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3, 2019 / 12:43 AM / 6 months ago

焦点:还有一年过渡期 中国那些尚未处置的非标资产怎么办?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瞥。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2月20日 - 担当着正本清源、重塑中国大资管格局的资管新规遭遇非标资产处置难挑战,原定于2020年底到期的“过渡期”安排是否会调整备受市场关注。然而,不论是从低于预期的非标资产处置进展,还是从“稳杠杆”的政策要求,过渡期结束后监管层料不会“一刀切”,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妥善处理或是更优选。

日前有传闻称资管新规过渡期预计会延期三年,主要针对非标压缩及发行新理财产品购买老资产等内容。不过,多位机构人士对路透表示未收到相关通知,至于未来如何安排还与宏观经济形势、市场情况等多方面因素相关。

“我们没有收到相关的通知,”一大行理财子公司高层对路透表示,“过渡期是否会延期,还是要看内外部环境、整个经济形势以及市场整改的情况而定,而且一直以来都是说不会‘一刀切’。”

另一位大行人士也表示,“大家其实都知道情况,明年年底肯定不会‘一刀切’,可能会有窗口指导。”

而实际上,监管层已为资管新规的过渡期预留了一个调整的“口子”。2018年7月央行发布针对资管新规的“补丁”通知称,“过渡期结束后,对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回表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权类资产,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

不过,在一位资深市场人士看来,如果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也是监管迫于现实的一种无奈的选择,先紧后松反而有损监管的权威;如果在征求意见时能够充分听从机构的意见,并对非标资产压缩规模和时间方面有充分的评估,结果肯定比现在要好。

证监会原主席肖钢此前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课题报告发布会上指出,由于银行的老资产存量过大,特别是非标资产存量过大,按原定的过渡期压降,不现实也不可行;鉴于以上现实的困难,应该取消2020年“过渡期”的要求。

**非标处置进度弱于预期**

如何妥善处置非标资产是有效落实资管新规和规范银行理财转型的关键,亦是稳妥化解银行理财风险的重要节点。然而,自2017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行业着手调整业务以来,至今已两年有余,非标资产处置进度弱于预期。

其中原因,不仅有表外回表、非标转标渠道受限,也有市场对净值型新产品接受度不高难以与非标资产匹配,更有经济下行压力下部分非标资产不得不接续的“苦衷”,以及对过渡期结束后寄望监管层妥善处理的期望。

“非标处置的进度并不如之前所预期的那么快,”一银行理财子公司人士称,“一方面非标回表的难度很高,最初这些项目就是表内没法做才放到表外做的,回表的话业务部门不想接,就算要接,因为要按照相关规定计提资本金、拨备等,对于表内的压力也很大。”

该人士并指出,由于市场对长期限、净值型产品接受度非常低,使得一些较为优质、收益高但期限长的资产难以通过新规产品续接,只能继续通过老产品来做。

同时,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规则出炉后,又封死了银登中心信贷资产流转、北金所债权融资计划等产品作为转标的路径,增加了在过渡期内处置非标难度。

“监管对于标准化资产的认定很严格,对于那些收益比较高的非标准化资产,我们就先用老产品接着,等到了过渡期快结束的时候再看监管有什么安排。”该人士称。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2020年表外融资所面临的压力可能较2019年下降,部分期限较长的非标非规资产在2020年底前切换完成的难度也较大,可能切换完成时间仍会延迟。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过渡期内相对较难处理的领域主要在于表外问题资产、明股实债、复杂资本工具、超长期非标债权等;针对这些问题,预计会出台不同的指导意见,因此资管新规后续仍有多个配套文件需要出台。

**稳杠杆的考量**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管新规征求意见时机构普遍指出,由于非标资产期限大多在三年以上,到过渡期结束大部分可以自然到期,对于未到期的资产回表影响可控。那两年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中国无论是贷款还是非标都是短贷长用,到期不续就会违约,”上述市场资深人士分析称,当前在经济下行时期企业融资渠道收窄,使得即将“自然到期”的非标则不得不续。

实际上,在资管新规最开始推行的2018年,非标规模的收缩就已经重创了民营企业,因此采取措施平稳过渡,谨防非标减量带来的信用风险,也符合当前“稳杠杆”的政策思路。

肖钢就谈到,资管新规在执行的节奏和力度的把握上遭遇了阵痛,这主要表现在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整个信用环境在趋紧;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社会融资总额骤然下降,直接对基建投资、稳定经济增长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进而又对整个金融市场带来了冲击和波动。

而且,由于种种原因,过去几年银行信贷资源的配置给国有企业比较多,而民营企业融资、中小企业融资大多是从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渠道来的。“资管新规”切断了这类资金来源以后,使得中小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凸显出来。

他并认为,应该由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继续经营管理老资产,逐步压降,不限定时点,持续经营下去,并要实行“一行一策”,防止一刀切、齐步走。

上周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风险防范置于三大攻坚战之末,并称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防控,国内金融体系总体健康,“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对比之下,2018年底经济工作会议则把防风险放在首位,并称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强调“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

“这表明通过强力去杠杆防风险的方式暂时告一段落,未来整体会转向稳杠杆,”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称。(完)

(路透中文部乔艳红、英文部冷澄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