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 2019 / 1:24 AM / 3 months ago

综述:中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得阶段性成效 聚焦提升民营小微服务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6年3月, 上海,行人经过浦东陆家嘴金融区对岸的外滩地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7月4日 - 中国银监会(现为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伊始,便打响治理金融乱象的号角,其后接踵而至的“三三四十”等监管文件则正式拉开防风险攻坚战的序幕。历时两年多以来,防范重大风险警报有所缓解,金融风险从发散状态转向收敛,政策重点正从金融风险防范转向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在周四举办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官员指出,两年多来通过坚定不移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积极处置不良贷款等措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得阶段性成效;同时,在落实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过程中,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薄弱领域的金融服务也得到显着改善。

“两年多来,(监管层)大力压降层层嵌套、结构复杂、自我循环的高风险金融资产13.74万亿元人民币,有力地遏制金融脱实向虚,同时大力铲除信用风险产生的土壤。”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称。

他并指出,两年来累计处置不良贷款超过4万亿元,当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稳定在2%左右,拨备覆盖率超过175%,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均处于较好水平。

同时,高风险机构风险逐步化解,非法集资大要案正在有序处置,网络借贷风险压降成效比较明显,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可以这样讲,抵御风险的‘弹药’是充足的,金融风险已经从发散状态逐步转向收敛,总体可控。”周亮称。

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是防风险、稳发展的“牛鼻子”。近年来安邦保险、包商银行等均因公司治理混乱问题导致风险不断累积,这也令公司治理监管成为监管层的重点工作之一。

“银保监会高度重视公司治理的工作,...‘三定方案’出台以后,专门设立了公司治理监管部,统筹银行和保险业的公司治理监管工作。”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称。

他进一步指出,在监管实践中,通过分类施策,对不同的机构根据具体情况的不同实施差异化监管。如对国有大型银行和保险公司,重点推进党的领导和公司治理的有机融合;对于中小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重点开展股东股权和管理交易乱象的整治,严厉打击股东股权违规行为和通过非法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的现象。

“下一步,将以提升银行业和保险业机构公司治理的有效性为核心,持续加强公司治理监管。”梁涛称。

一方面弥补公司治理监管制度的短板,完善银行保险业公司治理的监管制度体系,在公司治理的机制、股权管理、交易管理方面补齐制度短板;另一方面,开展银行保险业机构公司治理的评价,针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落实。

对于市场关注的安邦集团风险处置问题,他表示,自接管以来银保监会已通过公开挂牌形式处置出清与保险主业协同性不强的金融资产和非核心资产,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已经或者正在剥离,安邦资产规模明显下降;此外,包商银行在接管后其各项业务也已完全回归正常。

**民营、小微金融资源获取能力显着提升**

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核心目标,在政策推动下,民营和小微企业作为“弱势群体”其金融资源获取能力得到显着提升。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民营企业的银行贷款余额为40万亿元,较年初增长5.8%,前五个月新发放的民营企业贷款占新发放的公司类贷款51.48%;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10.2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9.55%,增速较各项贷款高3.61个百分点。

在融资成本方面,前五个月民营企业的平均贷款利率为5.98%,较2018年全年平均贷款利率下降0.92个百分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为6.89%,较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5个百分点,其中五家大型银行的平均利率是4.79%,下降了0.65个百分点。

对于市场普遍关注的大型银行发力小微金融业务对中小银行产生的“挤出效应”问题,银保监会首席检察官杨丽平回应称,一方面,小微金融市场空间较大,另一方面,大型银行目前的小微贷款客户主要聚焦于本行的客户,如本行的结算、存款或其他业务的客户,在贷款方面做的不多或是没有贷款业务。

她并强调,事实上,中小地方性银行在整个小微企业贷款当中仍是主力军,其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总量占到整个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总量的55%。

“不可否认,大型银行和中小银行在小微企业的客户上肯定会有一些重叠。但是通过大行发挥鲶鱼效应,能够带动市场的活跃程度,也可以促进小微企业客户群体下沉,把小微企业市场服务的蛋糕做大。”杨丽平称。

而对于市场上关切的另一问题--大型银行较低的贷款利率是否商业可持续,杨丽平也作出回应。她表示,从定位的角度看,大型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定位就是保本微利;同时,决策层对小微企业贷款亦给予了优惠政策,如央行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财税部门也有相关的政策,都要求反映在小微企业贷款定价当中。

此外,大型银行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也能更准确地识别风险、降低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从而降低自身的资金成本、运营成本、风险成本。

“我们也注意到,在监管实践中也有极个别的案例,个别银行将低利率资金贷给企业之后,相关的资金被用于套利,买了理财产品,对此我们也要求各行加强贷款的流向管理,让低成本资金不被挪用,更好地服务于小微企业。”她称。

她表示,下一步监管部门将继续推动小微企业相关的服务工作,包括制定评价体系,开展企业端的暗访等。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有降准和定向降准的工具来实施利用,还有融资和其他方面工具来导向定向支持民企小微,“正在向今年向降低1个百分点的方向努力”。

此前召开的国常务会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各方面多措并举,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下一步要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并根据国际国内形势变化适时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确保小微企业贷款实际利率进一步降低。

中国央行及银保监会的官员在上周的小微企业服务发布会上表示,当前小微金融服务已取得阶段性成效,而如何构建竞争充分、风险可控的长效可持续机制,已成为下一政策着力点。(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