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中国GDP考核的是与非:一边呼吁取消 另一边地区排名表唯有GDP

路透北京1月27日 - 中国对弱化或取消设定GDP考核目标的讨论由来已久,不过截至目前对地方政府评判的指标却似乎仍在聚焦GDP总量高低和增幅大小。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呼吁永久性取消GDP增长目标的话音刚落,中国官媒周三却发布了一份2020年地区经济排行榜。

资料图片:2019年9月,中国深圳,高楼林立。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中国新闻网文章称,2020年经济成绩单陆续揭晓。截至1月26日,除了河北、新疆外,其余29个省区市均公布了2020年GDP数据。

从GDP总量来看,多地跃上新台阶,广东超过11万亿元,江苏突破10万亿元;从GDP增速来看,西藏一骑绝尘,以7.8%的增速领跑全国。

广东省及上海市周末也相继公布政府工作报告,均建议2021年本地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6%以上。

一边是学者不断呼吁取消唯GDP至上的官方考核目标,另一方面在中国地区间经济差异巨大的现实面前,衡量评价地区间经济高下的标准似乎只剩下GDP这唯一的指标。

这也突现中国要打破唯GDP之上的惯性思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当GDP高低仍是中国官场考核体系的重要内容以及地区间经济能力对比的重要评价指标时,如何确定科学有效的评价体系以及将民生指标更多纳入官场考核就显得至关重要。

“我个人认为,从今年开始应该永久性取消GDP增长目标,而把稳定就业和控制通货膨胀作为宏观政策最主要的目标。”马骏在文章说。

他认为,如果GDP增速是一个官方目标的话,就可能出现地方习惯性的层层加码,把地方的GDP目标定得很高,从而加大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因为靠借钱来实现投资拉动GDP比其它办法都容易。

马骏并提到,2020年GDP增长速度存在一个很大的基数效应,因为这个基数效应,今年GDP可能达到8.5%,那是否应该把2020年的目标定到8.5%?假如定了,2021年突然掉到五点几,解释起来就很费劲。

中国去年GDP总量过万亿元,GDP同比增长2.3%。

中国前财长楼继伟也曾在一个论坛上提到科学认识十四五至2035年中国经济发展目标时表示,我个人主张不设,以前的习惯性设指标扭曲了宏观政策。很容易造成强力的投资拉动。导致层层设指标,上面层层加码压指标。因此注重定性的表述让大家把重点放在质量和效益。

很显然,弱化GDP目标已成学界的共识,这也为今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是否会设GDP增长目标留下悬念。设与不设,只能试目以待。

中国此前宣布今年两会将于3月召开,但眼下各地零星爆发的疫情也让今年的两会能否如期召开增添不确定性。(完)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