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6, 2019 / 4:48 AM / a month ago

分析:中国积极财政政策力度有多大? 减税降费对GDP贡献近一个百分点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6年2月,天津,余家堡金融区写字楼中间的一面中国国旗。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0月16日 -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支矛盾加剧,财政紧运行成为常态的大背景下,中国今年减税降费的规模将超过年初设定的2万亿元人民币,仅此就可以提高GDP接近一个百分点,对整个经济的促进作用很明显。

近期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来自相关部门的官员和专家们透露出上述信息。纵观今年频频出台的财政领域举措,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已远超预期,其中寅吃卯粮,提前动用明年地方政府专项债的举措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同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配合仍大有空间。

“今年经济下行趋势很明显,企业会更加困难,根据我们的测算,今年减税降费可以提高GDP接近一个百分点,对整个经济的促进作用很明显,特别是拉动消费。同时大幅度降低了企业负担,还提高了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效果正在显现,明后年会进一步显现。”一位财税部门的官员称。

据财政部数据,今年1-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0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3,069亿元,同比增长8.8%。

**积极财政政策远超预期**

去年7月,前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直批多个现象表明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真积极,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其后明显为中国财政部代言、署名青尺的发文“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对央行官员的质询进行了回应。此事在去年曾引发市场轩然大波。

据国内媒体今年4月报导,引发该场讨论风波的徐忠已调离央行研究局局长一职,现任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任正局级副秘书长。

尽管财政与货币政策之间的口水之争已成过往云烟,但积极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如何搭配却一直是市场关心的话题。

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站在现代货币理论的角度从货币政策的“无奈”、财政政策“接棒”以及财政政策如何“接棒”三个方面讨论了财政扩张边界的问题。

他认为,全球经济下行,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在降低,需要财政政策成为拉动经济的发力点,但由于通胀、效率、贬值、风险等的制约,财政并不能无限制的扩张下去,应当注意财政扩张的边界。

前述财税部门的官员指出,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在经济下行中起了很重要的支撑作用,从目前的经济形势判断,世界经济往下走的趋势很明显,更需要好好研究如何让财政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现在财政和货币政策配合的空间仍然很大。

他表示,从今年财政运行情况看,减税降费政策效应,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去年同期基数较高因素等影响,今年1-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同比回落6.2个百分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幅同比提高1.9个百分点。在收入增速大幅回落的情况下,支出仍然保持较快增长。

9月初召开的国常会要求,今年限额内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要确保9月底前全部发行完毕,10月底前全部拨付到项目上,督促各地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同时按规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确保明年年初即可使用见效,并扩大使用范围。

专家们预计,明年提前下达的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逾1.8万亿元,而明年新增专项债额度可撬动2万亿元资金。

中国财科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主任王泽彩就表示,把明年的专项债额度提前到今年,通过稳投资来稳经济,同时大规模减税降费,积极财政政策力度可谓空前。

**紧财政环境下不确定性风险不得不防**

尽管加力提效的积极财政政策似已发挥到极致,但这场研讨财税问题的研讨会上内,无论是来自财政部的官员抑或专家学者,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紧运行的环境下诸多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财政和公共风险仍有诸多担忧。

前述财税部门的官员提到,当前中国经济总体保持平稳、稳中有进态势,但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内需动力不强,实体经济困难,关键核心环节抗冲击能力不足,重点领域风险隐患仍然存在,民生领域仍有不少短板。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一表示,今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困难突出。要用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工具,加快补短板惠民生重大项目建设,扩大有效投资,开展多元化贸易投资合作。

对跻身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而言,经济体量的上升同样意味着“家大、业大、理财当家更不易”。尤其未富先老的人口现状又对积极财政政策提出更多要求,如何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让积极财政的托举作用最大化,同时又要兼顾社会政策的公平效率,财税改革能否与时俱进,最终都要通过财政收支来体现。

截至目前,有67家中央企业和中央金融机构完成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共划转国有资本总额约8,601亿元。今年1-7月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5万亿元,减税降费在减轻企业负担,稳定市场预期,促进企业加强投资发挥了积极作用。

不过,随着减税降费效果进一步释放,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加剧。前述财税部门的官员表示,为此按照中央布署及时采取盘活存量资金资产,增加国有金融机构和企业上缴利润,压缩一般性支出的措施,指导地方开源节流,预计通过努力,中央财政收入可以完成预算,但地方完成中央代编预算面临一定困难。

“总体判断,今后一个时期。财政收支矛盾将十分突出,财政紧运行会成为常态。”该位官员称。

据财政部数据,1-8月累计,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5,901亿元,同比增长3.5%;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22,185亿元,同比增长8.6%;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71,160亿元,同比增长2.8%;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0,884亿元,同比增长8.8%。

另一位参会的官员亦在同一场合则不无忧虑地提到,财政收入变化通常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关联度较大,PPI上涨时,通常财政收入增幅会超过GDP增幅,反之亦然,现在PPI已经转负,也意味着财政收入会比较困难。

自今年6月份PPI同比增幅为零,7月、8月、9月分别下降0.3%、0.8%和1.2%。

该位官员坦称,无论是金融领域屡爆的风险点,包括包商银行被接管,抑或一些社会事件,最后买单的都是财政,说到底就是纳税人的钱。本质上反映出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财政资金在公共政策的属性上如何发挥作用,到底是“救急又救穷”还是应该在制度上进行完善值得好好探讨。

“外部的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花钱的事又越来越多,一调研就发现有很多事要做,都是要财政出钱,如果是国家担责的事,大家都愿意去做,如果是个人担责,谁都不愿意。”该位官员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