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 2020 / 7:26 AM / a month ago

分析:中国上修历史GDP对今年制定增长目标影响不大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附近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月20日 - 中国将2014-2018年GDP增速悉数向上调整0.1个百分点,有国内券商据此计算中国今年仅需5.5%的GDP增速即可实现“2020年GDP规模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但无论是从稳增长稳就业还是防风险的角度考量,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今年经济增速可以放弃6%左右的目标。

分析人士指出,对历史数据的上修只能说明实现翻番目标压力变小了,可能提升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容忍度,但并不能改变当前经济面临的整个内外部环境,所以对今年制定GDP增长目标影响不大。 鉴于国内经济依然面临下行压力的事实并未出现根本性扭转,且外部环境仍面临高度不确定,因此,在稳就业的硬约束下,中国经济仍需要保持一定速度,国内本轮相对克制且温和的逆周期调节政策力度或许会视经济基本面情况进行微调。 中国国家统计局近日在其官方数据库中将2014-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悉数上调0.1个百分点,这五年的季度GDP同比增速也分别被向上修正0.1-0.2个百分点。 国内券商--招商证券在最新研究报告中指出,这五年的GDP增速均被调高0.1个百分点,以1978年GDP规模定基的GDP指数也相应修改为2,835.9、3,035.6、3,243.5、3,468.8、3,703.0,据此可以计算完成2020年GDP翻番目标,今年的GDP增速仅需5.53%。 “现在看来,翻番约束是软约束,稳就业才是2020年经济增速真正的硬约束,”该券商研报中称,“2020年宏观经济政策对经济增速有明确的诉求。即使翻番目标压力较小,逆周期调节政策短期内不会轻易退场,政策力度也不会轻易缩小。” 以下为中国2014-2019年季度和全年GDP同比增速(%)最新一览(括号内为较原值修订幅度,单位为百分点):

年份 一季度 二季度 三季度 四季度 全年

2019 6.4 6.2 6.0 6.0 6.1

2018 6.9 (+0.1) 6.9 (+0.2) 6.7 (+0.2) 6.5 (+0.1) 6.7 (+0.1)

2017 7.0 (+0.2) 7.0 (+0.2) 6.9 (+0.2) 6.8 (+0.1) 6.9 (+0.1)

2016 6.9 (+0.2) 6.8(+0.1) 6.8 (+0.1) 6.9 (+0.1) 6.8 (+0.1)

2015 7.1 (+0.1) 7.1 (+0.1) 7.0 (+0.1) 6.9 (+0.1) 7.0 (+0.1)

2014 7.5 (+0.1) 7.6 (+0.1) 7.2 (+0.1) 7.3 (+0.1) 7.4 (+0.1)

“本来觉得有点儿远,最后一年还得加把劲儿,现在历史数据上修了,距离变近了,从逻辑上这么说是成立的,”民生银行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应习文称,“但对历史数据的上修并不改变当前经济面临的整个内外部环境,对今年GDP目标的影响比较小。” 他指出,历史数据上修了,今年增长的压力肯定是比原来小一些,但中央制定GDP目标时考虑的因素比较多,更多是参考经济面临的整体环境以及长期的潜在增长的因素,根据可能的潜在增速来确定目标,是根据多种因素灵活制定的,并不是说唯一目标就是完成翻一番就可以了。 “逆周期调节政策最主要的目标是保持经济在潜在增速附近合理波动。而不管从内部还是从全球经济的外部大环境来说,2020年面临的挑战都比较大,在这个时点上就回撤逆周期调节可能还为时过早,”应习文称。 统计局在去年11月公布了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随后并依据GDP核算制度和四经普结果,对2018年GDP初步核算数进行了修订,2018年GDP总量为919,281亿元人民币,比初步核算数增加18,972亿元,增幅为2.1%。 但统计局当时并未公布对历史GDP的修订结果,只表示由于工作量巨大,将随后发布。 **稳就业的硬约束** 中国稳增长事实上就是稳就业。2019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连续七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明显高于1,100万人以上的预期目标,完成全年目标的122.9%。12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2019年各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0%-5.3%之间,实现了低于5.5%左右的预期目标。 尽管去年城镇新增就业超额完成任务,但和2018年相比,调查失业率中枢有所上移。而且官方制造业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至少在过去两年都维持在50下方,官方非制造业从业人员指数也已经连续五个月处在萎缩区域。 招商证券的研报指出,从稳就业的角度考虑,2019年GDP增速比2018年回落0.6个百分点,导致2019年城镇调查失业率比2018年平均提高0.2个百分点,而且去年下半年上升为0.3个百分点,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到GDP增速下滑对失业率的抬升作用。 从去年全年的情况看,二者的一个简单对应关系关系是0.3个百分点的GDP增速下滑对应0.1个百分点城镇调查失业率的提高。而2019年有两个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3%,四个月份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这意味着如果明年GDP增速仅为5.5%,那么有一半的月份失业率就将触及或者非常接近政策容忍的上限5.5%,”研报称。

tmsnrt.rs/2THqn1c

“维持此前的判断,经济下行压力仍大,稳就业和稳增长实属硬要求,2020年GDP(增速)目标可能定为6%左右,政策将延续宽松、稳字当头、保持定力,加大逆周期调节,”国盛证券宏观研究熊园团队称。 该团队认为,未来“松货币+宽财政+扩基建+地产边际松动”可期,并继续提示关注改革进展,2020年有望迎来制度红利的春天。 **前景不宜过分乐观** 虽然去年11月和12月国内宏观数据表现不错,但这也只能说明短期经济企稳,经济下行压力最大的阶段或已过去,但并非反弹的开始;而且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利好释放之后,市场焦点将转向第二阶段协议,关注关税和结构性问题等更棘手的议题。

“中方并未提及(第二阶段协议)的具体时间,而是表示当务之急是把第一阶段协议签下来、落实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张茉楠称,“有关后续磋商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进行,都有待双方工作层继续磋商。” 如今多数研究机构认为,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目标预计会设定在6%左右。而实际增速也有希望保持在6%附近。 “贸易摩擦的暂时休战可能会利好相关行业活动、提振市场信心、支撑消费,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快速发行和使用也有望支持基建投资。鉴于此,我们预计整体经济环比增长的反弹势头有望在一二季度持续,”瑞银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称。 她维持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的预测不变,并认为如果出口活动和房地产市场比预期强很多,那么下半年国内政策放松力度也可能会有所减弱,反之亦然。 不过她也指出,中美双方第二阶段贸易谈判恐难在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已加征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已取消的关税也可能重新加征,再加上美国科技出口限制可能冲击全球供应链的风险,这些都意味着贸易摩擦相关的的不确定性犹存。 “从当前经济形势来讲,11月和12月数据虽然比较好,但这实际上是去年二季度经济开始回落之后的一个企稳,还很难说这个数据非常好,目前来看整个经济还是存在一定的产出缺口,”应习文称,伴随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利好释放之后,市场关注点会转向第二阶段协议,第二阶段肯定会涉及更多深层次更深刻的问题,前景不宜过分乐观。 中国国务院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李晓超去年11月曾被问及“GDP修订的结果是不是意味着2019年和2020年能够以比之前预期更低的增速完成2020年GDP翻番的目标”,他强调称,核算GDP不是看其它因素,而是要坚持核算方法和数据来源是否发生变化的原则。如果变化了就调整,没有变化就不调整,决不会受其它因素影响而修订GDP。(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