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1, 2019 / 4:55 AM / a month ago

中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度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要点摘录

路透北京1月21日 -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2018年全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6%,为1990年以来最低年度增速。其中,四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6.4%,和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创下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季度增速,当时亦为6.4%。

国家统计局并公布,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7%,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5.3%;环比则增长0.54%;2018年全年增长6.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路透调查中值亦为8.2%;环比增长0.55%;2018年全年则为增长9%。

2018年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略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6%;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7%,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9.5%。

以下为在国新办举行的2018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要点摘录:

**2018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宏观调控目标较好实现。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增长目标,这个增速在世界前五大经济体中居首位,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30%,持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大的贡献者。

三大攻坚战开局良好,薄弱环节明显加强。宏观杠杆率趋稳,2018年M2增长低于名义GDP的增长,M2比GDP之比是202.9%,比上年下降3个百分点。2018年11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29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持续见效。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提前超额完成全年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以上,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的目标任务。

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发展新动能壮大。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2018年为76.2%,比上年提高18.6个百分点,比资本形成总额高出43.8个百分点。投资内部结构优化。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都加快增长。从总量看,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是52.2%。从增量看,三产增加值增速比二产快1.8个百分点。

居民收入和消费较快增长,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2018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快于人均GDP6.1%的增速。2018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28.4%,比上年下降0.9个百分点。

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最大的变是外部环境的变化,大家非常关心国际形势的走势,变数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很多。国内环境也在变化,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仍然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还在凸显。同时,经济正在处于转型升级当中,有转型之痛,也在变化。

我们要看到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存在困难、问题,同时也要看到危中有机,要看到中国发展仍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特别是要发挥好战略机遇期一些新内涵的作用。同时,要针对存在的困难和问题,采取有针对性的对策。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结构性政策要强化体制机制建设、社会政策要强化兜底保障的功能。

**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可控**

应该说中美经贸摩擦对经济运行影响确实是有,但影响总体可控。说到经贸摩擦,不仅是对中美两国的经济有影响,对全球经济都有影响。总体上我们克服这个影响在继续前进。中美经济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合则多赢,世界各国都受益,斗则多输。

从长期发展趋势看,中美货物贸易额超过6300亿美元,互利共赢的本质不会改变,合作需求潜力十分巨大。同时也要看到,中国经济增长总体上是内需主导,2018年消费增长贡献率和投资增长贡献率加在一起超过100%,净出口的贡献率是负的。而且中国国内市场开拓的空间十分广阔,经贸摩擦没有也不会改变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中国经济抗御压力的韧性、应对冲击的后劲,长期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也不会改变。

**就业结构性矛盾较大**

城镇调查失业率这个数据在内部已经试行了5年,无论从制度方法还是样本分布都是按照国际劳工组织的标准进行的,具有代表性。

外资有进有出是正常的,跨国企业在全球调整布局,这会带来一部分职工的转移就业和再就业。同时也要看到,无论是在沿海还是在中西部,在相当一些企业当中也发生了技工短缺、熟练劳工短缺、新型人才短缺的现象,所以就业的结构性矛盾还是比较大的。促进就业优先政策的落实,使得人民群众有就业,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生活不断改善。

**月度、季度指标波动是正常的**

全球经济增长都在回落,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最大的。至于月度乃至季度一些指标可能会发生波动,这也是正常的,不必过于担心,关键是要看全年、看走向、看趋势、看潮流。

有利条件是比较多的:一是世界大变局和中国新格局都带来了新的重大机遇。二是中国拥有全球最具潜力的消费市场。三是中国拥有丰厚的物质基础和人才基础。四是改革红利加速释放。五是宏观政策空间大、经验足。

目前,中国的通胀水平、财政赤字率在国际上看都是比较低的,外汇储备充足,宏观政策操作空间大。我们有足够的调节工具和手段,有丰富的调节经验和方法。可以回顾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时我们是怎么应对的,也可以回顾10年前国际金融危机我们是怎么应对的。

**服务性消费比重上升**

2018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比上年高。全年增速比前三季度稍微低点,这一点波动不足以说明有质的变化。总的看,随着人民收入水平提升,消费结构总体是升级的。按国际通行指标恩格尔系数衡量,这几年都是下降的,说明居民消费中非实物性支出在总体上升。

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就是商品消费向高品质方向发展。物美价廉的商品好销售,但是质量高、价格不菲的商品也开始更多地进入中高收入家庭。服务性消费比重是上升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体会。

就“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个指标而言,旅游、文化、卫生等服务性消费还没有纳入进来。尽管这样,2018年仍然是增长9%,这个速度是不低的。我们正在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所以要转变思维,实现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追求更高质量、更好的效益。

**今年物价温和上涨可预期**

影响CPI上涨因素很多,最关键是供求因素的影响,包括工业消费品和农产品供求。当然,PPI不仅受国内供求关系的影响,还受到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变化的影响。

从国际看,由于中国已经是进出口大国,特别是在生产资料方面,四季度以能源产品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比较多,这都会对中国的PPI有影响。新一年,国际上仍然是有变数的,所以现在的宏观经济研究、物价的研究不能只看国内,还要看国际。

从近10年来看,中国全局的通货紧缩没有发生过,但个别年份有结构性的紧缩因素。今年物价温和上涨还是可以预期的。

**人口红利仍存在**

2018年中国不仅人口在正增长,出生人口数量也是比较大的,1523万人,这个数据还是很可观的。至于人口增长率、出生率有所下降,人口的数据不是只看一年,要长期观察,历史上我们有过人口高峰,现在人口的结构变化也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所以,不必过度解读。

我们的人口红利仍然存在,劳动力资源近9亿人,有一些波动,但这个规模仍然巨大。劳动参与率在世界上不算低,我们9亿人当中有7亿多在就业,还是有空间。劳动力数量本身就有很大潜力,大家注意到我国农民工仍然有2.88亿人,是一支很庞大的队伍。

现在,随着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外资企业和国内沿海企业更多到中西部投资,中西部交通和基础设施改善和区域发展战略的实施,农民工返乡创业,很多就地就近进入了二三产业,这也是一个趋势。我们劳动力素质的提高,以及每年还有800万大学生毕业生,他们对产业升级和人才红利将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再加上我们仍然存在人口红利,我们更加重视人才红利,应该说支撑中国经济中长期向好的因素没有也不会改变。(完)

欲览详情,请点击国新办文字直播链接:here

发稿 宿泱韫;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