降准对流动性进行调整,在这种情况下,今年央行货币政策料会保持中性偏宽松,“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称。

他进一步指出,今年的货币政策主要包括两个目标:一是维持合理的流动性水平,二是着眼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预计央行今年将进一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全年预计在3-4次。

“外汇占款长期看处于下降态势,而MLF、PSL(抵押补充贷款)成本偏高,需要降准释放低成本、长期性的资金进行流动性对冲,”他称,“因此,未来的几次降准也会有多重属性,包括普遍性降准、置换性降准以及定向降准。”

此外,降准还能够起到配合财政政策实施的目的。章俊表示,市场普遍预计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将达3万亿元人民币,银行业承担着消化这部分地方债的重任,有必要为其提供充足的流动性。

这从今年首日央行即推出降准“大礼包”就可以看出。由于提前下达的1万亿的专项债要在1月启动发行,如果没有流动性支持,叠加春节因素,市场的流动性料会明显收缩。

而这也是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的变通。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银行风险偏好较低、惜贷情绪较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或不及预期;但如果采取“降准释放流动性-银行购买专项债-地方政府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途径来实现稳增长,可能会更为顺畅。

中国央行1月1日宣布,1月6日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体现了逆周期调节,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中国央行2018年曾四度降准;2019年则三次降准(含定向降准)。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等此前撰文称,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不代表货币政策立场变化,其主要目的在于提高流动性供给的普惠性,增强流动性的稳定性,降低融资成本以及流动性调节的操作成本;而从国际比较看,目前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较高,具有较大的调整空间,可操作性较强。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亦撰文指出,当前中国存款准备金率仍处于较高水平,而2020年财政政策稳增长的发力点为专项债,规模较大,货币政策需要通过降准来保障流动性充裕,从而配合财政政策的实施,预计年内仍有1-2次降准空间。

路透所作的2020年第一期中国固定收益市场展望调查显示,在1月降准落地后,市场对未来三个月央行再次降准的预期强烈程度有增无减:在受访的85家机构中,有63家预计降准,占比提升至74%;最大预计下调幅度为1个百分点,最小为0.25个百分点。

**降低MLF利率,引导LPR下行**

分析人士认为,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着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是2020年重要政策方向。除了降准外,其核心仍要落到引导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行方面,预计今年央行将继续降低MLF利率,通胀需要兼顾但料不会形成阻碍。

“降低MLF利率的幅度和节奏要看国内外市场的形势,不宜降得过快,个人认为全年降20-25BP(基点)是比较合适的。”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称。

颜色也预计,2020年MLF利率将向下微调,央行可能每季度下调一次MLF利率,每次下降5个基点左右。

受以猪肉为首的畜肉类价格环比持续回落影响,中国2019年12月CPI同比涨幅持稳于4.5%,全年CPI涨幅也在3%的目标之内。展望2020年,1月受基数因素影响CPI可能突破5%创下峰值,但新涨价动力已经不强,而且随着生猪产能的恢复、猪肉价格的回落,预计之后CPI会逐渐回落,全年呈现前高后底态势。

“从CPI的绝对涨幅来说,可能会对货币政策带来一些影响,但从CPI未来的趋势和推动CPI的结构性因素来看,应该不会对货币政策带来明显的制约。”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称。

而对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调整,分析人士则认为,除非实体经济面临较大困难,经济下行压力显着提升,需要释放较强烈的宽松信号时,央行才会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

一国有大行人士表示,在经济形势无重大变化的情况下,监管层料不会动用存贷款基准利率这一工具,“毕竟费了很大的力气在淡化存贷款基准的作用,动一次就前功尽弃了。”

“如果今年只是着眼于完善利率形成机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我认为还是由LPR承担这项任务会比较合适。”章俊称。

中国央行去年8月推出LPR新机制以来已报价五次,其中一年期品种除10月和12月持稳外,其余三个月均下调,降幅分别为6bp、5bp和5bp;新增的五年期以上品种8月首次报在4.85%,随后两次均持稳,11月报价则下调5bp至4.80%,12月再次走稳。

**多措并举压降银行负债端成本**

改革完善后的LPR主要由MLF利率和报价行加点两部分组成,力推报价行“降加点”也将是引导LPR下行的重要方面。而加点部分则与银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相关,其中资金成本所占的比重较高,因此,压降银行综合负债成本将是今年政策的着力点。

王一峰指出,去年以来监管层已采取多种措施,包括暂停靠档计息的活期存款;约束高成本结构性存款;现金管理理财产品严格比照货基管理,放缓银行表内负债向高成本负债迁徙速度;以及近期对靠档计息类定期存款相关业务进行调整。

“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大原则可以概括为‘三方让利,三个一点’:银行让利,息差降一点;央行让利,政策放一点;储户让利,收益少一点。“他称。

至于今年还可能采取哪些措施,王一峰认为,可以在利率定价机制下,对长期大额存单的上浮比例、定期存款的上浮比例进行一定的限制等,“还有很多动作可以做,预计2020年控制银行负债成本是比较重点的工作。”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四季度例会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坚持用市场化改革办法促进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