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7, 2019 / 1:01 AM / 24 days ago

分析:贸易战再升级及全球降息潮 又到考验中国保持宏调战略定力关键时刻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北京,中央商务区天际线及其在水面的倒影。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8月26日 - 或许是在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有了大水漫灌的前车之鉴,眼下面对贸易战升级及全球降息潮的来临,又到了考验中国保持宏观调控战略定力的敏感时刻。只是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时,寓改革于调控或许不应只专注于经济领域。

面对7月疲弱的宏观经济数据,中美贸易战愈烧愈旺,地缘政治及外部经济大环境偏紧,内忧多困的多重挤压下国内不乏呼吁出台稳增长、希望积极财政加力货币政策放水的呼声。

但从7月底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定调下半年政策及近期政策选择上,在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的框架下,更侧重用改革的方式确保微观实体经济的“活”,并用更大的开放应对内外需的疲弱,无疑也是对决策者的应变能力和调控智慧提出更高要求。

“未来两年,中国经济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局势,基本就处在一个突围的状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在此前一次演讲中就称,“中国要突围的主要是两个力量,一个是全球格局正发生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正当其中,被围住了;另一个力量是自己多年的高速增长带来的国内经济的一些变化,这也把我们围住了。”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前不久召开的上海企投会年中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自己“焦虑得睡不着”--中国正处于历史性的拐点,风险与机会同在,走对还是走错,关乎国运,也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上周五,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出现新的升级。在北京宣布对75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新一轮关税行动给予回击,将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再上调5%,并向美国企业施压,要求它们撤出中国,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即中美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将把全球经济拖入衰退。

**降息潮下,中国何去何从?**

为提振经济,过去一个月,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已有多达十个国家的央行相继调低利率政策。欧洲央行决策者在7月会议上表示,可能需要采取多项措施来提振欧元区经济,这些措施包括降息、购买资产、调整利率指引,以及通过部分缓解欧洲央行负利率的影响从而支持银行。

中国则在8月20日实施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机制改革的首次报价,均较现行同期限的贷款基准利率下降,亦被市场视为相当于实现一次非对称降息。

对于中国是否跟随降息潮,上周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的表态或许值得玩味。“利率市场化改革不能替代货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它政策。短期主要是改革,改革以后看情况,降准降息都有空间,降不降主要看经济增长和CPI,根据这两个形势的变化来考虑。同时此次LPR机制改革亦不会导致房贷利率下降。”

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的CF40青年论坛会员张涛就撰文称,单就金融数据表现而言,宏观诉求算是基本实现:融资基本达标(与GDP名义增速匹配)、货币环境也未过度宽松(央行和商行均未出现超强力度的扩表),加之市场出清的持续推进(包商被托管、锦州被重组和恒丰银行补充资本)。

但与金融数据相背,7月份多项经济数据均走低,显示仅以目前金融的力度,还不足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而若想让经济快速企稳回升,就还需要“额外”的政策干预,那么8月份的汇动和LPR新机制应该就属于情理之中的“额外”,不过这个“额外”是典型的“寓改革于调控”。

中国7月宏观数据全线低迷,工业增速创近17年半新低。数据发布后分析师们认为,当前中国经济仍然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供需双缩致经济放缓压力上升,叠加外部面临的不确定性,现有政策组合尚不足以对冲,仍需要逆周期政策的调节与发力来托底经济。

去年底就呼吁“当务之急应让经济增长速度稳定在一个可持续的水平上”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近期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增速恢复,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是增速下行趋势没有稳定下来。并称各种迹象显示:如果不采取政策措施的话,今年下半年的经济情况可能更严峻,并建议提高财政赤字率。

上周五结束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此前曾有媒体称中国可能会将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列入议事日程,但从会后的公告看并无相关内容。

**加快改革开放,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但曾经支撑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低成本尤其是廉价劳动力优势已日式渐微,经济结构的失衡加剧了实体经济产能过剩与金融领域脱实向虚。当体制与机制滞后的矛盾并存,传统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受阻时,意味着宽松政策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管清友就在其演讲中提到,2008年第一轮宽松,两个季度见效,GDP从6.4%反弹到12.2%,反弹5.8个百分点,持续4个季度;2011年第二轮宽松,5个季度见效,GDP从7.5%反弹到8.1%,反弹0.6个百分点,持续2个季度;2014年上一轮宽松,8个季度才见效,GDP只从6.7%反弹到6.9%,反弹0.2个百分点,持续2个季度。

“由于主观和客观原因,我们不可能再搞09年、12年和14年的全面宽松。既不会也不可以。主观上是不会,过去十年我们已经有过3次宽松,风险越积累越多,问题越积累越大。”管清友称。

中国绝不搞大水漫灌的强刺激也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反复强调的一句话。致力于补短板,扩大内需,加快改革开放,以不变应万变,保持战略定力显然是中国当下最务实的选择。

而聚焦简政放权,加快改革也屡屡成为国常会的重要内容。上周召开的国常会决定,决定从12月1日起,在全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对中央层面设定的全部523项涉企经营许可事项,推动照后减证和简化审批;会议还确定了稳定生猪生产和猪肉保供稳价措施。

**应对经济下行,寓改革于调控不能仅限经济领域**

7月底召开的中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并承认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强调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线,针对拓展内需和投资提出了更加具体而有针对性的措施,还对扩大开放、加快僵屍企业出清、采取具体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等做了部署。

只是面对传统产能过剩,经济下行压力仍大的现实面前,要扩大有效投资以及刺激有效需求,更需要从供给和需求侧两端的改革入手,而这又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问题。

余永定就认为,宏观上的产能过剩(不是某种特定产品和特定行业的产能过剩)就是有效需求不足造成的,因此要刺激有效需求。刺激有效需求应该也可以避免结构的恶化。

目前看,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空间还很巨大,城市地下管网建设、各类污染的治理、江河流域的整治、各类公共服务设施的建立和完善等都需要大规模的投资。

“当然,懒政、怠政或盲目追求政绩、蛮干、瞎干的现象必须杜绝,否则再好的经济政策也会在实践中变味,但这些问题已经超越经济问题的范畴。”余永定称。

周其仁给出的药方也是依靠改革创新突围。但他坦称,“我们中国的一个特点,只要形势一好,我们就容易忘乎所以,就容易对我们真实的情况,对我们在国际竞争中的位置作出脱离实际的判断。现在如果要突围,首先要从这个方向突围,先端正对自己的真实定位。”

在他看来,“从制度、法律、文化、思想上,我们真的把改革开放这件事情想通了吗?我的观察是还没有,至少上层建筑里很大一个板块的人不作此想。实际情况是没办法的时候让一步,形势好就不改,但如果不改没有出路,那你就还是得改。”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改革热度第三方评估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改革热度指数为69.83,比上季度下降2.46,连续两个季度呈现下降趋势。与去年同期相比,也略有下降。(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