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18 / 9:15 AM / 4 months ago

焦点: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加速但不急躁” 无惧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冲击

作者 李文科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上海,一名男子经过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5月16日 - 正值美元大幅反弹、中美贸易冲突持续发酵之际,中国开启新一轮金融开放的步伐依然秉持“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节奏推进。分析人士指出,本轮金融开放速度快但并不盲目冒进,而是在总结过去资本冲击教训后的再开放,不仅开放顺序更为合理,而且同步强化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

对中国政府采取的本轮金融开放措施进行梳理发现,此次改革开放的路线图、时间表相对更加稳健,具体而言,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举措多是按照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在稳步推进,而备受关注的资本项下开放的举措则大多数是在现有框架下推进,新开的口子很小,对资本和汇率的影响相对可控。

“中国政府在过去两年面临资本流动冲击后再调整开放节奏,现在更清楚把握好开放的顺序和节奏、力度,这是开放的重点,改革开放齐头并进。”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指出,绝不是为了应对中美贸易冲突做出的让步。

从资本开放的角度看,他提到,除了铁矿石和原油期货引入国际投资者算作资本项下新开的渠道外,其他基本都是现有渠道的拓宽,有些则是原有开放框架下根据当前形势而让原来的临时性政策回归中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肖立晟亦强调,本轮金融市场开放、部分期货对境外投资者开放等这些举措应该会吸引一部分资本流入,但总体来说规模是有限的,目前看中国资本流动跟贸易和实体相关。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此前在博鳌论坛上明确表示,下一步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中旬表态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后,央行随后火速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并传递扩大金融开放的同时要加强金融监管和重视防范风险的清晰信号。

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中国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等六项开放措施;未来几个月内落实的开放措施还包括: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等。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郭松5月初表示,外管局将抓住有利的改革窗口期,以渐进改革思路有序提高跨境资本和金融交易可兑换程度,大力提升外汇管理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建立、健全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体系,有序地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和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以我为主”的开放走得更稳**

考虑到当前中国面临的国内外环境,本轮加速推进的金融开放举措中仍能看到“鼓励流入,流出政策回归中性”的监管思路,在资本流出方面的限制并没有出现实质性大幅开放,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以我为主”的开放逻辑与国内金融改革的推进相配合的发展路径更为明晰。

本轮金融开放可以理解为金融改革和开放齐头并进的双轮驱动发展。曾任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的管涛就强调,理解本轮开放就一定要和其他改革的措施结合起来考量,尤其是在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和降低金融风险方面。

“只有把自己的很多问题解决好,开放才是利大于弊,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开放而开放,而不是为了解决本身的一系列问题,开放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跨境资本流动是顺周期的...我们的金融体系能更稳定和安全,到那个时候,更有兴趣和底气推动开放,”管涛提到。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亦强调,本轮金融开放是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金融“强监管+去杠杆”的背景下展开,也是中国全面开放顶层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在本轮金融开放之前,中国金融改革进程和严监管就已经实质性推进中,包括完善金融监管体制,建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出台资管新规,加强了表外业务的管理,实质性打破刚兑;严格地方债务的管理;强调房住不炒;要求国有企业降杠杆等。

的确,中国此前的改革开放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尤其是汇率市场化改革进程滞后就被市场诟病,而改革之所以没有推进就是因为面临货币超发、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融资平台高杠杆等国内经济和金融的多重约束和掣肘,这些都反映了中国经济金融体系的脆弱性。

“如果掣肘问题不解决,经济发展不可持续,将来会碰到很多发展的瓶颈,将来又可能面临资本集中流出的风险。”管涛强调。

**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冲击有限**

就在中国本轮金融开放进程中,全球市场研究和指数编制公司MSCI明晟宣布将于6月和9月分两步将234支中国A股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标股指,引发市场可能面临的跨境资本冲击的担忧。

不过肖立晟在接受路透采访时指出,即使加上中国A股纳入MSCI指数,中国本轮金融开放整体对资本流动和对汇率影响应该是相对有限,主要是因为其占比不是很高,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跟投机性的资本流动关系仍不是很密切,主要跟实体经济的需求,跟美元指数相关。

“短期这部分的金融开放政策对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影响应该还是有限的。”肖立晟指出。

程实亦强调,人民币多双边汇率目前均处在相对均衡的状态,所以美联储加息以及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对人民币币值稳定影响有限,也不会改变中国金融开放的方向。大幅放宽准入、推动金融业开放是金融开放的前期重点,而金融市场开放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会择机稳妥推进,并可能采取“先试点再复制”的方案,以降低开放过程中可能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

而对于中国A股纳入MSCI指数的影响,按照路透采访的一些分析师估计,最初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规模约为200亿美元。完全纳入中国A股后,流入的资金可能增至3,000亿美元,正如很多市场观察人士预期的那样。但有些投资者预计,短期内流入的资金规模将会小得多。

中信建投研究报告亦指出,根据测算,A股纳入MSCI预计短期带来资金流入约千亿元人民币,完全纳入后则有望带来2.3万亿增量资金。

而千亿元人民币的规模大概相对于中国外汇市场一天的成交量,的确难对跨境资本的流动造成太大扰动。

野村证券的估算也未超预期。该券商的指数分析员表示,A股将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这些A股约占新兴市场指数0.4%的权重。由于被动型基金复制该指数,预计5月31日,通过互联互通流入的资金将达到10.1亿美元。(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