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中国严管个人征信“棒打野鸳鸯” 互联网巨头助贷业务路在何方?(更新版)

(新增公司回应,并调整内文小标题下第一段措辞)

资料图片:2020年10月,浙江杭州,蚂蚁集团总部内企业标识前的一支热成像探头。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月27日 - 中国央行最新发文整肃个人征信产业链,打破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机构直接合作机制,被业内戏称为“棒打野鸳鸯”。对于凭借流量优势积累起海量个人数据的互联网巨头--蚂蚁集团,是否会在业务整改期间寻求自行持牌值得关注。

目前央行并未有明文规定哪类机构可以申请个人征信牌照,而从已经获批的两家持牌机构--百行征信和朴道征信来看,国资均为大股东;不过有监管人士表示,持牌机构批设会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推进。

“会继续培育和发展征信市场,按照成熟一家、批准一家的原则推进市场准入。”一位监管人士称,对于新机构的批设,会根据市场培育和发展的程度综合决策。

中国央行近期发布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显著拓宽信用信息内涵,从事个人信用评分、个人画像等征信业务的公司必须持牌或与持牌机构合作。

“对于蚂蚁这种体量的公司,让他再去对接一个机构,我觉得它很难降下身段,反而不如趁着蚂蚁集团此次整改申请自行持牌,这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一位接近某头部互联网平台的人士对路透称。

该人士并指出,对于超大型的从事征信业务的机构来说,如果能自己拿到一张牌照肯定是更好的选择,因为数据本身就是它很重要的资产,“只有确实没办法的时候才会退而求其次,去找持牌谈合作,才能甘于受制于各种各样的限制。”

在去年11月初首次遭监管约谈并暂停IPO后,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12月下旬迎来监管部门二度约谈。监管部门对其提出的五条整改意见中,第二条就谈到要“依法持牌、合法合规经营个人征信业务,保护个人数据隐私”。

不过,有大数据公司高管对路透表示,蚂蚁或许会把数据提供给百行征信,“毕竟已经是股东,数据上交,不管是作价还是持股,都是可以谈的,……再给一张个人征信牌照的可能性也有,但也不是那么容易。”

蚂蚁旗下的芝麻信用是百行征信的股东之一,但作为拥有海量数据的头部机构,持股比例仅8%,业内人士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其共享数据的意愿。从这点来看,芝麻征信也可能会收购其他股东股份、增强在百行征信的话语权,从而扩大提交自身数据的受益面。

中国央行征信管理局副局长田地周一明确,个人征信业务需要持牌经营并纳入征信监管,打着大数据公司、金融科技公司等旗号,未经央行批准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行为,均属于违法行为。

**其他公司如何应对?**

除了蚂蚁集团外,业内人士认为,根据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中国央行官员最新表态,中国还有多家互联网平台/金融科技公司可能会被认定为从事个人征信业务,如360数科QFIN.O、百融云创、同盾科技等。

“在助贷机构中,360在业务规模、模式等方面都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位业内人士称。

不过,360数科在回复路透的邮件中表示,公司作为助贷机构是不开展征信业务和相关活动的。“恰恰相反,我们是征信机构的客户,是从征信机构那里获得服务的。”

360数科并指出,从助贷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关系来看,助贷平台帮助金融机构触达大量有信贷需求的客户,同时利用平台自身的风控体系对这些客户做一个初步筛选,之后再把筛选后的客户推荐给金融机构,而金融机构自身完成最后的征信调查和风控评估,最终决定是否授信。在整个过程中助贷平台并没有以任何形式“对外提供征信功能服务”。因此,并不适用于这个《管理办法》。

据360数科官网,该公司为金融合作伙伴提供多种赋能产品和解决方案。如“智能风控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科技能力为基础进行搭建,旨在为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等提供身份识别、反欺诈、信用分等系列产品能力及一体化解决方案。”

360数科2020年三季报显示,第三季该平台撮合贷款规模达到660亿元人民币,90天+逾期率为1.96%,虽较前两季下降,但仍比2019年末的1.31%大幅上升。

此外,同盾科技在回复路透的邮件中称,该公司“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助贷机构”,其将始终积极拥抱监管,合规经营,严守底线,坚持第三方独立科技公司的定位。 去年11月拟在香港主板上市的百融云创在招股书中称,“我们使用复杂的机器学习技术及先进的专有算法,开发了数百种风险评分……该等风险评估评分可用于评估不同个人在不同类型的金融产品及在不同交易场景(包括信用卡、销售时点信用、汽车融资、在线或离线大额信用及在线小额信用)下的信贷风险。” 蚂蚁集团和百融云创均未予置评。

关注数据合规领域的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宋海新认为,结合近期监管信号和监管动作判断,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后续出现根本变化的可能性不高。

因此,提供个人信用评分、反欺诈等可能被认定为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需要对业务的合规性提前规划。除与百行、朴道进行商务对接、洽谈可能的征信业务合作外,也可以考虑调整股东结构并自主申请持牌。

“目前看来,朴道征信的股东结构的参考意义相对较高。适当引入国资企业作为股东或控股股东,方便监管部门加强监管,也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征信业务持牌申请通过的可能性。”他说。(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