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 2018 / 1:58 PM / 6 months ago

(重发)焦点:中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不放松 就业优先坚定向改革要动力(更新版)

(重发以修饰标题)

资料图片:2017年5月,北京,一名工人在为天安门广场的花草浇水。REUTERS/Thomas Peter

作者 沈燕/宿泱韫

路透北京12月24日 -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五闭幕,新华社刊发的新闻通稿充满了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及外部环境严峻的忧虑,会议强调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同时也要坚持就业优先,坚定向改革要动力,推进全方位开放。

面对“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现实,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积极财政政策从去年的“取向不变”升级为“加力提效”,稳健货币政策则从去年的“保持中性”调整为“松紧适度”。

不过,积极财政的着力点在于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和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意味着明年中国大幅提升赤字率的可能性并不大;此外,对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规范政府举债融资机制的重申与强调,也表明地方政府债务约束不会放松,但是开正门力度有望加大。

而在确定明年要抓好的重点工作任务中,“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排在第一位,更是突现中国正致力于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而这也是提升中国经济质量的根本。排在第二位的则是“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突出扩大内需的重要性。

“本次会议将‘逆周期调节”及’稳定总需求‘放在首位,先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体现政策以稳为主的总基调。”华泰宏观李超团队点评称。

财政政策方面,他们预计明年减税(增值税为主)降费(社保费率调降为主)累计将超今年总体水平,预计在1.3万亿元人民币以上。货币政策预调微调,将会出现向稳增长切换的过程,逐渐由灵活适度转向稳健略宽松。

“预计明年政策调控方向将着力发展制造业投资,基建和地产等传统动能作为储备政策,”该团队称。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提出,要看到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些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要增强忧患意识,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时隔四年重提‘下行压力’,明年政策的核心是‘逆周期调节’,宽松力度超过2018年是必然,但不会像2015年那么宽松,2019要‘稳稳的宽松’,”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朱振鑫评价称,货币政策明年的基调会偏宽松,但应该不会像2015年那么宽松,更多的采用降准+定向降息的方式。

至于财政政策紧了两年、也该发力了,但会走新路,一是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二是增加专项债规模,“这个也是预料之中,不要奢望假PPP和明股实债的歪门再次打开,以后地方政府融资只有政府债券一个正门,”他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强调逆周期调节的同时,也指出,“今年三大攻坚战初战告捷,明年要针对突出问题,打好重点战役。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

同时,坚持向改革要动力,深化国资国企、财税金融、土地、市场准入、社会管理等领域改革;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放宽市场准入,允许更多领域实行独资经营,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要落实阿根廷中美元首会晤共识,推进中美经贸磋商。

**对经济运行忧患明显增强**

尽管中国完成2018年经济目标已无任何悬念,但中央对经济运行的表述早已不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惯常用词,取而代之的是“稳中有变、变中有忧”。这表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早已引起决策层高度重视。

而在政策选择方面,积极财政政策更强调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不放松的前提下,也意味着中国大幅提升赤字率的可能性并不大。

“预计2019年赤字率将从2018年的2.6%提升至3.0%,地方政府专项债的规模在2.5-3.0万亿左右。财政支出增速将进一步提升,还有进一步安排发行特别国债的可能,”中信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诸建芳、王宇鹏在点评中称。

他们认为,为了“平滑”地方政府的广义财政收入和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预计的是未来地方政府融资会“开前门堵后门”,融资来源比较确定,只能依靠发行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其他任何融资行为都不能容忍;减税降费方面,预计重点会推进增值税领域的减税和小微企业、科创企业领域的税收优惠和降费。

2018年初,中国确定了全年减税降费1.1万亿元的目标,下半年又陆续出台了1.1万亿元减税降费之外的增量政策,预计全年减负1.3万亿元以上。

中国2018年确定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为1.35万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增加5,500亿元。

货币政策的表述方面,会议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显然也意识到中国以往大水漫灌的积极财政和宽松货币政策因传导机制不畅,以及经济运行机制的痼疾导致政策效果大打折扣。也突现中国坚定向改革要动力的迫切性。

“2019年货币政策将会边际上更加“宽松”。从明年的趋势来看,我们认为降准还将进行2-3次,并可能伴随小幅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预期,适度降低市场资金成本。”诸建芳、王宇鹏称。

他们认为明年货币政策将会重点解决货币传导机制不顺畅的问题,预计针对影子银行、表外融资将会做一定的放松,部分监管规定将会松绑。其次,表内对表外的对冲也将会展开,表内融资的规模相比2018年将会有所提升。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预计,由于外汇占款连续收缩,从中长期看,有很强的降准可能性的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宽松;通过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效果更好,2019年每个季度都有降准一次的可能性,每次0.5-1%不等,全年可以达到2-3%。这可能会满足明年确保流动性总体合理充裕的需要。

**全力打造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改变**

相较基础性领域的改革,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无疑是扰动中国经济和资本金融市场的重大事件,其间美国对中国企业--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调查和处罚背后,更深刻警醒着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现实。亦不难理解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成为明年中国重点工作的首位。

会议提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要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置“僵屍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促进新技术、新组织形式、新产业集群形成和发展。

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

在外部环境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的前提下,着力扩大内需,尽可能把更多的消费留在国内显然也是稳定中国经济的重要手段。因此,“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排在了明年重点工作任务的第二位。

会议提出要努力满足最终需求,提升产品质量,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改善消费环境,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增强消费能力,让老百姓吃得放心、穿得称心、用得舒心。

“‘去杠杆’和‘稳增长’的天平向‘稳增长’倾斜,更加强调‘强化逆周期调节’,‘扩内需’政策将会有落实,” 诸建芳和王宇鹏称。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稳就业自然也成为政府制定各项政策的优先考虑,更需要有社保政策的兜底和改革步伐的加快。会议提出要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在加快省级统筹的基础上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要继续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而加快经济体制改革,要深化四梁八柱的改革,也是明年中国重要的工作内容。这也是打通政策传导机制,能让政策效果充分显现的重要前提。

会议提到,结构性政策要强化体制机制建设,坚持向改革要动力,深化国资国企、财税金融、土地、市场准入、社会管理等领域改革,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创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这些显然都是目前中国改革深水区的痛点和难点。

同时,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