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恒大上书求助引发股债血洗 千亿战投回购压顶上演极限生存

路透北京9月25日 - 一页截图和随后出现的一封函件引发了金融市场一起“股债双杀”惨剧。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中国恒大3333.HK系公司周五股债齐遭血洗。在戴上“三条红线”紧箍咒后,恒大全线七折促销自救尚未见得实效,却已因四年前筑下的“回A梦”即将梦醒,而不得不进入“极限求生”模式。

资料图片:2018年3月,香港,中国恒大中心外景。REUTERS/Bobby Yip

中国恒大3333.HK全天大跌9.46%至13.78港元、恒大汽车0708.HK跌去12.76%至16.82港元,恒大与腾讯0700.HK的合资公司恒腾网络0136.HK股价亦跌去19.05%至0.255港元;债券方面,19恒大01,19恒大02,15恒大03等多只上交所债券暴跌触发临停,当日跌幅在18%-30%之间。

周四午后,网传一份致信广东省政府的名为“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求助函称,若须在2021年1月31日钱偿还战略投资者1,300亿元本金并支付137亿分红;1,300亿由权益变负债,资产负债率将大幅攀升至90%以上,可能导致恒大地产现金流断裂。

三位知情人士对路透确认了文件的真实性;但中国恒大周四晚间发布公告予以否认。

“周三市场就在传那个文件其中一页的截图,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市场人心惶惶,昨天恒大的债券价格掉了差不多3块,股票动静更大一些;今天是直接股债都被血洗了。”北京某大型券商资管部负责人对路透称。

他并指出,从上述求助函的信息详细程度和“恒大过去几天的反应,或者说没反应或反应迟钝”相比,恒大姗姗来迟的回应“市场基本上没人相信”。

评级机构标普周四晚间发布公告,将恒大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因公司的短期债务持续上升,而部分原因与公司积极收购房地产项目有关。标普称,此前曾期望恒大能够解决其短期债务。

**金融机构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正瑟瑟发抖**

上述求助函称,截至6月30日,恒大集团有息负债涉及银行类金融机构128家,借款余额为2,323亿元;涉及非银行类金融机构121家,借款余额为3,684亿元;涉及境内公司债券496亿元,境外债券1,852亿元。

“有资产抵押的还好一点,现在(金融机构)想抽贷估计也抽不出来,...金融机构跟他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都瑟瑟发抖。“前述券商资管部人士对路透表示,由于债券目前尚未违约,只能静静等待,有抵押的债权产品”可能相对会好一些“。

同时,各家金融机构也积极摸排自身对恒大的风险敞口。

“我们对恒大的贷款规模很小,而且内部已经进行了摸排,目前没有出风险,”一信托公司高管对路透称,“(贷款)都是住宅抵押,恒大也还在正常还款。”

他并指出,恒大资金链的紧张早就现端倪,“(恒大)商票满市场飞,价格还那么高,都是两位数。”

他并预计,求助信事件后,恒大的再融资功能很可能会出问题。“虽然信托贷款一般都是有抵押物的,但规模如果较大,一旦某些地块出了问题,很可能就罩不住了。”

对恒大有授信的一国有大行人士表示,房地产开发贷款很少出问题,一般都有土地或房产抵押,损失率不会高,且该行实际风险敞口低于文件所示的金额。

另一家大行人士则称,恒大授信余额(截至6月末)与函件公布数据大体相当,8月末略有增长。

**回A希望渺茫,不排除债务重组可能**

中国恒大2009年赴港上市,于2016年插足当年中国资本市场著名的“宝万之争”,并最终在深圳市政府的协调下,以亏损70亿元的代价退出对万科000002.SZ<2202.HK的股权争夺战,对应获得的筹码则是:深圳市政府将本地国资房企深深房000029.SZ这一“壳资源”给了恒大。

2016年底至2017年11月短短一年时间里,恒大地产陆续引入三批战略投资者,分别引入300亿、400亿、600亿元资金,合共1,300亿元,占增资后的恒大地产的36.54%股份。战投入场后,常年困扰中国恒大的负债率高企问题得到大幅缓解,而恒大地产的估值也大涨至超过4,000亿元,超过A股龙头房企万科的市值。

按协议,第一批、第二批战略投资者投资期限至2020年1月31日,第三批期限至2021年1月31日。三批增资协议中,恒大地产及其控股股东--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中国恒大在中国内地的控股平台)均做出业绩对赌和回购补偿承诺。

但在引入战投近四年后,尽管中国恒大回A心切,但依旧未见靴子落下的痕迹,前期入场的战投资金亦不得不延期。今年1月13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已经与第一轮、第二轮战略投资者协商,同意将A股上市期限延期至2021年1月31日前,即在原来的协议基础上延期一年。

草蛇灰线的另一端,是“三条红线”监管措施的出台。

今年8月20日,中国央行和住建部联合召开座谈会,将12家房企纳入针对负债率制定的“三条红线”融资管理办法;恒大地产三线全踩,不得新增有息债务,被动走上降杠杆的道路。恒大上书求助的日期,则是8月24日。

9月中旬,中国恒大宣布,将于2020年10月23日提前赎回于2020年到期的11%优先票据,总金额合计15.65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则高达106亿元;更早些时候,恒大宣布,在全国的楼盘全线七折开售,直至十一黄金周结束。

不良资产研究机构德研院点评指出,不支持传统开发商上市(包括借壳)是证监会维持了很多年的默契;恒大回归A股从外部分析乐观程度一般,因为广东政府缺乏全力以赴拯救一家非国有地产开发商的动力。

前述信托公司高管认为,恒大的负债率本就较高,此事件后若得不到援助、再融资功能受限,不排除进入债务重组或重整的可能,泰禾就是前车之鉴。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最新点评指出,房地产融资出现系统性风险概率极低,但部分运营激进或者低效的房企需要进行并购重组。

但也有房企人士表示,一般而言规模很大的房地产企业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即便是走海航的路,也会有人接盘的。”

“(恒大的)资金都被用来造车了,那个没有核心技术也不是刚需,完全是个窟窿。”该房企人士称。(完)

(路透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