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恒大债务危机愈演愈烈 产业链众多小公司陷入绝望困境

路透中国深圳9月17日 - 35岁的吴雷(音译)在华中地区经营着一家小型建筑公司,他说过去两年公司都接受中国恒大3333.HK以商业票据抵付款项,但如今随着恒大的商票价值可能打水漂,吴雷的公司也濒临存亡关头。

2021年9月15日,深圳,中国恒大楼下讨要欠款的民众和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REUTERS/David Kirton

中国恒大总债务超过3,0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目前正深陷资金危机,四处奔波筹现向银行及供应商还款。

上百名抗议群众本周集结在恒大深圳总部,希望确保能够拿到钱,吴雷也是其中一人。

“我们承包恒大工程,所以我们即使没有先付钱,供应商也放心提供原材料。现在供应商起诉我,法院冻结了我的财产,我已经把车卖了。我还有员工等着我付薪水,”他说。

吴雷及许多有类似遭遇的人所面临的困境,凸显出商票在中国地产行业广泛使用的情况。地产开发商爱用商票,因为商票不会被算进有息债务。开发商为承建商及材料供应商开商票,承诺一段时间后兑付,通常是一年以内。

吴雷已经被恒大商票逾期未兑付50万元人民币(78,000美元),另外还有200万元人民币将在3月到期,他回到自己老家河南开封提起诉讼,但担心可能要花费好几个月时间才能解决。

恒大表示,正努力偿还其理财产品的投资者,并正在与银行商谈贷款展期事宜,但并未提及规模较小的供应商和承包商。与此同时,金融市场已经反映了恒大债券可能违约的风险,人们对其将不得不进行资产重组的预期很高。

目前尚不清楚恒大集团到底发行了多少商业票据,但其旗舰子公司恒大地产披露,截至2020年底的商业票据价值约为320亿美元。

尽管背负着巨额债务,但直到去年年底之前,恒大的名字在普通商圈里一直声誉很高,其商业票据甚至在与建筑无关的行业都有交易。

贵州省一贫困县一家小型营销和咨询公司的老板说,他从客户那里接受了恒大的商业票据,正在等待150万元的付款,现在已经逾期两个月了。

“我感到很沮丧,对不起我的家人,他们不得不陪着我过欠债的日子,”他说。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因为有传言称抗议者受到了人身威胁。

周一在恒大总部抗议的群众约有上百人,但到周四时,已经只剩下20几人,许多人愈来愈不抱希望,也或许是盘缠逐渐耗尽。

一名张姓抗议男子因为听说恒大将在广州作一项宣布,周三离开深圳转往广州。

“但我觉得他们可能只是在想办法把大家牵制到各地,好分化我们,”他说。

周四至少有两名抗议人士被捕,但其他人仍坚守现场,在抗议群组里转发平价瑜珈垫的购买链接,好作为席地露宿的克难铺垫。

“我已经只能露宿街头,有什么就吃什么。就算我想离开深圳,我也没钱可走,”一名从江苏远道而来的商店业主说。(完)

编译 蔡美珍/王兴亚;审校 艾茂林/李爽/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