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两会前瞻:今年中国或不设GDP目标 政策不急转弯下引导市场预期是大考验

路透北京2月22日 - 今年1月底银行间资金骤然吃紧令市场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忧虑瞬间高涨,突现中国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可能远超预期。今年的全国两会将在3月如期召开,昭示着中国已从疫情泥潭中成功抽身,社会经济渐归常态,只是在不急转弯的政策框架下,如何引导市场预期可能比设定年度的经济发展目标更具挑战性。

资料图片:2020年4月,北京,行人经过中央商务区的一座过街天桥。REUTERS/Thomas Peter

专家们普遍认为,疫情因素及中国正在弱化唯GDP至上,今年或许会参照去年做法不设GDP增长目标,而是通过就业、物价等其它综合指标的设定,以实现“六稳”“六保”的经济社会目标。积极财政政策下的赤字率或会收缩在3.5%左右,财政支出的有效性更需提升。

“由于疫情冲击,2020年我国没有提出具体的GDP增长目标。下一步建议采取就业指标打头、GDP收尾的增长指标体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其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稳增长是为了稳就业,就业指标也能有效衡量全社会资源利用状态,应成为力争完成的指标。

此外,还可以采取若干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全局性指标,包括居民人均收入、物价水平、宏观杠杆率、全要素生产率、单位GDP碳排放强度等。GDP指标还是要看的,但应该是预期性、结果性、后置性的。如果前述指标处在正常或好的区间,GDP增速就是适当的。

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此前解释中国2020年没有设定经济增速目标时也提到,没提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不等于经济增长不重要。要看到无论保民生、保就业,还是脱贫攻坚,都要有经济增长支撑,要用改革开放的办法稳就业、保民生、促消费,拉动市场、稳定增长。因此,虽然报告没有直接提GDP增长目标,但经济增长的内容已经融在其他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之中。

中国去年GDP总量过万亿元,GDP同比增长2.3%,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2020年赤字率设定目标是3.6%以上。

**不设目标不代表不要目标,政策不急转弯要求更高**

尽管学界近几年一直呼吁中国应取消GDP目标的设定,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此前也撰文呼吁永久性取消GDP增长目标,但梳理各地召开的两会后发布的数据看,不少省份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6%以上。

北京、上海、广东、辽宁等地将2021年经济增长目标设置在6%以上。此外,湖南把GDP增速设置在7%以上,云南设置在8%以上,西藏为9%,湖北、海南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则设定在10%以上。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的一位专家称,中央可以不设全国的GDP增幅,但地方不能不设,一方面是地方经济工作习惯了指标性考核并围绕这一指标来确定其它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另一方面这也是对地方政府工作考核的量化指标,短期内估计很难取消。

在他看来,目标设定与否并不重要,毕竟去年疫情很多指标不具可比性,最关键的虽然强调政策不急转弯。但从过往经验看,中国的股市、汇市、债市等等一遇风吹草动,往往反应剧烈。在目前外围环境不确定,经济恢复基础不牢固的前提下,中国隐藏的黑天鹅事件比比皆是,如何避免政策回归带来的不确定性显然是对宏观调控最大的考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此前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也提醒,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如何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复苏和健康就尤为重要。

他称,随着政策正常化,宏观政策边际收紧,风险会加大,因此把握好政策节奏和力度尤为重要。政策操作上要“精准有效,不急转弯”,这是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的,但做起来真的需要精细化,要把握好每个时段,这对宏观调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赤字率降低呼声高,必要支出力度仍需保障**

伴随着经济回稳,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回归常态也是必然,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给出明确预期,宏观政策的总体要求是“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但维持去年政策的规模和力度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在政策不急转弯的前提下,政策力度大小的把握显然更考验决策制订者,而降低赤字率显然是多数学者的共识。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表示,考虑到当前经济的实际情况,一是国内经济恢复困难多,基础不稳固;二是国际环境复杂、严峻;三是积累的金融风险较多;四是新冠肺疫尚末结束,变数比较大。因此,2021年的财政政策不能转急弯。财政赤字视情况可以比上一年小一点,但是不宜小太多。“我建议赤字率3.5%左右可能比较合适。”

在王一鸣看来今年的赤字率可能要下调。他认为,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强调要提质增效和增强可持续性;同时又要保持适度的支出强度。从这个基调来看,政策会有所调整,但这种调整具有渐进性调。

“十四五是开局之年,建设项目需求比较大,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资金支撑。前些年的专项债也会陆续到期,再加上特别国债2021年肯定不会再发,专项债还是要保持适度规模。”他称,至于制度性的减税降费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而应对疫情的阶段性税费“减免缓”要针对行业差异进行分类调整。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杨伟民就撰文称,现在地方最关心的政策转弯不是货币政策,而是财政政策。2020年发行1万亿特别国债,扩大财政赤字1万亿,地方政府的日子才能过下去;如果2021年这些政策被取消,中央直达县市的财政支持没有了,地方政府的日子怎么过?所以强调转弯不能太急。

其次,要根据不同的时间和状况,把握好政策的时序、力度和效果,尽可能让财政和货币政策更加精准有效,减少负面效果。

“要用好宝贵的时间窗口,是指在稳增长压力不大的时候,要集中力量去推进改革创新,为未来发展奠定基础。今年将是一些重大改革的重要时间窗口。”杨伟民称。(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