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7, 2018 / 8:34 AM / 24 days ago

分析:贸易战不改中国经济运行轨迹 须提防成引爆内部矛盾导火索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6月27日 - 中国经济下半年会不会因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而改变平稳运行的轨迹?在多数专家看来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中国庞大内需是支撑经济平稳的重要力量,实现年初确定的增长目标应无碍。

但他们提醒,在经济下行压力犹存的大背景下,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会扰乱市场预期,尤其中国“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仍在进行,在防范化解风险的同时,中国更须提防贸易战成为引爆中国积累的深层次矛盾的“导火索”。

面对中国经济结构性失衡的痼疾解决药方则是加快改革,调结构扩内需的政策仍须加力,而政策核心应聚焦提高民生福祉。

“眼下中国需要注意防范的风险包括:政策的变化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金融严调控、严监管、债务严管理所带来的市场波动风险,以及注意防范外部世界美国干扰所带来的意外波动的风险。”中国泛海研究院院长邱晓华称。

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引发中国股市和汇市上周走势震荡,人民币兑美元大跌千点,沪综指.SSEC当周累计下跌4.37%,并一度创逾四个月最大单日跌幅,再现千股跌停行情。

这也让如何稳定市场预期成为专家们一致担忧的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位不具名的专家就提到,针对中美贸易战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他们正在进行专门的课题研究。

而一位不具名的官员亦提到,针对中美贸易摩擦,从今年初开始包括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等业务涉及相关部委都会定期碰头开会讨论并准备相关预案。这或许也能说明为何在今年的中美贸易摩擦应对中,美国的举措一出台中国都能很快见招拆招,中国的反击非常迅速。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5日宣布对5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高额关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自7月6日起开始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而在美国公布清单6小时后,中国就公布针对进口美国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340亿美元,亦将从7月6日起生效。

扩大内需方面,中国政策出台的频率亦相当密集。

**对下半年经济大局影响有限**

美国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进口1,298.9亿美元美国商品,美国进口了5,054.7亿美元中国商品;中国海关的数据则显示,中国进口了1,539亿美元美国商品,美国进口了4,298亿美元中国商品。

尽管从中美两国的贸易数据对比无法推断谁输谁赢,但贸易战一旦开启必无赢家却是不争的事实。

“贸易战不会有赢家,这事我们不方便评论,还是留给两国政府去处理吧。”一位不具名的官员私下就称,一旦开打结果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一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当前外部环境中最大不确定性是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最近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会太大,但对市场预期和供应链调整的影响较大。

他认为,美国最近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关税,从时限上看可能很难规避,多数机构测算此次加征关税对中国经济影响大概是0.1-0.2个点,他个人判断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会太大。

“但是它对市场预期和供应链调整的影响会比较大,这种市场预期从股市和债市,也会渐渐地有所反应。”王一鸣指出,5月外贸数据超预期,与企业抢跑提前出口有关,也预示着下半年的出口增速可能会有下降。

受益于平稳的内外需,中国5月进出口继续保持两位数同比增速,明显超出市场预期,贸易顺差则有所收窄。分析师多表示,在全球贸易摩擦升温之下,年内出口存较大不确定性,而进口受政策支持预计仍能保持较高增速,贸易顺差趋于收窄。

前中国外管局官员、现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也认为,应对贸易争端升级中国有诸多底牌和底气,其中庞大的国内市场和持续平稳的经济发展是应对外部纠纷的根基。

他指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讲,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面对中美经贸关系发展不确定的前景,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尤其要认真汲取当年日本的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谨防贸易战成引燃中国内部风险导火索**

虽然中美之间的贸易总量在绝对值上,相较中国GDP总量只是沧海一粟,但因中国经济存在结构性失衡,经济下行压力仍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需化解,尤其是集中在房地产、金融等领域,中国必须高度警惕可能爆发的贸易战成为引燃中国内部风险的“导火索”。

王一鸣表示,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速有望在6.7-6.8%,但下半年下行压力增大、不确定因素增多,首先要妥善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当前最主要的是要稳定预期,“坚持结构性改革、结构性去杠杆”的宏观政策基本取向不要轻易变,同时也要有底线思维,要做好各种预案,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院)长王东京在北京一个论坛上就提到,中国改革进入攻坚期,在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成就的同时,风险也相伴其中;尤其是处在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对风险的认识和研究就显得更为紧迫。

“风险既有来自外部的,也有来自内部的。来自外部的风险,表象是美国挑起贸易战,实则是美国在围堵中国经济的发展;来自内部的风险,当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地方债务风险;二是一些地方为官不为的风险。”他称。

一直致力于研究政策风险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指出,中国当前面临四大风险挑战:一是世界以美国为首的逆全球化倾向;二是经济风险,主要是新旧动能衔接不上的风险,眼前是防范金融风险;三是社会风险,表现在阶层固化风险、社会排斥和贫富差距拉大等,眼前是解决贫困问题;四是环境风险,主要指生态环境风险,眼前是污染防治的问题。

他认为,应对风险挑战的基本方法是进行风险隔离,包括抑制个体风险的外部化,实现风险内部化;防止各领域公共风险相互转化;从债权债务关系着手,遏制经济风险传播;从社会个体行为关系入手,遏制社会风险传播;以及加快改革“风险大锅饭”体制。

一份来自中国某智库的研究报告指出,今年以来,一方面,中国金融去杠杆取得初步成效,一些领域的风险得到控制;另一方面,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亦相继发生,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现高度不确定性。

该报告也提醒中国要防止防止金融恐慌发生和蔓延,“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在今后几年里,防止金融恐慌发生和蔓延,应当成为我国金融管理部门乃至宏观调控部门最重要的任务。”(完)

(北京中文部宿泱韫、李文科和许菁对本文均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