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0, 2018 / 2:16 AM / 9 months ago

中国财政和货币总量政策空间不大 仍有减税空间--社保基金理事长

路透北京1月30日 -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最新表示,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的财政和货币总量政策空间不大,中国仍有减税空间,应当推动所得税改革,同时他还指出中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

财经网周二刊登楼继伟在第十六届企业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全文,他称今后一个时期应重点关注推动要素自由流动、推进简政减税降费、加大民间投资保护力度、继续扩大对外开放以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今后一段时间需求管理的空间并不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主要抓手。”这位前财政部长表示,从财政政策看,历经前期多轮刺激,大规模集中基建的余地不大。

他指出,一方面,地方债务风险凸显,不宜再增加基建债务;另一方面,按照适当超前的原则开展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是合理的,但一定要把握好度,如果超前10-20年就必然会沦为“扔不掉、养不起”的“白象”工程,典型的如最近被叫停的包头地铁项目。不过他同时称,随着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城镇带的发展和以人为本的城镇化进程,经济上可行的基建投资还有广阔持续的空间。

在货币政策方面,货币供给扩张对经济拉动的效用在逐步下降。通过货币政策实施总量刺激,只会加剧过度货币化,进一步放大“脱实向虚”,而拉动经济增长的效用有限。

他提出,财政政策在结构调整上发力,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配合,还有较大的空间。比如,收入方面可以通过减税推动企业加大研发和创新投入,提升经济活力;支出方面可以通过对支出结构的调整,推动“三去一降一补”,并引导资源向符合宏观调控方向的产业流动,改善供给结构,提升供给水平。

而货币政策从原理上讲仅有总量属性,不具备结构调整的功能。在经济步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除非出现外部重大冲击或内部系统性风险,才有必要采用类似美国的货币政策扭曲性操作或欧央行创设的多种结构性政策工具。

谈及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五个主攻方向,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楼继伟表示,过度的混业(所谓的综合经营)造成一系列金融乱象,名目繁多的中国特色衍生品另人眼花缭乱,同业、通道、嵌套、资金池、庞氏融资性的万能险、P2P、非标、现金贷等等层出不穷、相互叠加,结果是不断抬高资金成本,加剧实体经济困难。

同时,风险传染的渠道极不透明。相比于美国十年前的金融市场,各种衍生品风险收益特征是有定义的,如MBS、CDS、CDO等,也都是经过备案的。中国则更为混乱,需要穿透到产品底层,才能识别真实的风险收益特征。中国的金融机构,除常规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外,各类中国特色的金融、类金融机构和区域性交易市场创新设立更是眼花缭乱,不胜枚举。“这样,我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他指出。

楼继伟称,横览世界,中国是混业发展到极致的金融市场,风险高企,这不禁令人反思。一些地方领导以往热衷于发展地方交易市场,现在也发现难以监管,区域性市场难免风险外溢,一旦出险,收拾起来十分棘手,也都在审慎处理和认真反思。

在减税方面,他称应当推动所得税改革,增加企业所得税研发扣除,个人所得税改为综合征收,减轻中低收入群体的纳税负担,避免个税异化为“工薪税”,形成逆向调节。

此外,下一步,在政府集中投资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应当以加强对产权和契约的有效保护以及提升司法公正为重点,为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生存发展提供确定的外部环境,充分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

应当考虑去除户籍附带的种种福利,推进“租购同权”,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购房者享有同等待遇,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这样有助于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也会改善收入分配,降低劳动力成本。(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