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5, 2019 / 2:05 AM / 25 days ago

明年企稳因素增多 中国经济现积极变化及贸易摩擦暂缓--专家

路透北京12月25日 - 曾担任过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的管涛近日表示,2020年人民币汇率企稳积极因素不断增多,前期宏观调控的预调微调措施正逐渐发挥作用,中国经济已出现积极变化,同时中美贸易摩擦暂缓,降低不确定性,但风险因素也存在。

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指出,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汇率是升是贬,消息面决定短期市场波动震荡走势。虽然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但下行速度在收敛,基本面相对稳定。此外,美元走势大概率不会很强,会在高位震荡、总体偏弱。

同时,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势头暂时得到缓解,降低不确定性,提振市场信心。

“(不过)市场情绪很难预测,消息面的变化可能会短期带来一定影响...不排除由于世界经济复苏缓慢,资产价格估值过高,在高位出现震荡,造成全球避险情绪上升,进而导致跨境资本流动加剧,这会对人民币汇率预期产生影响,”管涛提醒,”风险因素是存在的。“

他亦表示,今年8月人民币汇率“破7”把升值和贬值空间都打开了。突破整数关口后,汇率市场化进一步深化。而且,市场反应总体平稳,“破7”的溢出效应基本是一次性的,人民币资产配置对于境内外投资者仍有较强吸引力。

“扩大金融开放、增加汇率弹性,二者逻辑一致。”管涛表示,“大家都担心‘破7’后人民币贬值,外资不来了,但在外资看来,‘守7’意味着会随时恢复外汇管制,‘破7’则意味着汇率由市场决定。”

从国内来看,市场对于汇率波动的适应性也在逐渐增强,“破7”后并未出现大量抢购外汇的操作。

另外,他在谈到货币政策时指出,预计明年,总量政策和结构性工具结合使用,从而发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一方面货币政策总量适度,即信贷增长、社融增速要和名义GDP增长相匹配;另一方面,货币政策要精准滴灌,通过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货币政策工具促进经济结构调整。

“利率政策要谨慎使用,”管涛表示,货币政策既要保护储户利益,维持正利率;也要考虑实体经济,维持正常利差水平,为银行提供正向激励。

管涛认为,利率作为一个总量工具,应根据通胀走势适当使用。而面对结构性的问题,可能需要通过一些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工具来提高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他同时认为,前期宏观调控的预调微调措施逐渐发挥作用,政策从实施到见效有一个渐进性过程,宏观调控政策不宜出现大变化。

“潜在经济增长不是静态的,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与结构性调整,经济增长还是可以上去或者可以维持更长时间。但如果不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解决这些问题,强刺激后,由于实体经济不能吸收流动性而造成的股市、房市泡沫,经济长期停滞,这是日本的教训。”管涛强调。(完)

发稿 韩笑;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