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18 / 1:40 AM / 21 days ago

综述:中国监管趋严利率风险敞口敏感度上升 银行入市国债期货更显迫切

路透上海5月29日 - 在近年来趋严的金融监管要求下,缺乏套保对冲工具的中国商业银行正面临更加严峻的利率风险管理压力。市场人士呼吁,应尽快允许银行加入国债期货市场,并推动国债期货对外开放,加强期债市场的深度和广度。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远景。REUTERS/Aly Song

在周三举行的上海衍生品论坛上,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董事长胡政表示,当今国际金融形势依然复杂,国内外市场联动加大,美联储加息等对中国金融市场冲击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国内的防风险、去杠杆政策也将对利率汇率市场形成重大影响。在这种形势下,未来利率和汇率市场波动可能加大,市场主体风险管理需求也更加强烈。

他表示,中金所将积极推动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及QFII、RQFII等境外机构入市,不断丰富产品体系,推进两年期等关键期限国债期货产品上市,研究开发外汇期货产品。

中金所目前国债期货有五年、10年两个标准期限品种,2017年2月27日启动了两年期国债期货的仿真交易。但国内债券市场占比最大的持仓机构——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尚未入市。

交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中心总裁涂宏在同一场合称,商业银行是中国债券市场最主要的投资者,债券市值波动损益对银行利润的影响较大,迫切需要债券对冲工具管理利率风险,而现有银行间利率衍生品无法完全满足银行的套保需求。

他表示,国债期货成本低、流动性好,投资者群体较银行间更多元化,对于中长期债券套保效果好;国债期货还可以在不调整资产结构的前提下短时间内完成对银行资产负债组合的久期错配调整。

据胡政在会上透露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国债期货日均成交4.22万手,日均持仓8.03万。国债期货与现货走势密切相关,近五年来,五年期、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期现货价格相关系数均在99%以上;市场交易理性,年度日均成交持仓比维持在0.5左右;市场机构化特征突出,2018年一季度国债期货机构持仓占比77%。

**利率风险上升**

涂宏称,随着新版国际会计准则IFRS9的实施,商业银行可供出售账户上不符合规定的资产将被调整至交易账户,并采取市值法而非摊余成本法估值,这意味债券利率每日波动的敏感度会直接体现在交易账户上,间接体现在银行账户上。

“以交通银行的交易账户为例,单单由于口径调整会增加20%-30%的金额。如果原来的交易账户余额是500亿,现在交易账户余额仅仅由于准则调整可能到800亿或者650亿,只要债券市场波动1%,一年就会有6.5亿,损益就出来了,这样对银行的损益影响是很关键的,”他说。

渣打银行董事总经理冯思果表示,国内商业银行目前将大量债券投资归类为持有到期,占债券投资总规模的比例高达10%-20%左右,主要原因就是利率不够市场化,银行不太担心控制利率风险。随着中国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未来国内银行持有到期账户的债券规模可能下降,而可供出售和交易账户的债券将增加,相应地对冲需求也会增加。

而这将给国债期货的发展带来更多优势。

中国银行交易中心副总经理胡炜提到,除了银行交易账户和自有帐户外,资管新规推动资管产品净值化管理给国债期货带来很大的机遇,资管账户通过期货避险可以减少净值回撤,提高夏普比例,银行将有更强动力参与国债期货交易。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交易总部投资主管杨睿表示,随着近年中国央行实施削峰填谷操作、建立利率走廊机制,FR007(银行间七天回购定盘利率)和DR007(存款类机构七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波动明显下降,导致银行间利率互换近年对现货持仓对冲效率不佳,而国债期货相对更优。

**对外可先行开放**

浦银安盛基金副总经理、原浦发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汪献华称,债券通给国债期货对外开放带来新的机会。去年“债券通”开通以来,两类海外投资者加大了对中国债市的配置——首先是主权基金和境外央行类,主要做汇率风险的对冲,但不注重利率风险对冲。其次是对冲基金,目前主要通过离岸市场的NDIRS进行中国利率风险的管理。

他建议,对于境外对冲基金等境外机构,可以先行开放国债期货市场,甚至可以先于商业银行,“随着这类机构买的债券期限越来越长,对丰富国内市场深度是有利的。”

债券通(即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于2017年7月上线,初期先开通“北向通”,即境外投资者投资于中国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未来将适时研究扩展至“南向通”。数据显示,2018年4月债券通交易笔数共计499笔,总金额621.4亿元人民币,日均成交31.1亿元,获批入市投资者数量已达296家。

冯思果则认为,开放国债期货市场是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要提高外资的人民币资产持有量,外资才能成为人民币汇率的利益相关方,“这样才会在同一艘船上,(市场才能)有多有空,有跌有涨。”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日前表示,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还有很大空间,但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境外投资者在银行间债券份额占比只有1.8%,开放程度远远低于全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不管用哪个水平来比较,中国开放程度都是比较低的。(完)

发稿 吕雯瑾;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