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6, 2019 / 1:33 AM / 9 days ago

分析:为什么中国定位精准的逆周期调节效果总有打折之嫌?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8年6月,天安门广场上空飘扬的中国国旗。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9月5日 - 中国政府调控宏观经济的功力正愈发成熟,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包括政策定向扶困小微民企、刺激消费、LPR、降息降准、扩大专项债规模稳投资等精准的逆周期调节工具运用的得心应手。

只是这些定位精准的政策工具实际落地的效果似乎总是差强人意,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不畅使得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助困小微民企的努力总与政策初衷有很大距离;而体制机制渐趋固化的弊端突现改革滞后,也让稳投资扩消费的效果大打折扣。

“一说投资大家都盯着高铁、公路、机场、城市地铁、轨道交通等这些高大上的项目,这几年中国在这方面的投资已经很大了,很多地方已经很超前了,真正需要投资的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却严重不足。”发改委下属研究机构的一位专家称。

他指出,这两年专项债和地方债的发行规模都很大,但从投向看地方政府都热衷于那些“脸上贴金”的机场、高铁等项目,真正需要投资的一些民生项目,比如老旧社区的改造、一老(养老院)一小(幼儿院)的建设、医院等明显不足。

“因为老旧社区改造涉及到社区居民的利益,可能有很多人际纠纷,容易出力不讨好,社区建设养老或幼儿园等设施理论上都已应该下沉到街道社区一级,但现实中却是这一行政级别没什么财力,更没有干活的动力,因为街道干部也是上级任命的,只对上面负责。”他坦称。

这又涉及到现行的人事制度和财税体制,因为财权和事权的不匹配,所以很多的工作就是面子工程,就是给上级看,只是为了完成工作量,至于是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并不关心。

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三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表示,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在发行使用地方政府专项债方面,会议确定,要扩大专项债的使用范围,重点用于交通、能源、农林水利、污水垃圾处理、冷链物流、水电气热等基础设施和生态环保项目,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不得用于土地储备、房地产、置换债务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目。

**稳投资的方向在哪?**

虽然中国实现年初设定的经济增长6-6.5%目标并非难事,但偏紧的外部环境、中美贸易战加剧、国内经济面临转型周期等内外交困因素,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正在明显增大,稳投资扩内需仍然是中国稳经济的重要手段。

只是无论是地方政府债券,抑或是加快步伐的地方专项债,从政策设定的投资方向看不乏很多既满足环保要求又符合补短板的政策需要,但在实际执行中变味的却比比皆是,不乏一些进行到一半却因各种原因无法持续的“半拉子工程”。

“上面一要求报投资项目,下面不管是不是急需也都先报上去,先占位子拿钱再说,又可以当政绩,至于后续的事留给下任吧。”一位地方的财政部门官员就称,所以一些城市就出现了为了抢项目抢资金,原本要修二三条地铁,到最后没钱就把已经开工的地铁口都填埋了,这种面子工程和官僚主义在基层尤为严重。

国常会就明确提出要加强项目管理,防止出现“半拉子”工程。按照“资金跟项目走”的要求,专项债额度向手续完备、前期工作准备充分的项目倾斜,优先考虑发行使用好的地区和今冬明春具备施工条件的地区。

不可否认,能够形成实物量的投资对拉升GDP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受访的专家们看来,中国扩大改善民生的投资经济结构调整和未来经济的可持续性意义更大。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就认为,中国扩大内需的政策方向很精准,但扩大消费的前提是居民收入增加,应着力调整目前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并加快城镇化步伐,释放更大内需潜力。

“比如加大政府在社会保障及养老金方面的投入,相应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缴纳部分,而政府这方面的投入资金可以通过划转减持国有股权来实现,同时增值税率还可以多降一些。”马晓河称。

曾担任过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认为,生产的财富(GDP)超过一半变成了资本回收期极长的高楼、高铁、地铁、高速公路和机场。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不匹配。畸形的国民收入分配比例,导致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断降低。

他指出,政府大搞公共投资,大修高铁、地铁和高速公路,钱又从哪里来?于是中央政府一味扩张财政,扩张银行贷款,地方政府拼命卖地,盲目发展房地产。其结果必然是最终消费率不断缩小,房地产等资产泡沫不断扩大。居民债务、企业债务、政府债务不断增加。经济杠杆不断加大。乃至现在累积的经济风险因素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

**好政策下沉落地是关键,体制机制弊端被诟病**

尽管专家学者们都提到中国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和政策工具运用越来越娴熟,但好政策如何落地以及让老百姓真正有获得感,显然又涉及到现行体制机制的弊端,新一轮的改革路又在何方?

“虽然中国一直强调改革开放未停止,但从现实情况看更多都是从上往下推着走,民间企业的参与热情度并不高,整个社会感受不到那种热气腾腾的改革氛围,就是缺乏一种精气神。”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称。

他提到,改革到了深水区继续推进确实难度在增加,尤其是很多现行体制机制的弊端正成为好政策落地的阻力,也让好政策难以下沉落地。

此外,中国一直强调要扩大内需,但在消费环境的改善方面却进步不大,这与现行税制结构不合理有很大关系。

另一位不具名的学者就指出,因为消费环境改善的动力在地方政府,但与消费相关的税收却归中央,也让地方政府很难有积极性,归根到底就是财权、事权的匹配度问题,还有官员应该对谁负责?是对当地百姓还是上级部门?这其实就涉及到现行的体制和用人机制问题。

“现在很多城市一说要建垃圾回收处理站,就容易受到附近居民的反对,谁都不愿意建到自己家附近,如果建到当地政府办公地的旁边看看,肯定不会有人反对,而且垃圾回收处理站肯定也会建的相当好,什么时候政府的服务意识到了这一步,不搞那么多的面子工程,那么老百姓的获得感就会很强了。”上述不具名的学者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