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中国金融强监管转向构建长效机制 应警惕为防风险而防风险
November 23, 2017 / 6:16 AM / in 20 days

焦点:中国金融强监管转向构建长效机制 应警惕为防风险而防风险

作者 李铮

2017年3月14日,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11月23日 - 始于去年末的中国金融业控风险和去杠杆已取得阶段性成效,在国务院金稳会成立后,监管政策导向也正从“救火队”式的应急管理转向构建防风险长效机制;不过,也要警惕“为防风险而防风险”,陷入资金脱虚后却难以入实的困境。

经历上半年暴风骤雨式的各类摸底检查后,无论是日前的大资管新规,还是央行正在牵头制定的现金贷规范办法,以及银监会计划在年内出台的包括理财业务管理办法在内的多项文件,证监会从严审核IPO等,都显示强监管正在全面扩围,金融领域强化监管与补齐制度短板的工作远没有结束。

“出台这些监管的目标,短期意义是为防范金融风险。但防风险是永恒的话题,金融只要运行就会有风险,过去大半年金融风险总体是在降低的,指标之一就是商业银行不良率在下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理解的真正意图还是希望资金能够脱虚向实。”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对路透称。

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明确要求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由此金融业进入去杠杆阶段。经过近一年的行动,市场乱象得到初步遏制、M2增速持续放缓和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双双收缩等指标,均印证了监管层“防风险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的判断。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权威人士透露,“现在千风险、万风险,杠杆率高是第一风险。去杠杆是中央交代给央行的一项政治任务。”

观察央行近期的动向会发现,其对去杠杆的关注程度明显上升。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谈及下一阶段政策时明确,“要把握好流动性基本稳定和去杠杆之间的平衡”;而对比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表述则是“要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

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期在IMF年会、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以及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接受媒体采访时均提到了杠杆率问题,在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撰文更是明确提到“宏观层面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

尽管监管当局没有公布金融业去杠杆的合意指标是什么,维持在多少的区间是合理的,不过,补齐监管制度短板确保金融业不再杠杆快速上升影响金融稳定,其必要性和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构建金融防风险长效机制**

可以预见,下一阶段围绕着控杠杆补短板,监管当局还将有一系列政策出台。

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关于防风险明确提出,要“加强对企业债务风险、银行资产质量和流动性变化情况、房地产市场、互联网金融、跨境资金流动、跨行业跨市场风险等领域的风险监测和防范”。这是本期报告新增的内容,也是周小川近期多次强调的内容。

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央行,将强化央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央行副行长殷勇日前表示,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有待完善,系统性风险的原因和机理有待进一步厘清,因此宏观审慎政策在目标设定上还比较模糊;且宏观审慎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方方面面的协调也都处在摸索阶段,因此未来央行宏观审慎政策框架还需进一步发展和完善。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更多金融活动将被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的监管。

就金稳会工作看,周小川上月出席IMF和世行会议时提到,未来将重点关注影子银行、资产管理行业、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四方面问题;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公开表示,在金稳会框架下,应当没有什么金融领域不被监管所覆盖。

目前,大资管新规正在征求意见,互联网金融领域针对现金贷的整顿正由央行牵头制定中,政策落地箭在弦上。央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周二并已特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

银监会层面,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银行账户利率风险指引、交叉金融产品风险管理办法等文件也有望在年内陆续出台;保监会则将持续推进自查和监管检查,继续完善相关制度;证监会也将从严审核IPO,已成立发审监察委员会,并计划打击“方式更隐蔽”的内幕交易等。

FOST经济咨询的一份报告则指出,协调监管的前提和基础是监管信息共享。之前,由于各部门争抢地盘,一些金融基础设施分割,统计标准不一、多头推进,“数据缺口”现象突出。为实现统一监管和穿透性,当务之急是实现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信息共享。

这意味着,相对分立的金融基础设施可能迎来整合,逐步建立统一标准的信息统计、风险监测、数据收集工作。

**把握好金融防风险的度**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金融强化监管要防止各项文件叠加共振,以及避免陷入为了防风险而防风险的窘境。

前述接近监管层的权威人士就谈到,严监管补短板的过程夹杂着各方不同的利益诉求与博弈,复杂性和难度都不小,要把握好度,要避免重走老路,更不能为了防风险而防风险。

伍戈也表达了相同的担忧。他指出,中国金融体系不完善,不断规范与补齐短板是必要的,让金融统计更加透明,但治标还需要治本,金融乱象防风险是治标,最终是要引导资金脱虚向实。

“创新如果过度遭到打压,同业规模缩小就是好事吗?未必,我很怀疑资金脱虚后能否向实,资金未必能够落到实体...如果金融去杠杆成了金融市场谈虎色变的东西,成了有可能影响未来经济最大变数的东西时,恐怕就不太正常了。”他称。

从银监会统计数据看,信贷支持实体经济的比重上升。9月末,银行业各项贷款同比增长13.2%,高于同期资产增速2.6个百分点。前九个月新增贷款11.5万亿元人民币,占新增资产的比例较去年同期大幅提高35.5个百分点。制造业贷款增速连续九个月保持正增长,增速较去年同期上升2.6个百分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15.7%。

而路透综合近期不同区域银行简单调研反馈的信息来看,信贷结构向实体企业倾斜的变化在东部沿海城市的银行体现得较为明显,但中西部地区的银行整体上对中小企业的融资仍存在不少障碍,放贷意愿并不强烈,资金脱虚入实仍任重道远。(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