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 2019 / 12:11 AM / 15 days ago

焦点:从促进消费更新到提振基建投资 中国猛打稳增长政策牌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9年3月4日,中国北京,中央商务区街景。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6月11日 - 从上周的推动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的实施方案,到昨日国务院发文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都表明在外部不确定性升高之际,内需的压舱石作用益发重要。

在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导致出口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进口不振凸显内需低迷,PMI就业指数持续在萎缩区域徘徊之际,中国逆周期调节持续加码,政府着力于通过促进消费和拉动基建投资来稳住总需求,进而稳住经济、稳住就业。

2019年初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而日前国务院成立就业工作领导小组以及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召开稳就业工作部门座谈会,均指向政府对就业的重视明显升温。

“一季度经济短暂的回暖现在看来基础比较脆弱,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之后,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出现恶化,这种外部环境的变化对经济增长、对就业的冲击都是比较明显的,因为贸易战打的就是出口,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今年下半年稳增长稳就业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称。

他指出,现在有机构预测如果25%的关税全部执行,对就业的冲击至少是500-600万的量级,如果进一步升级,对就业的影响会更大;政府已经出台的措施都是在打提前量,为下一步更为严峻的形势、为贸易摩擦可能的进一步升级做对冲,还是逆周期调节。

“先把弹药准备充足了,避免市场的崩溃和信心的丧失。特别是现在市场信心不足、投资上不来的话,只能是政府硬着头皮往上冲。”王军称,“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包括下一阶段如果经济下行的比较厉害,尤其是倘若美国未来降息的话,中国也不排除会跟进降准降息,这些下半年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他也指出,现在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都缺钱,核心就是缺资本金,如今把债务性资金拿来做资本金,只可能是权宜之计,不可能作为长期的办法,否则会扭曲资金的关系;切忌用力过猛,上行下效,中央偏一度,到了地方就偏了十度。而更深层次、更决定性的还是要推动改革、推动开放,不能搞封闭。

在外部面临高度不确定性之际,着力扩大内需成为中国稳经济的着力点。就在上周,国家发改委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表示要综合应用各类政策工具,积极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方案明确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与此同时,为了增加有效投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昨日下发通知称,允许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积极鼓励金融机构提供配套融资支持,鼓励专项债券发行时采取本金分期偿还方式。

“专项债这个政策有点儿出人意料,说明地方政府资金的确捉襟见肘,靠传统的渠道为基建融资比较困难,所以现在想把专项债作为资本金来撬动银行融资,”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明评价称。

至于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影响有多大,他认为,关键要看铺开的摊子有多大,目前来看还算是比较可控,需要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全面推广的确一定程度上可以激发基建投资,但也会形成很大的问题,因为基础设施投资的收益率比较低,相当于又让银行资金向基建倾斜,中长期的风险确实也是很高的。

**稳就业必要性上升**

中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4%略超预期,一度让市场欢欣鼓舞。但4月工业、投资和消费数据全面逊于预期,叠加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风云突变,又让投资者陷入深深的担忧。5月官方制造业PMI再度跌破荣枯线,5月进口同比创近三年最大降幅,“实打实地”表明国内需求低迷、制造业扩张乏力。

与此同时,尽管目前从三个主要就业指标来看,都在年初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年度目标之内,但从制造业PMI就业指数传递出的信息来看,就业压力有增无减。5月官方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降至47,创下2009年3月以来的新低;官方非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也已连续九个月处在50下方的萎缩区域。

“自5月初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增加关税开始,就业水平就随着企业经营预期的降低而下滑。如果盈利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得不到好转,叠加贸易环境进一步变化使出口承压,企业未来在用工层面将更为谨慎,”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称,“PMI就业指数的下滑将逐步向失业率指标传导,作为就业端硬性指标的失业率数据势必会受到拖累。”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孟祥娟等在研究报告也指出,用百度指数对“招聘”、“招工”、“找工作”三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后发现,从2019年以来,这三个关键词的搜索指数均有大幅上升。其中以“找工作”上升最为明显,指数热度从往年不足5万最高上升到31万。“招聘”、“招工”也有不同幅度的上升。

他们指出,尽管用关键词的百度指数作为失业率的参考仍然有许多难以解释的现象,但该指数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就业自2018年10月份开始出现问题,2019年可能要比往年更加严峻,为了保证整体经济稳定,短期内仍然会维持宽信用的融资环境,稳基建兜底经济的逻辑仍在.

日前国务院宣布成立就业工作领导小组,进一步加强对就业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国家发改委就业司也召开稳就业工作部门座谈会,围绕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就业形势、存在问题等进行深入交流,并提出了下一步稳就业工作的意见建议。

国务院办公厅5月也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目标在2019-2021年,三年共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500万人次以上;到2021年底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达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30%以上。如此大规模的全民性职业技能提升培训行动可谓前所未有。

**基建投资可能温和回升**

中国去年三季度开始的基建补短板效果并不显着,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仅出现微弱反弹,今年1-4月同比增长只有4.4%。资金问题是制约基建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尽管专项债新规的信号和实质意义均大,但整体仍维持了不重新鼓励地方政府肆意加杠杆的政策底线,表明政策定力犹存,分析人士预计基建投资增速未来只会温和反弹,难以再现以往动辄20%左右的天量增速。

据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估算,从数据拉动上看,单靠专项债基建部分可以用作资本金这一项政策调整,虽能明显上修基建增速的预期同比数据(从6-8%的一致预期或修正到9%-13%),但并不能带来基建投资类似历史上动辄20%左右体量的反弹,更多的是保证优质重大项目的顺利实施同时对基建投资形成一定稳定运行的支撑。

“整体维持了一个不重新鼓励地方政府肆意加杠杆的政策底线,定力仍存,隐形债务终身追责的高压线仍在。”她表示。

专项债新规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主要是国家重点支持的铁路、国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进国家重大战略的地方高速公路、供电、供气项目,而且严禁项目单位以任何方式新增隐性债务,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坚决不走无序举债搞建设之路。

“虽然发改委通知也有很多的限制条件,但往往就是在地方执行过程中,经常会有变形走样,突破原本好的设想;切忌用力过猛,上行下效,中央偏一度,到了地方就偏了十度。”中原银行的王军也称。

广发证券资深宏观分析师周君芝指出,专项债、公共财政支出等“正门”融资渠道进一步打开,投资增速恢复缓慢问题将有所改善,预计投资修复速度将较一季度有所加快;但官方“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的态度明确,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对政策来说亦是目标之一,基建投资料难以回到两位数高增长。

“我们维持全年基建投资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大致相当的判断,即8%左右...和直接影响相比,稳增长和逆周期政策升温的信号意义更大。”周君芝说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三调降中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至6.2%,指因贸易摩擦相关的不确定性升高。而仅仅两个月之前,IMF才将中国经济增长预估从6.2%上调至6.3%,部分是因那时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光明。IMF上周还将中国2020年的增长率预估从6.1%下调至6%。(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