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万亿美元“堰塞湖”下中国央行上调外汇存准率的另一种心思

路透北京6月1日 - 在外币存款首次达万亿美元规模后,中国央行尝试通过减少境内美元流动性以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时隔14年再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方式可在不增加外汇占款情况下回收部分美元流动性,从而避免央行被动接受银行结汇、造成外占增加投放流动性。

资料图片:2012年10月,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Barry Huang

他们并指出,此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可冻结约200亿美元外汇流动性,有助抑制外币存款继续大幅增长,进而缓解境内市场美元流动性淤积可能造成人民币汇率超调的风险。

“为了防止滚雪球效应,(中国央行)最新举措来吸收过多美元流动性恰逢其时,”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称。

境内美元流动性淤积不仅会加大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难度,也会加剧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压力。在近期人民币升值预期持续升温后,周一央行宣布将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至7%。

tmsnrt.rs/34xS4h1

谢栋铭表示,在央行退出直接干预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已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吸收美元流动性的第一道防线,“央行决定保持资产负债表相对稳定后,大量资金流入导致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国外资产迅速扩张。”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时央行通过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以回收美元流动性,就意在避免银行大量结汇给央行推升外汇占款。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央行当前保持银行间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若外汇占款增加被动投放流动性,可能扰动整体调控节奏,而通过外汇存款准备金回收美元流动性即可避免外占增加被动投放流动性。

**外汇占款的“漏损”**

另有资深市场人士提到,在2007年国际收支持续双顺差造成人民币升值压力较大时,央行还曾要求部分银行用外汇交存人民币存款准备金,降低外占大幅增长的压力。这一手段是否会再度启用也值得关注。

tmsnrt.rs/3fDxfai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海外仍受疫情困扰,中国出口替代优势带来巨量贸易顺差,同时利差优势使得境外资本大量流入中国金融市场。但在大量外汇流入及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猛增的情况下,中国外汇储备规模和外汇占款数据并未明显波动。

这一现象也引来市场诸多猜测。有市场人士结合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央行资产负债表部分科目异动猜测,央行可能通过与国有大行开展货币互存业务等缓解美元流动性淤积状况。但也有观点认为这与商业银行持有外汇、并直接进行再投资有关。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在上月的报告中指出,当存款类金融机构增加国外资产的规模,则外汇占款规模相应减少,带来可用于与央行进行结汇的资金规模同样减少,形成外汇占款的“漏损”。

据中国央行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中国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中的国外资产项膨胀逾1.1万亿元人民币至7.49万亿元;同期,中国金融机构的外币存款规模增逾2,200亿美元至万亿规模。(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