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 2020 / 4:05 AM / 5 months ago

《KEMP专栏》全球经济重心东移 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8月6日,中国上海,洋山深水码头。REUTERS/Aly Song

路透伦敦3月5日 - 大部分西方决策者和记者用一个已经过时10-15年的框架来看待世界经济,未能充分考虑到经济活动向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大规模转移。

大部分经济评论家和政策分析师坚持的世界观是,美国和北大西洋国家是全球经济的核心,而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处于边缘地位。

在这个简单化的框架下,经济周期从西方核心国家开始,然后通过利率变化、资本流动、贸易和投资传导至周边国家。

美国及其在欧洲的传统盟国是这一体系的积极参与者,而周边的新兴市场往往是消极被动的。

这也许能够反映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的全球经济状况,但在2000年代和2010年代,这个模式已经愈发不准确。

与经济和金融变化从美国和西欧起源然后再辐射至周边地区不同,冲击的传导现在已变成双向的了。

中国的新冠疫情凸显出,源自曾经的外围市场的冲击,可能会破坏曾经的核心国家的金融市场。

**重心**

研究人员一直在试图定义世界经济的重心,以确定经济活动的平均位置,并追踪其随时间推移出现怎样的变化。

对于世界经济中心(WECG)的定义带来一些棘手的方法论问题,包括如何在二维地图上表示三维球体的重心。

大多数计算都是将重心定位在地球内部的某个地方,然后必须确定如何在地球表面表示它。

条件假设和选择方法的不同,导致对地表重心位置的估算有很大差别,从俄罗斯北部的某个地方到地中海东部,都有可能。

但所有的方法都显示重心逐渐东移,经济重心在1980年代时位于西半球内部,到2010年代时已转移到东半球内部。

直观来讲,在1980年代以及1990年代初,全球经济活动集中在北美和西欧,另外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也发展迅速。

不过此后亚洲经济体的成长速度远快于西方国家,尤其是中国,使得重心逐步深入东半球与欧亚大陆。

多数计算表明,重心正以每年约100公里或更快的速度往亚洲东移。

我个人根据世界银行国民所得数据进行非常简化的计算显示,1995年起重心每年都在东移,仅有在1997/98亚洲金融危机时期短暂中断。

1990年代,这种东移的速度是渐进的,平均每年只有几十公里,然后自2000年代中期起加快到每年约100公里。

最近几年,印度经济也开始成为全球增长的一大重要来源,这将能确认未来50年重心将持续深入亚洲。

**冲击波**

重心东移在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期才刚刚开始,因此影响几乎察觉不到,但20年后变得更加明显,如今其影响已经大到无法忽视。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中国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已从2002年的4%上升到2018年的16%。

中国同期在全球制造业中所占比重也增长三倍,从10%升至39%;在全球旅行和旅游中占比则从5%大增至18%。

2018年,中国在全球新车市场的比重为30%,远高于2000年代初期的不足10%,比美国和欧盟之和还要高。

因此,现在源自中国的经济冲击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影响,也远大于20年前。

2018/2019年的贸易战说明,想要打击中国而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广泛的连带冲击,是不可能的。

德国与韩国等进出口在经济中占有较高比重的中等规模经济体受创尤重,因为他们身不由己被卷入贸易争端。

美国这个洲际经济体也因全球经济放缓而受到打击,即便其不依赖国际贸易。

为了给中国造成经济损失、从而增加谈判筹码,特朗普政府推行了加征关税等政策。这些政策把全球经济都推到了衰退边缘。

外界原本就认为,中国若出现经济震荡,可以而且将会蔓延至国际经济体系,并影响全球商业和金融市场,2020年的新冠疫情强化了这一观点。

IATA认为,新冠疫情造成的财务损失将远高于非典型肺炎(SARS),因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已远非2003年可比。

**相互依赖**

中国的影响力日益提升,而且有能力对经济造成破坏,在一些西方决策者和国际关系专家看来,是他们试图减少与中国联系的理由之一。

但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低估了一点,经济活动正在普遍转向亚洲,特别是中国,如果他们试图放缓或扭转这股趋势,则要付出巨大成本。

中国的快速城镇化、工业化和新兴中产阶级是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3-2018年的五年间,中国在全球经济增长中的比重占到28%,是美国的两倍多,也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如果中国经济增长因某种原因受到限制,谁可以取代中国成为全球收入增长的驱动力,还不得而知。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冲突若持续下去,可能会长期抑制全球经济增长。

对于许多国家而言,中国已经成为重要的出口市场,也是国内经济繁荣的源泉,要与之脱钩将会面临风险。

中国对于原物料、资本财、高价值的品牌消费品、以及旅游等国际服务的出口国而言至为重要。

因此中国市场对于许多经济体而言都具有关键地位,例如产油的沙特、生产天然气的澳洲、生产农产品的巴西、生产半导体的台湾、以及生产资本财的德国等等。

一些西方的国际关系专家基于安全的理由,推崇将全球经济(部分)划分成分别以美国和中国为中心的经济体系。

这个模型是基于美国在1945-1989年冷战时期对苏联采取的遏制战略。(参考文献"Long telegram to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Kennan, 1946)

但从几个角度来看这样的类比并不恰当。中国的经济规模远大于当时的苏联,与全球经济整合的程度更加深入,中国不但是生产国/出口国,也是消费国/进口国。

对于欧洲、拉美、非洲、中东及亚洲的多数国家而言,经济能否繁荣依赖对中国出口增加,并与美国维持良好关系。

强迫这些国家选边站,会搞得他们更加穷困。(完)

编译 王灿/杜明霞/陈宗琦/徐文焰/汪红英/张明钧;审校 白云/艾茂林/刘秀红/张荻/郑茵/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