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7, 2019 / 5:11 AM / 20 days ago

分析:中国多管齐下稳就业 就业扶持政策或占主导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8年2月,石家庄,求职者参加在解放广场举行的招聘会。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8月27日 - 中国7月城镇新增就业和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出现分化,当月新增城镇就业130万人处于正常水准,但调查失业率却攀升至5.3%,逼近5.5%的年度红线。分析人士认为调查失业率上升主因大学生毕业季的季节性因素,长期来看经济虽有下行压力,但失速风险不高,就业形势预计能保持相对稳定。

他们认为,在经济增速换挡、贸易摩擦升级的冲击下,中国就业持续面临压力是必然的,但因为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部分行业就业减少是正常的也是必须接受的。未来“稳就业”需要更好鼓励服务业、支持民营和中小企业发展,鼓励创新创业等就业扶持政策或占主导。

“7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上升主要还是反映大学生毕业季的季节性因素,长期就业形势相对稳定,一方面是经济增速下行带来就业压力上升,另一方面是经济结构变化带来吸收就业的能力上升,还有劳动力人口在下降,”国金证券宏观分析师段小乐称。

他认为,未来稳就业仍需要更好的支持优质民营企业的发展,更好的支持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而且7月官方制造业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出现上升,背后反映的就是政策转向边际宽松之后,中小企业经营状况确实有一定改善,从而在就业吸收上有一定反映。

“宏观政策依然会保持一定定力,原因有三:一是失业率上升可能只是季节性,二是经济结构调整需要引导就业更多进入第三产业,三是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部分行业就业减少是正常的也是必须接受的,”段小乐表示。

中国今年1-7月城镇新增就业867万人,完成全年计划的79%;但7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3%,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双双较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而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的“红线”是今年要维持“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8月19日召开部分省份稳就业工作座谈会,7月调查失业率上升“必须高度重视”,要夯实稳就业的基础。具体而言,要加大稳企稳岗力度,尤其要支持劳动密集型企业和暂时困难企业渡过难关;确保减税降费政策不打折扣落地见效,加大优化营商环境力度;发挥新产业新业态促进拓展新就业岗位的作用;精心组织开展职业培训;突出抓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

“短期来看,结构性失业背景下,传统总量调控政策或并非优选,就业扶持政策或是主导。”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赵伟日前在研究报告中称。

他认为在高杠杆背景下,“走老路”稳增长的意愿和空间也不强;结合近期政策来看,支持就业扶贫、鼓励创新创业等就业扶持政策或将起到重要作用。

对于7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上升,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此前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也解释称,是受到毕业生集中进入就业市场的影响,今年毕业生总数达到830万左右,而且每年都是在上行,今年这方面的压力显得尤其大;而就业主体人群也就是25-59岁的人口调查失业率是4.6%,与上个月持平,说明就业大盘是稳定的。

中国国家统计局去年开始正式逐月发布城镇调查失业率,今年以来受内外需低迷导致 失业率中枢明显上移,不过单月城镇新增就业数据依然相对稳定。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方面表明服务业吸纳人口增多,另一方面也和中国逐渐迈入老龄化社会,劳动年龄人口逐年减少有关系。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年度统计公报,在过去五年,中国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已经从2013年末的91,954万人下降至2018年末的89,729万人,连续五年累计减少2,225万人,在全国总人口中的占比则从67.6%下降至64.3%;与此同时,65周岁及以上年龄人口则从13,161万人增加至16,658万人,占比也从9.7%上升至11.9%。

“预计失业率5.5%左右仍将是今年重要的政策底线,后续相关政策将继续发力托底就业形势。我们预计随着7月季节性因素消退,后续失业率可能环比下行,全年实现5.5%目标难度不大,”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称。

**就业结构性特征明显**

就业一般是经济的滞后反映,因此就业情况进一步承压的主要原因还是经济需求偏弱。而中国每年需要在城镇就业的新成长劳动力有1,500万人左右,还要考虑300万农业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在经济增速换挡之际,稳就业压力可想而知。

保障就业市场平稳,则是中国宏观政策调控的重要“底线”。2017年3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期间就曾表示,“只要就业好,GDP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可接受”,这也是中国政府近年来一贯的态度。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直白地讲,“只要就业稳、收入增,我们就更有底气。”

“当前就业结构性特征明显,第二产业就业压力上升,但第三产业就业依然相对较好;传统周期性行业就业压力上升,但新经济部门就业形势较好。”段小乐表示。

赵伟也称,与过往不同,当前就业压力更多是“结构性”而非全局性,在电气电子等出口链制造业领域最为显着。当前,就业压力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以电气机械、计算机电子等出口依赖度较高行业、对居民消费敏感的汽车制造业为主,与外需走弱、内生动能低迷关联较大。相较而言,建筑业和服务业的就业相对较好。

“未来一段时间,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就业市场或将继续承压,”赵伟称。

他表示,中长期来看,服务业就业吸纳能力较强,“调结构”政策助力产业加速转型,才是保障就业平稳的长久之计。相较发达经济体来看,中国服务业对GDP占比(52%)和吸纳就业占比(48%),仍存较大提大空间。

中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7月小幅提升至0.3个百分点至49.7,其中,从业人员指数环比上行0.2个点至47.1,为今年3月以来首次环比提升,但从绝对值看仍处于历史偏低位置,表明当前就业压力仍存。

中国经济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在今年3月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目标2019年GDP同比增长6-6.5%,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

最近数月中国官方关于稳就业的重大消息一览:

--8月19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部分省份稳就业工作座谈会称,7月调查失业率上升“必须高度重视”,要夯实稳就业的基础。

--8月3日 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成立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小组将统筹协调全国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

--5月24日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目标在2019-2021年,三年共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500万人次以上;到2021年底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达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30%以上。如此大规模的全民性职业技能提升培训行动可谓前所未有。

--5月23日 国家发改委就业司称近日召开稳就业工作部门座谈会,围绕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就业形势、存在问题等进行深入交流,并提出了下一步稳就业工作的意见建议。

--5月14日 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成立就业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统筹协调全国就业工作,研究解决就业工作重大问题。

--5月13日 李克强对全国就业创业工作暨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作出重要批示称,要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更好发挥企业这一稳就业主体的作用,把减税降费、援企稳岗等各项措施扎紮实实落到位,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良性循环。

会议强调,要加大对企业的稳岗支持力度,实施好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大力促进创业创新带动就业,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要认真做好农民工就业创业工作,劳务输入省份要尽可能把失业人员留在当地,防止出现大规模返乡潮;劳务输出省份要多渠道帮助返乡农民工在县城和乡村创业,带动更多农村劳动力在家门口实现就业。 (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