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19 / 1:45 AM / 18 days ago

分析:从托管到市场化救助 中国处置问题机构风险有无最优选?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上海,行人经过浦东陆家嘴金融区一处高空步道。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上海7月30日 - 从央行突然宣布接管包商银行到引入战略投资者协助锦州银行(0416.HK)渡过难关,中国监管部门处置问题机构风险的模式已悄然发生变化,坚守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与修复市场脆弱信心是根本考虑,当然也有银行个体的差异性。

尚处于疗伤模式的金融市场已然无法在短时间接受又一次的个案接管,于是相对市场化的救助快速成为政策选择,这亦是一种进步。在高风险金融机构个案可能频发的现实处境下,处置风险有无最优选难有答案,但及时监测并缓释风险已开始强化。

“(包商银行)的确是个案,但不需要否认,对市场来说就是系统性事件,市场主体自危自保,最怕资金是几乎不动的,不动市场就死了,承受不起再突发一次,这个疗伤过程往后再回来看,必定影响深刻。”一位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对路透称。

路透从多位监管及银行人士处获悉,自包商银行事件以来,各地金融监管局频繁牵头召集金融机构等开会,尤其是辖内中小银行有高风险苗头的,人行分支机构及银保监局均有参与会议,要求全面排查风险并且发现风险及时汇报,做好风险应对预案,并加强对流动性压力的实时监测。

“做得比较多的就是对辖内小银行的额外的一个监测,流动性等等,监测结果目前还好,比较平稳。”华东一银监分局官员称。

他并对路透表示,接管模式肯定需要有一次,不然无法对银行同业交易形成震动,“同业之间的交易很多都乱套了,对错不区分,市场一片太平,黑天鹅不出来是不行的。但出过一次之后每个都用这种模式肯定也不对,对金融市场的秩序有比较大的冲击。“

在该官员看来,选择何种模式还要看银行基本面,有些银行需要被接管,有些银行引入战投有救则一定是换股东方式更好,比如锦州银行,选择去救肯定说明至少还有一点价值,而有些银行如果没得救就不需要再救。

中泰证券银行团队在最新报告中指出,引进战略投资模式更市场化,表明政策采取多种手段缓解问题银行的决心,市场信心会得以修复。但银行刚兑信仰的变化,市场机制会使得银行分层、流动性分层这个趋势持续,在中国会是缓慢过程。

自包商银行5月24日被接管创20年首例以来,市场对中小银行潜在风险暴露忧心忡忡。路透上周三独家报导称,辽宁当地监管部门召集辖内金融机构开会,讨论如何协助锦州银行渡过难关,其中工行已进场协助;央行沈阳分行、银保监局等相关部门参与了上述会议。隔日锦州银行即确认正洽谈引进战略投资者。

**AMC再挑重担**

成立之初,中国华融(2799.HK)、中国长城、中国东方、中国信达(1359.HK)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是为了解决工、农、中、建四家国有大行的不良资产;随后,逐步开始处理其他机构的不良资产。从处理问题资产的经验来说,四大AMC足够丰富。

路透上周独家报导,银保监会正在就大型AMC可能并购重组高风险中小银行进行研究与准备。而根据工商银行(1398.HK)(601398.SS)、中国信达、中国长城上周末披露的信息,工银投资和信达投资合计受让锦州银行17.31%的存量内资股份,长城资产亦受让股份但出资金额和股份占比未公布。

为什么是这三家机构成为首批战略投资者?工商银行通过全资子公司工银投资介入容易理解,一是工行本身财务指标最为稳健,二是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本身的角色就是要成为债转股的主力并可获得央行定向流动性支持。

至于两家AMC联袂战投,一位了解情况的AMC高管透露,是次政策性任务亦需要综合考虑AMC区域能力及债权情况,信达在东北地区的人员配置是相对较强的,而长城资产持有锦州银行第三大股东宝塔化工等债权。

“银行牌照并不值钱,这家银行目前面临的就是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三家机构承担清道夫的责任,对控制权有兴趣肯定就只进一家了,三家对拿控制权都没兴趣,现在就是大家相互携手过马路。真的有大机构有控股想法,估计要等到增发的时候才看出来,谁拿得比较多,谁暂不入股或者退出。”该高管补充称。

该高管并表示,三家机构投入的资金会将部分用于抵补老股东对锦州银行的欠款,甚至是“打折”转让股权,“这时候不会再让问题老股东白捡皮夹子搭顺风车了,先把资产股债表清理干净,坏账处理好,以后再引入新股东。”

锦州银行董事会秘书孙晶日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工银投资等已经通过市场化方式,受让该行部分存量内资股份,该行亦在择机开展增资扩股工作,充实股本。

**市场化救助的可持续性**

从托管银行、监管和经营经验而言,长城、东方、华融分别拥有内资银行长城华西银行、大连银行、华融湘江银行的控股权,信达则持有注册地在香港的南洋商业银行控股权。

但就这几家银行的业绩表现来说,可谓喜忧参半,有历史遗留问题和经营问题,也有宏观经济周期的影响。

以大连银行为例,2015年大连银行与中国东方签署《大连银行引入战略投资者暨增资扩股协议》及附属协议。中国东方向大连银行注资150亿元,其中88亿元用于认购大连银行向其定向增发的27亿股,东方资产成为大连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9.7% 。

彼时中国东方认购价为每股3.26元,大连银行2015年年报每股净资产为3.28元;2014年底每股净资产3.22元;剩余约62亿资金购买大连银行向其打包出售的高风险资产,截至2014年9月30日,本次打包出售的高风险资产账面原值总计为100亿元。

东方资产相关人士告诉路透,总体上已经改变了地方政府过度干预大连银行经营的状况,比如资金投向原来百分之六七十是投向辽宁省,最近一年来改变原有策略,辽宁省保持原来余额,所有的新增投放全部放到四大直辖市,同时把贷款的区域结构和客户调整了,确保贷款增长的质量提高了。

不过从净利润指标看,持续走低的增长背后是不断增加的资产减值支出与不良资产核销压力。该行最新公布在中国货币网的二季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6.27亿,较之去年同期10.92亿减少近4.7亿,同比下降42.48%。而在此之前,2018年净利润也较2017年下滑10.14%。

与此同时,频频爆出的风控漏洞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就是减值损失同比明显上涨:去年二季度末资产减值10.43亿元,今年二季度末则增至19.3亿元,减值损失增长近85%。

再看同样由山东省政府牵头以引入战略投资者来化解经营困境的恒丰银行,至今仍未见实质性进展。一位当地监管人士对路透直言,“内部的混乱简直让人震惊。”

处于经济逆周期,如何平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与有效处置问题机构,监管部门与金融市场都在接受考验。

而不管是托管模式还是更市场化的重组式再探索,监管已经为潜在的风险主动“未雨绸缪”,确保风险发生后有可行性方案;但把风险降至最低避免行至托管或者重组这一步,亦需要监管在补齐制度短板上继续发力并重落实。(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